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培耘:對習总書记“否認歷史罪責就意味着重犯”點贊

对这句话,我得赞,赞赞赞,十万个赞!

多年来,日本的确在否认历史,确切的讲是日本的一部分人在否认历史,但并非完全否认,而是老爱纠结于一些细节,诸如死人数量之类。对在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历史罪责,日本的教科书既有承认的,也有否认的,也有部分承认、部分否认的。在承认历史罪责上半遮半掩、不干不脆,此种做法在民主国家中确实相当罕见,日本远没有德国坦荡磊落。这也反映了大和民族的特性,这个民族的面子和私心确实异乎寻常的重,而且很少有换位思考、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文化秉赋,导致一部分日本人缺乏面对历史的勇气,以及对他人真诚谢罪的良知。

但是,日本对历史罪责的推卸还不是最严重的。真正彻底否认历史罪责,拒不承担历史责任的还大有人在。举几个例子。

比如苏联,直至解体也从未承认过卡廷惨案是他们干的。直到近年来实在纸包不住火了,很多线索已经暴露了,俄罗斯政府才不得不别别扭扭的承认。还有,沙俄制造江东六十四屯惨案和海兰泡惨案,苏联红军在德国柏林和中国东北大肆强奸杀人越货,苏联和俄罗斯都从未承认过,一丝一毫都未承认过,更不要说谢罪赔偿了。日本毕竟还主动提出过要赔偿中国,只是当时的伟大领袖主动不要罢了,不但不要赔偿,还对田中角荣说:“如果不是日本,哪有我们今天呢,所以日本侵华是大大的有功,我们要感谢你们。”

再如朝鲜,金日成当年发动侵略南韩的战争,造成上百万人生灵涂炭,这样的历史罪责金家承认过吗?不但不承认,反而颠倒黑白以之为功,什么银河水、牡丹峰乐团的美女们每逢演出,都要纵情高歌一番金太祖的“盖世功勋”。再如后来发动无数次政治清洗,清洗苏联派,清洗延安派,杀人如麻,血流成河,而且人祸频频造成上百万朝鲜人饿死,这样的罪责他们承认过吗?再如后来金家父子还派间谍制造了多次民航客机爆炸惨案,他们也从未承认过。可以想见,只要金家政权不倒,这一桩桩罄竹难书的历史罪责他们永远都不会承认的。

在中国,台湾政府倒是严肃承认了“二.二八”的历史罪责,并对受难者家属给予了赔偿,并每年进行纪念和反思。而在台湾的对岸,发生死人伤人无数的事也是很多的,比如“镇反”、抗美援朝、“三反五反”、反右、高举“三面红旗”、三年人祸饿殍遍野、抗美援越、十年文革,还有后来的一些事。在发生这些事的过程中,就其死人的数量来说,早已超过两次世界大战。那么这些事算不算严重的历史罪责呢?对此,这个国家是存在广泛争议的,很多人认为这些都是严重的历史罪责,必须承认错误,把真相告诉人们,而且该否定的要彻底否定;但也有人认为这只是探索性错误,不能予以彻底否定,而且历史问题宜粗不宜细;某些中央党校教授甚至扬言,历史真相就是不能告诉人们,一旦告诉人们,党和政府就被动了。换言之,他们并不承认这些是历史罪责,他们准备一直瞒下去。但无论如何,我想历史终会对此作出上不愧天、下不愧地、中不愧滔滔冤魂的一个正确结论的。

事实上,如果大家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一个规律。

那就是在民主国家,真相一般是很难长期掩盖的,那儿确实实现了“你可以欺骗多数人于一时,也可以欺骗少数人于永久,但你不可能欺骗多数人于永久”。民主国家的政府无论对外国还是对本国做错了事,民众都会揪着不放,政府或早或迟都一定会承认罪错并向人们道歉谢罪——否则,他只有被人民赶下台。以美国为例,美国政府早已对当年针对印第安人、黑人的一些不当做法道了歉,美国总统克林顿也对未能强力制止卢旺达大屠杀道了歉。当然,有些脑残或奴愤会说:美国当世界警察,到世界各地参战,造成很多人权灾难,美国为什么不承认这是罪错并道歉?对此,我得说,美国到世界各地参战其实正是为了制止人权灾难,美国这个世界警察当得很好,没有第二个国家可以替代美国发挥这样重要的作用。对此,美国需要反省的是他做世界警察还做得不够,还管得不够宽,还没能把所有鱼肉人民的政权和政客打翻在地,这也是我对美国最不满意、最失望的一点。当然,这并非美国非尽不可的国际义务,只是他的道义责任罢了。

与此同时,在专制独裁政权那里,你要这样的政权承认他做错了,你要他向人民道歉谢罪,恐怕比登天还难。从列宁、斯大林、波尔布特、霍查、齐奥塞斯库、卡斯特罗、金日成、金正日到萨达姆、卡扎菲、巴沙尔、穆加贝、金正恩,没有一个会承认自己做错了事、杀错了人,没有一个会向人民道歉,没有一个会在人民面前低下他那“高贵”的头颅——至死不会!

诸位觉得,这是不是一个规律?

 “否认历史罪责就意味着重犯”!是的,此话执地有声,实乃至理名言。对历史的态度如何,是否敢于秉笔直书历史,是否敢于承认历史错误,是否敢于纪念所有在天灾人祸中丧生的不幸冤魂,这确实是衡量一个党、一个政权、一个政府是否光明磊落,是否公道正派,是否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把重要标尺。而且,要避免重蹈覆辙,必须对过去的罪错有彻底的反思,彻底的否定,并彻底吸取教训,彻底抛弃产生罪错的机制和文化,全力建构新的机制和文化。

诚实而负责任的对待历史,这应是一个不移的世界标准,对所有国家都适用。任何国家都无权在此问题上采行双重标准,律人以严,约己以宽。在历史的天平上,确保公平正义的唯一做法是,一头放上道德良知,一头放上历史事实!而且,一个国家如果要称得上是负责任的国家,那么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敢于承认错误、承担责任;一个人如果要称得上是男儿,很重要的一条是敢于承认错误、承担责任;欲使一个饱经创伤的民族和解、和谐并获得新生,很重要的一条也是敢于承认错误、承担责任!

所以,对于习先生用“否认历史罪责就意味着重犯”这句话狠狠敲打日本,我认为敲打得实在太好了,我必须为习主席点上十万个赞!但是,应当牢牢记取这句话并作出深刻反省的,远不只是日本。

是的,远不只是日本!!!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