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妇女运动:坚持抗争,为了光荣地死去

图、文| 李芙蕊

 

20141114日下午,曼谷联合国会议中心,北京+20”亚太非政府组织论坛正式开幕。作为亚太地区北京+20”审评会议的先行会议,这次论坛期望在更大程度上达成一致性声明,影响政府间会议的评判标准和决议,进一步推动亚太地区成员国政府实现对各项妇女问题的承诺。

480多名来自亚洲、太平洋区域各国的非政府妇女组织的代表参加了此次会议,她们共同回顾了近20年亚太地区民间推动社会性别平等所取得的进展和挫败,探讨作为非政府力量未来可以斗争的方向。

1995年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通过《北京行动纲领》后,针对《行动纲领》所涉及的贫穷、教育、经济、暴力、决策、环境、媒体等12个主要的妇女权利关键领域,各成员国的非政府妇女组织在20年间都做着持续斗争。在论坛开场的回顾视频中,展现了这些方面的主要成就,并用一张张运动中逝去姐妹的图像,生动再现了亚太妇女运动的遗憾和愿景。

公民社会一直是妇女权利领域的关键性推动和监督力量。无论是个人还是组织,在北京世妇会后的亚太妇女运动中都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来自不同妇女领域里的行动者分享了各地令人振奋的成就,包括家政工、性工作者、性少数、残障等边缘女性的斗争和赋权。

面对歧视、资源匮乏和暴力,越来越多的女人选择发声和联盟。2013年香港虐佣事件当事人、被《时代》杂志评选为年度人物的ErwianaSulistyaningsih在发言中说,她能够得到来自世界各地家庭工人姐妹和支持者的帮助,并能在其后自己也加入为此群体呼吁权利,是各方团结一致的结果。希望有一天,不会再有人遭遇和我相似的不幸。

来自孟加拉Kapaeeng基金会的残障妇女活动家ChandraTripura表示,虽然残障妇女面临受教育、贫困、普遍歧视等诸多困境,但她所在机构正在坚持不懈地为此人群架设平台和网络,帮助她们不是要忍受残疾的问题,而是更好地与之相处

印度农村教育与发展组织(SRED)的Fathima BurnadNatesa则指出,在一个男人的政府中,政府力量对妇女权利的推进是很空泛的。尽管这样,在面对印度社会严重的强奸问题和由种姓制度带来的妇女困境,女人们仍从未停止为自己的权利斗争。

一些拥有多年运动经验的组织代表在发言中也指出了很多人们认识的误区。比如大多数东南亚地区土著妇女的权利状况实际上发生了倒退;挖掘业等工业的发展会严重影响太平洋地区妇女的生活水平;以及各地妇女运动所遭遇的挫折和失败其实远比人们想象得多。而我们需要面对和认识这些时时刻刻可能会发生的失败,就如同我们要面对政治

2015议程中对于《行动纲领》的问责和实现是本次论坛的讨论主题之一。在千年发展目标的框架下,妇女组织明确要求,应将性别平等、妇女人权和妇女的赋权置于发展目标的核心,设立单独的性别平等目标,并确保强有力的问责机制。

然而,公民社会需要更加强有力的声音。我们首先要认可自己作为公民社会的力量。我们要促使政府做更多的事,没有时间去等待缓慢的改变了,最好的时间就是现在。斐济妇女组织DIVANoelene Nabulivou说。

此次非政府论坛包括为期两天半、涵盖全方面妇女权利议题的讨论。在大会的第二天,将迎来18场不同主题的分会场工作坊,包括移民妇女如何获取经济赋权和体面劳动、促进亚洲地区妇女和女童的信息获取能力、妇女与媒介、促进妇女人权的问责框架等等。

大会的共识文件将于1116日开始讨论,最终文件将递交给其后召开的的亚太地区部长级正式会议。对于北京+20”以来亚太地区的妇女运动发展,除了看到和辨识出的各种成就、困境和挑战之外,各发言代表还表示了对未来应坚持希望,因为妇女运动不仅已经成为了一个广泛的社会运动,并且一代代人都不曾放弃地为之努力。

不反抗,我们死去;反抗,我们光荣地死去。”Natesa说。

 

女权之声独家)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