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某些官员只差活吃了访民李秀珍

成都市崇州市元通镇禹王村13组李秀珍,1984年因政府扩建还华路拆迁她家房子,没有分文赔偿。1989年又扩建还华路,再次拆迁她家房屋,这回赔偿了她家石灰一吨,预制板15个。1998年再次扩建还华路,政府承诺赔偿5800元。最后只给了4000元。2009年,拆迁又降临她家,估价24万的房屋,政府打白条就是不给钱,一上访要钱就被政府安排的黑恶势力暴打。而李秀珍两任丈夫也因这次次打击,屈下九泉。

2009年7月30日,崇州市元通镇政府动用干警及政府工作人员50人,把她家围得水泄不漏,强拆她家房屋。她被逼无援躲在猪圈屋。想起自己冤死的两任丈夫及她家一次次拆迁的恶梦,她灰心意冷,选择了走投无路的“自焚”。等乡亲电告读书女儿后,17岁女儿甘燕不得不失学,照顾母亲。这次“自焚”没有要命,却留下了四级伤残。

多年上访,没能解决她家的问题。截访、黑监狱、暴力殴打成了她母女的家常便饭。

2014年7月4日,四川省公安厅厅长接待日,她母女在妹妹李秀芳的陪伴下早早地来排队上访。她们排队登记是第一位。然而等上班后,接待人员却不安排接待她们,而是让排队第三位进接待室接待。于是李秀珍提出异议,并坚持要求接待。值班工作人员怎容得下下等人这样的纠缠,愤怒地把她打倒在地。她妹李秀芳提出质疑,值班警察马上扑过去暴打李秀芳。尽管群众一片抗议声,也没有阻止住警察的暴行。好在事后访民们签名做证,指认公安厅值班警察的暴行。

在毒打过程中,警察见她女儿甘燕拿着手机准备拍照,于是马上扑到她女儿身边抢手机,甘燕躲闪,警察恼羞成怒,凶残地将拳头落在甘燕身上。甘燕手被打肿,并被警察动嘴恨恨地将手咬一大口,大拇指被咬淤血红肿。甘燕忍无可忍也咬了警察一口。省公安厅接待处工作人员马上叫来双楠派出所警察,将甘燕、李秀芳抓捕。

从7月4日关到现在,李秀珍没有见到任何手续。她妹李秀芳关了37天后,取保候审,被释放。

笔者呼吁四川某些官员,不要把自己当禽兽,请你们不要这么残忍。

陈云飞6

自焚前照片

陈云飞1

访民们签名指认施暴警察

陈云飞2

自焚后照片

 

陈云飞5

自焚后照片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