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牧青律师:王蔵的“罪行”

今天(12•25)上午9•30许,我再北京赴通州看守所,经过一番波折和漫长等待,在王蔵被刑拘近3个月之时,终得以首次会见王蔵。大概是有意安排吧,虽然我9.30许就赶到看守所,直到近11时才见到王蔵。会见只持续了约40分钟左右,就在看守所管教的不断催促下被迫匆匆结束。
wangc
王蔵告诉我,10•1他因网上发布声援香港“占中”的图片而被刑拘,罪名是寻衅滋事,关押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刑拘第37天,被批准逮捕;第39天,从第一看守所转到通州看守所。刑拘之初,有15天被关押在看守所外某个疑似兵营的纯白色空房间受审,房间四壁被泡沫板包裹,以防受审者自杀。由3名武警24小时轮班看守。因被逼问手机、微博密码,5天4夜未得睡眠,4个夜晚被逼通宵站立,期间还遭到过殴打。虽然王蔵很年轻(29岁),身体一向很强壮,仍无法承受,以致突发心脏病昏死过去(过往并无心脏病史)。
“当时我感觉自己要死了”“打几下没大关系,长时间不让睡觉,真的受不了”,王蔵微笑着向我讲述他受审时的悲惨状况,好似在描述别人的遭遇。
wangca
按照讯问情况,王蔵的“罪行”分行为艺术和诗歌、文章两类。
一、行为艺术“罪行”:1、网上发布声援香港“占中”的图片。2、网上声援郭飞雄.3、声援建三江被虐打的人权律师。4、仿效“校长开房找我、放过孩子”的行为艺术。5、网上祭奠林昭等。
二、1、诗歌与文章的“罪行”:诗歌《没有墓碑的墓志铭》等,文章《扯开只许州官强奸、不许百姓做爱的遮羞布》(谈张海鹰的人权艺术)等,还有十年前未及弱冠时写下的声援自由知识分子的文章。
2、微博、推特言论的“罪行”(警方打印了推特发言的小册子):关注藏人Zifen、新疆yilihamu、FLG,以及纪念柳丝、揭批文革等。
让我饶有兴趣的是,警方还讯问了王蔵与江天勇唐吉田王成滕彪李方平等人权律师往来的情行,荣幸的是:虽然只去过宋庄一次,我本人与王蔵的交往也是警方讯问的内容之一。
这次会见,我没有像过往会见他人那样向王蔵解释其行为是否合法的问题,因为以我对王蔵粗浅的了解,我就敢于肯定:王蔵对自己行为的合法性确信无疑。我只是告诉他,刑诉法“不得自证其罪”的原则也是英美沉默权的来源,如再遭讯问,应尽量做到不说、少说。
wangcan
本律师简评:王蔵寻衅滋事案,与去年流行的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样,其实质均为警方滥用公器,侵害公民言论自由。
王蔵对我表示:虽然他更爱囚笼外相对自由的生活,但也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他心里最牵挂的是孤单无助的妻儿和年迈羸弱的父母。对于外面朋友和媒体的关注、声援,他请我转达深深的感谢!
2014•12•25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