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野:一个理想主义的行动者

堂小编:本文来自于《中国新闻出版报》,时间是2009年4月10日,距今五年又七个多月,如今看这篇采访,唏嘘不已。


这是一个很低调的人,采访他本人很困难。虽然有时他会就某件事情口若悬河,慷慨激昂,但有时当话题转到他本人身上,他就会变得很拙言。这就是贵州西西弗书店董事长,现在担任着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非国有书业工作委员会主任的薛野。当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在4月6日晚播出了新闻出版总署出台《关于进一步推进新闻出版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的新闻后,尽管有些难度,但记者还是很快就联系采访了他。

这肯定是里程碑式的文件

对新闻出版总署刚刚出台的这个《关于进一步推进新闻出版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的文件,薛野很认真地阅读了。到记者采访他时,他说“已经看了不下五遍了”。

薛野对《指导意见》提出的“将非公有出版工作室作为新闻出版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纳入行业规划和管理”的提法感到由衷高兴。他说,中国改革开放30年了,第一次有政府的文件承认了民营出版,而且定性定位都比较高,如“新兴的出版生产力”,“出版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对中国新闻出版业的发展,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看似是一小步,实则是一大步。这个《指导意见》将来肯定是里程碑式文件。”

北大经济系毕业,一向信奉市场主义的薛野还认为这个《指导意见》前所未有地尊重了市场机制和产业属性,并且把新闻出版产业放在一个新的国家战略格局来考虑,提高了出版产业的战略定位,与中国现在正从GDP中国而转型为文化中国,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要建设一个更加有活力有创造力有影响力的中国的大趋势是相吻合的。

他还提醒记者注意,在这个《指导意见》中,可以看出,新闻出版管理部门对自身的角色定位进一步符合现代化公共政府的理念,形象地说,过去是“守门员”加“传达员”,而现在是“规划师”和“建筑师”。总之,这个文件为解放出版事业的生产力、盘活国有存量资产、释放民间活力、调动民营资源创造了一个必要的前提和空间。

当然,他也承认,改革面临的困难还很不少,需要大胆创新,也必须要得到全行业全社会的支持。政府要当好改革的发动机,对国有和民营更进一步的融合,企业间的合作创新和多样性持鼓励的态度。对于中国出版业的发展前景,他很乐观,认为如果改革顺利的话,用不了多久,中国出版业的市场规模就有望与美国看齐。

见证行业的成长

考察薛野的成长经历,几乎与中国民营书业的成长轨迹相吻合。

薛野1993年与几个朋友创办了西西弗书店。后来成为贵州最大的民营书店。薛野认为,经营书店最大的乐趣是“有一帮兄弟姐妹一起忙活,看着小孩在店里的地上看书,过几年他们上了大学还回来看你”。

但在北京,每天都很忙碌的他,已经不再享受这种开书店的乐趣了,在书业,他现在的公众形象是民营书业代言人,但他希望自己能站得更高些。所以他常说,民营视野不能狭隘,许多问题要不分所有制,要达成共识,形成行业联盟,不论国有民营,书业界都是一家人。

2005年1月,薛野当选为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非国有书业委员会主任后,他把“积极为民营书业提供服务,反映民营书业的意见和要求,维护民营书业的利益,促进和协调行业内的沟通与合作”作为委员会宗旨,并为提高出版业在社会行业中的地位,维护民营书业的公共形象,做了大量的工作。

到目前为止,薛野已累计组织了30多期“书业观察论坛”,这个论坛为业内提供了一个经常的制度化的沟通平台,每期讨论的主题都是书业界不能回避的,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以至于每次书业观察论坛开办,人气都很高。他还积极组织民营书业与政府部门沟通,通过各种方式和渠道让上面了解民营书业发展状况,及其面临的问题,促进政府主管部门和公众对民营书业的关注和支持。

目前,他正忙碌的一件大事,是就这个《指导意见》广泛地征求民营书业企业家及其他人士的意见,准备在调研的基础上,为决策部门提供一份建言报告。

薛野认为荣誉对规范行业很重要。为发挥非工委的引导作用,树立民营在公众中的健康形象,他力主推进“民营书业评选活动”,这个活动已经评选了三届,每年都会评选出这个年度最佳文化贡献奖、最佳公益贡献奖、最佳阅读推广奖、最佳乡村贡献奖,表彰这个行业有价值的东西。

他认为,对于评选的标准,只有一个标准,就是要发现这一年里面最值得我们敬重的、最值得我们关注的、最值得我们投向目光的那些思想、观念、理想还有创新。他们可能不是最完美的,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撇开那些不对称的因素,撇开转型社会的复杂性,他们有可能是中国在这一段时间内最优秀、最有代表性和标志性的机构和人士,如果这个评选一年一年地持续下去,就可以看到这个行业成长的轨迹。

在理想和现实中保持平衡

薛野决意要做民营书业真正的代言人。但非工委是单纯的民营组织,社会地位并不高,在开展工作时会遇到很多困难。因而常会有人疑惑,参加非工委是否有用?薛野对此解释是:在出版业发展的转型阶段,在公共政策、市场规则、产业发展上等都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而行业协会可以起到建设性作用。非工委这个组织“不会帮助会员直接赚钱,但有引导会员做事业的机会,对于致力于做大事业的、有价值追求的创业者,或者民营精英,是一定会有帮助的”。

薛野希望非工委成为从业者的家,无论苦闷还是成功,都可以在这里共同分享,不再孤独。一个人需要团队力量,也需要同领域中的同道共同提携。他说,民营书业很需要团结在一起,只有集体理性表达的声音才更响亮。

薛野在非工委的这份工作完全是义工,他认为,这份工作就是要发扬一种志愿者精神,要超脱于自己的企业,要有一点公众精神。非工委还承担了其他一些社会工作。去年5·12汶川大地震,10多天后,非工委就联合了多家单位,发起一个“千秋助读行动”,在儿童节的前夕,通过各种渠道将募集到的90万元的图书、30万元的玩具送到灾区尚处于恐慌、焦虑、紧张状态的孩子手中。

这个“千秋助读行动”现在还在继续进行中,目前已经在灾区建设了50多所乡村图书馆。薛野说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的行动者,他不想当空想家也不想当市侩或犬儒,他说自己一直在努力地做事,如果一件事没有意义就不会有动力,没有道德就没有自信心,没有建设性和创造性就没有价值,他希望自己的生活是有价值关怀的一种理性生活,能在理想和现实中找到一个平衡点。

( 堂吉诃德青年驿站)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