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视为“敌对势力”的人权律师其实是护法者——刘正清律师致广州律协公开信

刘正清2

广州市律协及律师同仁们:

2014年10月15日下午,在律协办公大楼我代理隋牧青律师通报批评听证会时,凭职业的敏感我看得出你们是多么的无奈和无措!

写此信绝非恶意,对律协我是有感恩之情的;对同仁,吃律师这碗饭的酸甜苦辣我和你们一样感同身受!

我真诚地将律协视为律师的娘家。维护律师合法执业权是律协的职责所在!十年前我因抵制公权力破坏法律实施而身陷囹圄,律协为营救我曾作出过不懈的努力,就个人感情而言我对律协这位娘家常怀感恩之情!然而,在庸人当政之今日,我深知律协在中国政治生活中的份量,我理解你们的难处!但我不得不跟你们说: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投诉我在办理张宝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案中怠于履行职责,不过是该院心虚罢了——企图借律协之手来替他们背黑锅,这就是所谓借刀杀人的拙劣手段!究竟是谁在违法?想必律协心知肚明!——信不信由你自己判断!

我们这些被当局视为“敌对势力”的人权律师,其实我们是在捍卫国家法律的实施,是在间接为律师们撑开一小块法制的蓝天。比如说一个小小的协警居然要对律师安检,还要受其白眼,是我们这些人权律师者在“死磕”从而使其有所收敛; 敏感案件开庭时台下小小“法警”或“旁听人员”的一个眼色或手势,使审判长无所适从,是我们这些人权律师者的怒斥,让其恢复了法律人的尊严!我们做了你们想做但不敢做的事情!

我深知:律师这行当依附体制这块皮办事要方便得多,但没有这块皮不照样能活吗?!十年前我曾是湖南岳阳市司法局的国家公务员,在构陷我案得到彻底平反、获得国家赔偿、事业可谓如日中天之后我毅然决然离开这块皮,南下广州谋食,虽经千辛万苦但不照样活下来吗?当那些平日视律师为无物的法官们见到我时不敢法外施威,不敢要我“三陪”,想枉法办案又怕我控告举报时,我为做律师有尊严而自慰!

中国是一个替罪羊文化深厚的国家!——古有曹操借粮官之头稳定军心(见:《三国演义》第17回),近有“五人帮”文革乱法,帮主高高挂起,喽啰“四人帮”入狱、蝼蚁“三种人”被清理!历史经验殷殷可鉴!不可不察!作为芸芸众生为稻粱谋的你我,诚如司马迁所言“夫人情莫不贪生恶死,念父母,顾妻子。”此乃人性使然!纵使你们抵挡不住邪恶,那么以现行法律作挡箭牌虚与委蛇消极应付,不仅不会有杀身之祸,而且也不会影响你们的稻粱谋!虽人各有志但人性想通,此殷殷之言,拳拳之心!不知同仁理解否?

有人说律师是天然的政治家,虽然你我也许都不是政治家这块料,但要有政治家的远见卓识——不要被别人卖了还要替别人数钱!

刘正清

2014年11月26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文献.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