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醉豚:网友郭玉闪

很多年以前,我跟不锈钢老鼠,也就是刘荻,讨论一个问题:姓氏是否可能与大脑有关,为什么民运圈里姓郭的不是二愣子就是神志不清的疯子,到底有没有姓郭的还头脑灵光的。

刘荻想了一下说:“有一个。郭玉闪。”

于是我就记住了郭玉闪,一个民运圈里罕见的姓郭而头脑灵光的人。

郭玉闪跟我的私人博客经纪人何培容(也就是珍珠pearlher)是朋友。他们曾在一起战斗,把一个叫陈光诚的瞎子,从山东省临沂市东师古村弄出来。至于怎么弄出来的,细节不得而知,总之应该是有点传奇色彩的。

后来网上出现了诸多争吵,直到撕逼。先是何培容跟主流民斗圈反目,造成了民运圈轰轰烈烈的大分裂。涉及吵架的某些具体事件,双方都要郭玉闪做证人,那时候的老郭一定是左右为难。后来何培容远离民主运动,专心做慈善,整天在大凉山那边转。郭玉闪也很低调了一阵,直到许志永君被抓的时候,有人忽然问了一声:奇怪,怎么还不抓郭玉闪?

后来郭玉闪还是被抓了,于是有人说:啊,国家终于还是没忘记他。

记得当时很多人谣传要活埋几百人,老鼠忍不住嘲笑他们是傻逼,把一个小警察随口说的话当真了。那种谣言,郭玉闪大概是不信的,毕竟他是虽然姓郭却头脑灵光的人。那时候有人讨论谁最可能被判刑,我说是许志永,而绝不会是艾未未。为啥呢?因为许志永天天在网上说他们的公民吃饭运动,吃饭就吃饭,但是吃饭还有纲领,还有礼仪,还得发言表态,这不就是组党过组织生活么,虽然叫吃饭,国家一定以为你们在组党。果然许志永博士进去了,进去了以后安安静静,那些民主斗士绝大多数是跟着艾未未骂许志永是“许普交”的,竟然冷眼看着许志永坐牢,而没有兔死狐悲之心。

现在,郭玉闪也进去了。郭玉闪君没有足够的朋党,没有太大的海外名气,似乎也不是出身高干。但是好歹他人缘好,不跟人结仇,他若坐牢,落井下石幸灾乐祸的人大概不多,但是我觉得他的归宿也比许志永好不了太多,万一判刑,估计也没几个圈内人为他呐喊。

郭玉闪是那个圈子里少有的干实事的人。那个圈子的人,十个有八个讨厌我,但是我觉得老郭应该不讨厌我,即使讨厌,也不会非常厌恶。按照我的经验,头脑聪明、人品不错还干实事的人很少有讨厌我的,而老郭正是这类人中的一个。

在网上看到郭夫人写给他的情书。按理说我也该跟着小小感动一下,只是一想到以前的一些先例,就硬生生憋住了感动。芳草与张林,何方与孑木,曾金燕与胡佳,侯晓天和王军涛,傅湘和杨建利,当初都有过令人感动的政治犯妻子的情书,有过各种令人感动的坚持和等候,我也为那些文字流过一些眼泪,后来他们都离婚了。

爱情这东西,真的经得起岁月和命运的折腾么。

但我还是祝福郭玉闪会有比别的政治犯更美好的未来生活。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