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不是鲁莽的冒险

文/叶竹盛

民主为何在韩国、日本、台湾等东亚社会取得成功,却在南美、非洲的很多国家失败了?民主是平息种族冲突的对策还是煽动种族屠杀的推手?中东的阿拉伯国家对以色列恨之入骨,而世界上也有不少国家痛恨美国,两者根源有何相通之处吗?

这些看似毫不相干的问题,《起火的世界》给出了统一的答案——一个社会如果存在主导市场的少数族群,这个社会民主化的后果可能是种族仇恨、经济剥夺,甚至是种族屠杀。所以蔡美儿猜测,以色列人肯定不希望中东的阿拉伯国家民主化了,而美国也不会愿意国际社会用民主规则来讨论和解决问题。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局面?蔡美儿分析了世界各地许多存在相似情况的国家和地区,向我们展现发生的机制:出于各种原因,一些社会的市场被少数族群所掌控,例如东南亚的华裔、卢旺达的图西人、南美各国的白人。在民主化之前,他们要么同时也是政治上的主导者,要么与执政者结成裙带关系,因此尚能压制多数族群的积怨。民主化带来的是“数人头的政治”,投机的政治家为了获得支持,最便利和最有效的手段便是煽动经济上处于弱势的多数族群,利用他们对少数族群的嫉妒和积怨,制造出族群仇恨。后果往往是悲剧性的,轻则没收财产,重则发生种族冲突,乃至种族灭绝,这样的例子在世界范围内并不少见。

在一些人眼中(比如蔡美儿提到的全球化支持者),市场和民主有如万能的上帝,能解救落后国家于万般困境。然而,他们却忘了,上帝并不总是给予,上帝也会剥夺。《马太福音》说,“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存在主导市场的少数族群的国家,便可能属于后一种——民主的降临并没有将它们送入天堂,而是打入了地狱。

本书作者另外一个大家更为熟识的称呼是“虎妈”。她的育儿自传《虎妈的战歌》一度引发了中式和美式家教的广泛争议。虎妈有一个观点是,“西方父母对孩子的自尊担忧颇多,但是作为父母,最不利于保护孩子自尊心的行为,就是你眼看着他们在困难面前放弃努力而不作为。”

蔡美儿在本书中也展现了虎妈本色。面对市场和民主在一些国家制造的灾难性后果,她的结论并不是放弃市场和民主,而是恰恰相反,我们应该努力避免这些灾难性后果出现,为市场和民主在这些国家运转打好基础。努力的方向包括:通过教育等平权措施扶助弱势族群,提高他们的市场竞争力;扩大市场收益的受益面;反对伪善的民主和简单化为投票箱和多数人统治的民主;主导市场的少数族群主动为当地做出更大奉献。

尽管本书仅讨论存在主导市场的少数族群的社会,但对于不存在少数和多数族群冲突的待民主化国家来说,本书同样具有启示意义。严重的经济不平等和社会隔阂也可能在族群以外的不同层面上存在,例如城乡之间、不同区域之间、不同阶层之间。对于这些国家,当民主化到来之时,不平等的各层面之间也可能发生冲突,导致严重的后果。

我们经常面对的难题是,为了民主我们能够和需要付出多少代价。本书的启示却是——有时候,即使我们付出代价,民主也未必会降临。这个启示告诉我们,民主不是一场鲁莽的冒险,它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它是一项需要精雕细琢的事业。

(据: 我辩护)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