张德笔:艾滋拆迁队如此猖狂的根由

河南南阳“艾滋病拆迁队”事件发酵多日,在人们感叹拆迁方式无奇不有的同时,也要问一句他们为何会如此猖狂?实际上,猖狂背后,有人撑腰。

能发明出“艾滋拆迁队”,背后有纵容势力

1、以艾滋病患者充当拆迁队员这种“新奇”的拆迁模式,在南阳不止这一种

一直以来,在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中,“暴力拆迁”“血拆”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词汇。但在近两年,直接实施暴力的拆迁行为在不断减少,这可能和地方政府要转变工作作风有关,带头“讲文明、树新风”嘛。可是房子依然很难拆,老百姓的“觉悟”没有提高,政绩依然要,温文尔雅的拆迁模式显然是行不通的。

于是类似“艾滋病拆迁队”这种奇怪的生物就应运而生了。据媒体报道,河南南阳市亿安房地产公司在社会上雇佣一批被确诊为艾滋病的患者,让这些人组成拆迁先锋队,先是在“钉子户”所在小区写满“艾滋拆迁队”字样,再挨家挨户敲门威胁“要是不搬迁,就让你感染艾滋”。

看起来,这种“艾滋病拆迁队”的模式,直接暴力少,以威胁为主,但其实这是更高级别的暴力行为。尤其是在艾滋病谣言满天飞的国内,用艾滋病患者出面进行恐吓,是非常能起到开发商预期的效果的。在我们感叹这种拆迁的想象力和公然流氓化的时候,南阳市这样的奇葩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今年4月,在河南南阳也发生了两起创新性拆迁方式,当时的新闻报道是这样的标题:《河南南阳“强拆”出怪招:18名妇女狂骂业主一周》和《南阳业主家门被炸坏门口被泼大粪》。

2、类似事件一再上演,至少涉事当地社区、警方的纵容包庇已经很明显

“艾滋病拆迁队”事件中,当地警方和社区的纵容行为昭然若揭。首先是当居民看到“艾滋病拆迁队”字样涂满自家房屋外墙壁时,报警后警方的态度是“不要和他们发生正面冲突”,在居民把此事捅向媒体后,多位居民的窗户遭到枪击(钢珠),报警后,警方不仅没有立案,甚至连报警回执都没有让居民签字。

再看当地社区的态度。这些艾滋病患者,“白天在小区里晒太阳,晚上在小区里放炮仗”,在居民向社区反映上述情况后,社区的工作人员也没有任何作为,反而是帮着开发商劝这些居民尽快搬离。

熟悉中国国情的人必然知道,你如果想开一家洗浴场所,准备在场子里搞点内容,老板是必须把辖区内的警方打点好的。拆迁的情况也很类似,如果被拆迁居民报警,警方有求必应,按章办事,这个拆迁基本上是要黄的。来看同样来自南阳的数据,据南阳市高新公安分局一份文件显示,自2012年6月至2013年5月,综合市场因房屋拆迁已引发3起刑事案件、16起治安案件。但这19起案件,没有抓到哪怕一个嫌疑人。

社区更是如此,因为社区工作人员是和这些居民接触最深的一群人。在这起事件曝光后,媒体意外发现一张送礼名单,就是这次拆迁项目的开发商送给当地社区工作人员礼金后留下的存根。

纵容源自涉事项目和当地政府的联姻

1、即使在涉事地产项目多种手续不全的情况下,依然有多位高级别官员为此站台

这次卷入“艾滋病拆迁队”漩涡的是一个名为“亿安·天下城”的房地产项目,地处卧龙区梅溪街道办事处辖区。可以说,“亿安·天下城”是南阳市最重要的一个房地产项目。从河南省内来看,在2014年9月25日该项目签约仪式当天,河南省省委副书记、省长谢伏瞻,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克,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赵素萍等省领导集体参与,对于非省会城市的地产项目,这种规模还是相当罕见的。

该地产项目大手笔,在开盘当天还请来了汪涵助阵但是,通过查询南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官网可以发现,“亿安·天下城”房地产开发项目,仅有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而土地使用、用地规划乃至施工许可等相关手续一片空白。在用地规划许可方面,未能办理的原因包括“缺少土地协议、方案、人防、地震、配套费、公示、用地证”;又通过南阳市规划局官网可以发现,规划局曾对该项目因为缺土地权属证明进行过通报,但没有处罚。

实际上,自2012年开始,开发商就动用了各种非法方式进行逼拆,包括停水、停电、停气。之所以当地会出现很多“钉子户”,就是因为“亿安·天下城”项目是对外出售的,但是拆迁户并不可以入住该小区,只能在项目的东侧入住“安置房”,而这几栋安置房,虽然已经盖好,但是五证全缺(《国有土地使用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无法办理房产证。

今年6月就有居民在南阳政府网投诉该项目野蛮施工,但至今没有回复就是这样一个至今为止缺少多种手续的房地产项目,居然能够畅通无阻顺利上马,而且能得到高级别的官员支持,背后的猫腻已经很值得玩味了。

2、这个地产项目本应由政府主导拆迁,但政府把拆迁非法转包给开发商

“亿安·天下城”项目是南阳卧龙区西关文化村旧城改造的重点项目之一,总建筑面积36万平方米,计划总投资12亿元,根据政府网站的公示信息,主导拆迁工作的是当地的政府部门(拆迁办)。

在城市拆迁开发过程中,按程序应该是政府先出资进行拆迁安置,拿出“净地”进行招拍挂(招标、拍卖、挂牌),房地产公司中标后再入驻开发。但是,据熟知内幕的知情人士透露,“亿安·天下城”的项目,由于南阳市政府拿不出拆迁安置资金,就把拆迁的资质非法转让给了南阳地产开发商亿安房地产公司(“亿安·天下城”项目开发商)。

把A项目,非法转让给B公司,现在当地政府跳出来说对拆迁过程中的行为“毫不知情、不负责任”,不仅缺乏可信度,也不应该不承担连带责任。

追责只到目前这步,还不够

1、对于艾滋病拆迁队队员,不能因为是弱者的身份而给予宽容

河南是艾滋病大省,南阳又是河南的艾滋重灾区,所以有些媒体在报道这些艾滋队员的时候,有些侧重描写他们生活多么艰难,政府给的补助又少,是迫不得已才走上了被人利用之路。但涉嫌犯罪的事实,不会因为弱者的身份而改变。

据河南警方透露,虽然目前这几个艾滋病患者和组织者已经被警方控制,但对于几个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而言,警方最后的做法一般都是只能释放,因为实在没有关押他们的地方。医学上,根据是否发病,分为艾滋病人和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前者已出现艾滋病综合征,后者则处于无症状期。目前被警方控制的几个人,都属于前者,所以情况更加复杂。

从立法上来看,全世界已经有70多个国家对故意传播艾滋病犯罪进行立法,而且根据国外经验,是否构成故意传播艾滋病罪,并不单单指“通过注射、性接触、血液接触将病毒传染给不特定人群”,而是也包括了“把艾滋病作为护身符,利用人们对艾滋病毒的恐惧进行恐吓和威胁,以达到目的。”所以说,这几个艾滋病拆迁队员,放在国外,是有可能涉及故意传播艾滋病罪的。

但是我国的《刑法》中还没有相关内容,在国内司法实践中,有一些案例是按照故意传播性病罪进行比照。但尴尬的是,艾滋病是否属于性病,目前争议很大。有多篇论文指出,不应该把故意传播艾滋病笼统地包括进传播性病,刑法应该增设传播艾滋病罪。

2、只对收受礼金的政府工作人员进行党纪处分,是抓小放大

在这起拆迁事件曝光之时,当地政府先是表示这件事和政府没有任何关系,在又被媒体曝光出“送礼清单”后,才对礼单上涉及的政府工作人员进行了党纪处分。这种党纪处分,不能说错,但确实是明显的抓小放大。

首先,需要搞清楚,在艾滋病拆迁队扮演的角色中,有没有政府工作人员的指示和纵容(从社区和警方的态度来看,纵容很明显),这就涉及到是否是共犯的问题;其次,涉事地产项目,手续如此不全,依然能顺利开盘,背后的渎职和贪腐问题,也值得深究。

 结语:荒唐的艾滋拆迁队,是这个畸形地产生态的真实写照。如果不追求幕后的帮凶,只拿几个艾滋病人问罪,只会更增荒诞。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