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木:官貴民賤的踩踏事件

跨年夜,習近平發表新年賀詞,躊躇滿志地回顧了一年來的豐功偉績後,也要為中國人民點個讚。話音剛落,在他曾任市委書記的上海出事了,外灘慶祝新年的人群發生踩踏事件。

我在想,假如習近平親自在外灘廣場發表講話,就像當年毛澤東在天安門廣場接見百萬紅衞兵一樣,會不會發生踩踏事件?

 肯定不會。在中國有領導人出席的場合,一定是秩序井然,笑臉相迎;有政治象徵的場合,一定要確保萬無一失。2001年10月上海APEC峰會期間,也是在外灘,施放了20分鐘氣勢恢宏的焰火,百萬人觀看,無一意外。2014年5月,上海召開「亞信」峰會,封路、限行、放假,這個兩千多萬人的城市,無一擁堵踩踏。

從上海到北京,從奧運會到最近的APEC峰會,中國主辦了多少次集會活動,只要有領導人參加,一定要確保不能出事。萬一出事了,像當年克拉瑪依大火時一樣,也「讓領導先走」,參加匯報表演的師生死亡300多人,無一領導。

1997年3月我在清華大學親歷了一次領導人演講的集會,當時的美國副總統戈爾在中國領導陪同下來演講。為了顯示受歡迎,禮堂裏人要坐得滿滿當當。為了安全,每個座位上人的姓名、傾向、單位都事先掌握。進場、退場的次序也反覆演練,確保萬無一失。2002年初,當時的最高領導考察陝西,雖然他的車隊只是單向、一瞬間通過西安到寶雞的高速公路,但我們所有的人雙向被堵在輔路上達4個小時。官貴民賤,比堵路更讓人難受的是堵心。

除了領導,在有政治象徵意義、人群聚集的地方,一定會設崗、分流、檢查、隔離,確保安全和穩定。89年風波和後來的所謂法輪功自焚事件後,天安門廣場裏外的武警、警察、便衣和電視探頭,比遊客還多。任何有領導參加的游園慶祝,表面人頭攢動,實質精心安排。

上海跨年慶祝活動,如果有高層領導出席,一定會搞成與民同樂、熱鬧祥和的歡樂海洋。什麼交通、分流、急救,一定會盡善盡美。至於現在爭議的是在踩踏前,還是踩踏後,有人從高樓撒優惠券引起混亂,這個在有領導參加的場合,根本不會存在。北京APEC期間,車隊經過的道路兩側的高樓上,都埋伏有狙擊手,隨時將嫌犯消滅。會議前,官方已通知沿線市民不要在陽台上伸竹竿晾曬衣物等,以免被誤傷。

這些年來商業、文化、娛樂的集會,政府疏導管理不力,缺乏預案和應對,經常出現踩踏擁堵事件。甚至天子腳下的京城,2004年元宵節北京的密雲燈會,也踩踏致死37人。但是一旦涉及到政治和維穩的活動,比如公民聚會要求官員財產公示、教育平等、選舉等,第一時間就會被驅散抓捕,各種警力、數據、預案準備,上下重視,確保穩定。

上海這個事,政府在預警、疏導和突發應對方面,肯定難咎其責。特別是在事後,一方面宣揚以人為本、要為人民點個讚,另一方面上海市委機關報《解放日報》,第二天頭版頭條仍然是習近平講話的大幅報道,頭版的其他位置也是政府和官員的新聞,只是在最下端最不起眼的地方,寥寥幾行字提到此次踩踏事件。

後來出版的《新民晚報》頭版提到此事,但顯要大幅的位置仍然是習近平的指示、李克強的批示、上海市領導的會議精神。至於百姓關心的死傷信息、救治情況、事故的詳情,仍然語焉不詳。

踩踏事件讓人悲傷,官貴民賤更讓人寒心。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