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酷刑与美国精神

他们会接受我们的宽容和信任,不会出于习惯、懒惰、方便、虚假或误导的理论,以及在遭到内部抗议时,跨越法律边界,因为这些做法会对我们的国家造成损害。

人们为什么要成群结队地涌入这个国家?他们为什么要划着以牛奶包装盒制成的小船来到这里?他们为什么要把其他国家不曾享有的信任给予我们的外交官和军人?因为我们是代表着机遇和自由的灯塔,还因为这些外国人深知,我们的所作所为一直都和其他大国不一样。

我们做过的一件事情是,虽然在2001年9月11日遭到穆斯林极端分子的袭击,但后来还是把一个祖父是穆斯林的黑人选为我们的总统。周二,我们又做了另外一件不寻常的事情:公开了一份看来颇为直言不讳的报告,对我们在9·11事件之后如何虐待囚徒和恐怖分子嫌疑人进行了审视和展示。我很高兴我们把它公开了。

它有可能危及未来被俘的美国人。对此不能掉以轻心。但这一自我审视之举,不但有助于保持我们这个社会的总体健康,还有助于保持我们的模范形象——美国一直是其他人想要模仿的榜样和想要合作的对象,以及他们心目中理想的移民目的地——这也是我们安全感的一个不寻常但却非常关键的源泉。

我们从前也曾有过类似的失当之举。在战争时期,公民自由常常被剥夺、被侵犯,随后才会被恢复。内战期间,林肯曾下令暂停执行人身保护令。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我们囚禁了12.7万名美国公民,只因为他们是日本人的后裔。驱使我们这样做的是恐惧。

9·11事件带来的恐惧具有同样的破坏力。我对在这场出人意料的袭击发生后负责保卫国土安全的那些人颇感同情。他们根本不可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事情一旦发生,他们就要被问责。不过,读了参议院情报委员会(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那份报告的摘要,很难不做出如下判断:9·11事件之后,由于担心再次发生恐怖袭击,我们放宽了要求,而一些官员以及中央情报局(CIA)利用了这种宽纵,在危机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不仅虐待在押人员,还滥用制度,并向公众以及其他政府部门撒谎。如果不被揭露和审查,这类行为给我们的社会带来的伤害可能不亚于一场恐怖袭击。

《纽约时报》以及其他一些媒体围绕这份报告做了很好的报道。我在《华盛顿邮报》的网站上发现的一个互动式专题,把报告中的指控都提炼了出来,看得人直反胃。

文中称,“请点击下列说明文字,查看相应的调查结果摘要”,并附上了一份可怖的详细清单,上面都是报告中与虐囚有关的结论:“并非一种获取情报的有效手段”;“以并不准确的关于其有效性的说法为基础”;“非常残酷,比CIA所描述的要糟糕得多”;“CIA在押人员的监禁条件比CIA所描述的还要艰苦”;“反复提供不准确的信息”;“设法躲避或者妨碍国会的监督”;“妨碍白宫的有效监督”……“使用尚未得到批准的刑讯逼供手段”;“很少训诫或约束责任人”;“无视内部大量的批评、指责和反对意见”;“从其本质上看是不可持续的”;“破坏了美国的国际形象”。

还有很多。这份清单说明,9·11事件造成的恐惧促使我们去容忍一些极其异常、不诚实且非法的行为。我们需要彻底曝光此类行为,因为容忍弥天大谎会发展成容忍小谎,最终导致体制和信任遭到根本性的侵蚀。

我不抱任何幻想:现在有更多的恐怖主义者,他们想要利用我们的开放社会的开放性来摧毁它。如果9·11之后又发生了一起9·11事件,很多美国人会告诉CIA,他们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公民自由变得无关紧要。那些阻止进一步攻击的哨兵,也在捍卫我们的公民自由。

我们希望继续吸引具有责任感及警觉的人加入安保部门。我们的承诺是,我们得让他们知道,我们理解他们所面临的挑战,会允许他们游走在法律边缘——在极少的情况下,在炸弹即将引爆的紧急关头,如果有正当理由,甚至可以跨越法律边界——以保护我们。

而他们的承诺应该是,他们会接受我们的宽容和信任,不会出于习惯、懒惰、方便、虚假或误导的理论,以及在遭到内部抗议时,跨越法律边界,因为这些做法会对我们的国家造成损害。这份报告展示了协议是如何瓦解的,而这是恢复协议的重要一步。

我非常认同联邦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的说法:“我明白他们为什么决定使用这些审讯手段,我知道批准及使用这些手段的人在努力为恐怖袭击受害者伸张正义,努力保护美国人,使其免遭进一步的伤害……但我完全不认同使用这些手段是正确的。报告明确说明,无论是出于正义,还是我们的安全,还是我们曾用无数人的鲜血和财富去捍卫的理想,这些手段都不是上佳之策。”即便在最艰难的时候,“我们依旧是美国人,我们与那些想要摧毁我们的人不同,我们更强大,也更优秀。”

( 紐約時報/ 托马斯·弗里德曼)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