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绝望也不屈服——徐晓被抓双周感言

51e76323283da

作家徐晓

他们抓许志永时,很多人想:他说的都对,但他对抗性太强。官员财产公示?你还让官员们活不活?不抓他抓谁?我不那么激烈,抓不到我。

他们抓郭飞雄时,很多人想:他说的都对,人大早该批准国际人权公约。但谁让他组织八城举牌呢?当局最怕行动,不抓他抓谁?我只嚷嚷不行动,抓不到我。

后来他们抓了创办传知行致力转型研究的郭玉闪。很多人还有安慰:谁让他发起送饭党呢?让良心犯坐牢没后顾之忧,当局肯定不喜欢,不抓他抓谁?我没送饭,抓不到我。

终于一路抓到了徐晓。一个埋头深耕自己专业的编辑和作家。除了更多悲悯与关怀,除了更受尊重,跟其他专业人士没分别。即便用世上最严苛的刑律来苛求,她也不曾触碰任何红线。但她仍无从幸免,即便摔断了腿还要被强行带走。

人们在维稳凶焰前步步后退,每一次后退都是一份纵容。维稳在纵容下得寸进尺,抓人几乎毫无分寸毫无章法可言。所以,步步后退的结果就是自己把自己逼向死角。到了徐晓被抓时,其实已退无可退了。

徐晓有如二战中的波兰。当德国吞并奥地利,绥靖者容忍了。当德国吞并捷克斯洛伐克,绥靖者又容忍了。在绥靖者的纵容下,德国跟苏联终于瓜分了波兰,整个欧洲、整个世界都不安全了,绥靖者再没有任何退路了。波兰便成了转折点。

那么,徐晓被抓能否成为转折点?

是的,很难很难,因为政治就是实力的较量,维稳那么强悍,而我们都是素手书生,不忍,能咋办?拿什么来阻挡维稳的滚滚铁蹄?但是,我们总还可以不停地发声吧,总可以让全世界听到我们不屈的声音吧。不要以为你无力,不要小看这声音,这声音犹如地震幸存者从废墟伸出的手,相信这一只只手终究会感动上苍,激发热血,聚集人心,召来一支支队伍紧急救援。

否则,你不发声没人会听到,没人会发现受害者的方位。不要只怪他们太强悍,当你屈服于自己的审美疲劳,当你放弃、当你沉默,即等于默认、默许维稳的强暴。当哪一天你也像徐晓那样被维稳强震埋没,你真的怪不得谁,真的没理由怨天尤人。

我们的确只是素手书生,我们唯有自己的声音,沙哑的声音,祥林嫂一般不断重复的甚至是绝望的声音。那也得发声。绝望也不屈服,绝望也不放弃,绝望也不能由着他们。用声音做最后的抵抗,用声音警告他们,强权并不能碾平一切,这世上还有不可征服者。

这是最后五分钟,这是无数个最后五分钟的五分钟,犹如看不见地平线的茫茫泅渡。但,再怎么无垠的汪洋,不终究还是有地平线么?再多少个最后五分钟,不终究还是有尽头么?决定性的因素只在于我们是否足够坚韧,足够顽强。用声音来对抗迫害,用声音来汇聚风暴、指引风暴,用声音的风暴来湮没维稳的高墙,让所有的徐晓得救,让所有的许志永、郭飞雄、郭玉闪得救。

但终究,还是为了我们自己的解放,为了子子孙孙的解放。

(据2014年12月11日风传媒。原文链接:http://www.stormmediagroup.com/opencms/review/detail/69d0e864-80d7-11e4-b7fe-ef2804cba5a1/?uuid=69d0e864-80d7-11e4-b7fe-ef2804cba5a1)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笑蜀.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