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C伙伴”让消费者受益,但劳动者呢?

今天(11月5日)2014年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首脑会议在京召开,CCTV-4频道一则报道引人注意:《中国与APEC伙伴们(五):沃尔玛——高效供应链让消费者获益》http://t.cn/R7Qzu8c。然而从工人的视角看,沃尔玛恰恰是剥削工人的典范;所谓的高效供应链也让门店和物流工人承受了极大的工作压力,他们的薪水和劳动条件却缺乏保障。而当媒体和商业广告都极力把我们人人都塑造为消费者时,我们是否忽略了自己实际上仍然是直接或间接从事生产的劳动者呢?有资格作为“APEC伙伴”的大资本,就算确实让消费者受益,但劳动者又如何呢?

近几年沃尔玛在中国急速扩张门店,同时为了“灵活”的赚钱,也关闭了很多门店,在有关沃尔玛的热点报道中,就有基层工人抗议的声音:从湖南常德沃尔玛员工要求关店赔偿的持久抗争http://t.cn/RPI46GS,到四川达州沃尔玛员工反抗低薪和捍卫社保的罢工http://t.cn/RvuJGv2。其实,沃尔玛早就以剥削工人和压制工会在国际上闻名遐迩。

不过,“消费主义”的当代影响却无孔不入,时尚的消费在人们心中激起虚幻的尊严与荣耀,以至于一个年轻的打工者也会跟风地高消费更新自己的手机,尽管他可能要花费整个月的工资。因此,也许有的工友会在道德上批评沃尔玛对待员工的做法、却在实际上心安理得——因为“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沃尔玛物美价廉商品受益者,毕竟我们不是沃尔玛员工”。但这里却可能有两个误区:

其一,我们大多数人不仅是消费者,还是生产者,或者是与生产者有千丝万缕联系的服务者,一句话:都是劳动者。我们可能或者直接参与生产,或者为生产提供某种服务,我们的劳动价值也参与到商品生产过程中,而我们无论是工人或办公室职员,从工资到阶级地位都在趋同。我们虽不是沃尔玛员工,但却可能是各种商品的生产者或生产服务的提供者,我们的消费能力取决于我们挣得到多少工资。“APEC伙伴”对作为消费者的我们有好处的同时,对作为劳动者的我们是否有益,应当疑问。

其二,商品的物美价廉,确实离不开高效供应链,但它是否必须牺牲相关工人利益?或者说相关工人利益的牺牲,是否都转化成了商品或服务的廉价优质?这些都是要打问号的。因为,对员工的超级剥削,都可能带来额外的“成本”——管理层要花费资源和精力去对付反抗的员工,甚至要抛弃掉那些敢于抗争的、却有熟练工作经验的员工,把更多时间和资源放在培训、驯化新人上,而廉价劳动力带来的成果可能更多进了资本家的腰包、或者用以更有力地压榨员工,而未必全都有利于消费者。

对普罗大众——我们社会的大多数来说,一个消费者首先是一个劳动者。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宣称用消费自由来保证人的尊严,但如果你消费不起基本生活用品,会把责任归咎到个人身上。可是,现在多数劳动者就是干得累死累活又得不到尊重,然后只好接受商业广告的示意,靠买下一堆消费品来体现个人价值。然而,如果一个人作为劳动者的尊严都保障不了,又谈什么消费者的尊严呢?

 

 

(据:工评社的博客)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