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灿:Google绞死中国

昨天,中国再传噩耗,Gmail邮箱终于被当局封杀,从26日开始,中国人无法在他们的国家使用Gmail邮箱。神州网络,哀声一片,尸横遍野。

一个做贸易的朋友说,辛苦经营多年的客户资料,一夜之间消失干净。至于人家是否愿意改换被流氓软件捆绑的QQ还是新浪继续合作,那是一个用脚思考也能知道答案。在中国,谁都知道无论是新浪、QQ还是微信的作用,除了就是裸聊,就是骗钱。

对于一个浑身长满G点的政权,属性自由的互联网,就是一个无处不在的按摩器,党国认为,这会让先病入膏肓的党国精尽人亡。

嗯,他们有自知之明。

其实,这和党国的出身有关。首先,党国的出生就是北边邻居借的种,但事实证明,邻居本身就是重度遗传病患者,这邻居一诞生,就拉稀尿血、还一直强撑这四处纳妾,折腾光了所有的家底,留下一堆先天不良的野种自己呕血而亡。那些野种们也迅速夭折。

好不容易剩下了一个神州党国,还尿毒症高血压外加心脏病搭桥,西边的邻居送了两颗止痛片,他就以为自己身子骨堪比斯瓦辛格。

娶妻纳妾找小蜜盖新房建行宫买奴才,忙的不亦乐乎。

党国就这么个身子骨,扛了这么多年,容易吗?通俗地说,就是家里的长工如果知道他心脏病高血压尿毒症,朝不保夕,还不找他要工钱?那咋办呢?紧闭门窗唱河南梆子,只是偶尔出去买个米抓个药。

但我们都知道,生活显然不是买个米抓个药。更大的问题是,门窗挡不住隔壁唱堂会的声音。有一天长工被关烦了,他们也会翻墙。而Google,就是邻居家那道最便捷的梯。长工们翻出去见了世面,回来就会开会划船。党国知道,那是相当危险的事情。因为自家的身子骨,家里的正室、二奶、小三没高潮很久了,咋经得住“荡起双桨”?于是乎,我能想见党国的做法,砍了梯子,不断地筑墙,往高里筑,安上铁栅栏,盖上铁丝网,把翻过墙的关进柴禾房。

其实到这里,就出现了一个有趣的常识。

党国是一个可恶的家伙,毒打女人虐待孩子。谁都想搞死他!其实很简单,你只需要在墙外不断造梯子,他就会不断筑墙,最后,阳光断绝,窒息而亡。Google,造梯子吧,与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Facebook比,你的梯子都会让党国勒断自己的脖子。

其实这个结局正在发生。在神州,只生产垃圾的百度取代多元的Google、周带鱼代替了余英时、互联网仅供杀价,APP拒绝创意;政治只是抢劫,学术只是为分脏而做戏;且不说栋梁忙着数钱,砖家只管走穴。有司抹去任何反对的声音,网路上下山呼万岁……墙内带鱼出锅、包子正热,党国踌躇满志,你看,这多和谐?

嗯。是只河蟹。可水煮、可清蒸。芥末一支,香醋一瓶,葱白一把,包子半屉。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