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已无曹思源,宪政尚有后来人

今天早上6点,曹思源老师病逝,享年68岁。 闻此噩耗,我伤心欲绝,痛哭一场---已经很久没有为真诚的人痛哭了!


曹老师一生追求”宪政“2字,至死仍满怀热沈,80年代亲自起草国企破产法,到处演讲,宣传宪政思想,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国企应该大量破产,再生机勃勃的80年代,他是媒体的宠儿,人称“曹破产”。之后,时代剧变,人心不古,他被边缘化就是可想而知的了。


岁月染白了他的鬓发,但他是真正的赤子!他编有一书《各国宪法比较》(此书由信力健先生赞助出版),经常带几本在身上,见朋友就送!还有一本书就是他自己出资出版的《曹思源诗集》,只带一本在身上,聚会时候就拿出来朗读,而且不肯送人。我和曹老师在北京见面,我要求他送我诗集,他就舍不得,只能送我《各国宪法比较》,说是老人钱不多,诗集自己出版印量少,怕送没了。但是他答应回头给我发电子版。


之后,我就很很多朋友一样,成为了曹老师邮件列表里面的一员,定期会收到曹老师写的新诗,咋一看,都是关于宪政,民主,自由等理念的打油诗。


摘录一首如下:
“您好:
鄙人近期提出对中国宪法修改的四点建议,收到许多朋友热烈反馈,有感而发,吟诗一首,送上。请君正之。不胜感谢!
曹思源
修宪绕不开
曹思源
神州劫难数十春,
亡羊未闻补牢声。
我劝兆民重修宪,
国之主仆须澄清。
中华父老苦专政,
公仆岂可杀平民?
良宪治国顺民意,
天下方能有太平!

世间已无曹思源,宪政尚有后来人X



我让12岁的女儿来读,女儿说,爸,这诗平淡无奇,近似打油诗啊。我说你去网上先了解曹思源,再读,再来跟我说说感受。


第二天,再问女儿,女儿说:网上查到,曹老师是一个宪政学者,在现在这个人人务实的时代,他很坚持务虚,时时鼓吹宪政,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非常可敬。现在我看来,曹老师的诗很不错,不拘韵律,不论文体,就说其中情真意切,赤子诚诚,透过最简单朴实的文字完完全全地透露出来,我读到一种热泪盈腔的感觉。


孺子可教也!有些诗人,你见过真人就不愿再读其诗,有些诗人,你见过本人之后,就会更喜欢读他的诗。曹老师就是后者。


所以诗歌最高境界,不是文字,不是修辞,不是韵律,一个人真诚地活一辈子,就是一首好诗!


我女儿理解了这个道理,是说明她有慧根,所以我本打算今年寒假,带她去北京去和曹思源老先生见面,好好感受一下宪政思想,不料今早突闻曹老师仙逝,怎能让人不伤心!


犹记得2年前,老先生66岁,自称6岁老童,在凤凰的博主大会上即兴唱了一首自己作词作曲的《66岁儿童节》,“六十不算高龄,二轮花甲启程。老童才六岁,向往神州宪政。宪政,宪政,有赖祖孙驰骋,有赖祖孙驰骋。” 唱功不论,“真诚”两字足以。


再我看来,曹老师是中国社会文明底线地守护者,如果祖已逝,孙犹在。守护文明,守护自由,教育下一代,传承宪政追求,是我辈的道义责任。


不过时局日益恶化,我也不知道能否再有生之年到先生坟前烧一本真正的《宪法》,报喜说:世间虽无曹思源,宪政尚有后来人!

(新阅天下)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