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健民:公民社会的特征、美德与局限(下)

不一样的讨价还价

为什么它有用呢?举个很简单的例子。

我们有时候去一个旅游点。很多人会跑过来搞一个小东西,纪念品什么的。很多人跑过来,远的地方,可能都不便宜。开价10元,你一定不会给他10块买一个。为什么你觉得太贵,你会觉得我只来一次,他一定会宰我,所以他要价很高的。那你跟他讨价还价,你会砍得很低嘛。要10块钱,(你说)1块钱吧。“怎么可能啊?最少也要5块钱呀。”“不行不行。”然后你就走了。他喊你“回来回来。2快半给你了。”“不行不行,2块钱了.”“2块就2块吧。”就这样开价 10块钱交2块钱。

为什么会这样做呢?因为你知道你不会脸红的,不会不好意思的。砍价给得这么低,没所谓的。因为你知道,我只跟你碰一次面的,我走就走了,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也是这样想的,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把价抬高的。

这个情景就叫“one-time game”,一次性的博弈。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保护自己的利益,因为我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不会不好意思。你想一想,你住的小区里头,你买菜的时候。她说 5毛钱一斤。你不会说“怎么可能,1毛钱一斤!”老太太一定会喊“走走走!”。——你不会这样讨价还价的。因为卖东西的人知道来买东西的人都住在这个小区。如果他价抬得太高,没有人会再买他的东西。他要保护自己的利益的话,他也要看你的利益。他也要保护你的利益,他的生意才做的下去。所以做生意要长久的话,就要互惠,你好我也好——双赢方案。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这是一个重复性的交易。就是说如果任何人之间要重复见面,重复交往的话,人不会完全保护自己的利益,也会保护他人的利益。所以我们看见,去旅游的人和在小区买菜的人其实是同样的人,不同的情况,表现会不同。

好了,这类的情况其实有很大的社会意义。我们在传统社会里头,在农村里头,其实每个人都是相熟的。可能是我认识你,你认识我的。在广州有个陈村,(大家)同一个姓的,这样一个社区,人员之间是互相交往的。所以处理很多事的时候,在一个小庄里头,比较好处理。因为人不会伤害自己的利益。也会想到集体的利益,人家的利益。另外一种情景下,在大城市里头,你说我们要做一些事情是为大家好的。举个例子,我们不要用太多水,不要用太多电。在这种情况之下,很容易出现一种情况叫“搭便车”。就是说,我也知道环保这个事情,那你们来环保好了,我不环保,这样最好了。我可以享用开空调,用多一点电也无所谓。很多时候我们在一个大的社区或城市,会想到自己的利益,不愿意做太多的事情为其他人,因为,我跑出来为大家做一个事情,付出的成本是很高的。可能我做这个事情,每个人都得到好处,分了好处,可好处是很小的。比较我付出的的成本相对来说太多了,所以我不做了。这就出现了搭便车——叫其他人来做吧。越是在大城市里头越是容易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在大城市里,互不相识,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大城市里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没有那么好,做起一次的交易的话,人很容易想到自己的利益。在那么在城市里头,怎样距离不那么远,能够贡献自己?作事情能够为这个社区考虑?

我们一定要搭建一个平台,让人在这个平台里头很多机会能交往、碰面。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减少搭便车的可能,增加人们之间互信、合作的机会。多交往、碰面的机会是很重要的。在公民社会里头,ngo确实发挥这样的作用。通过这样的社团,(在小区里头,业主委员会,学校里头,学生团体也好。)交往越多的话,人和人之间的互信就提高了。合作的过程里头,减少了成本。

举个例子,做生意的时候,另外一个人我不认识他的话,我会怎么和他合作呢?我会花时间和他谈判,完了我会请一个律师跟他签和约,我要保护我自己。也可能买保险,这类都是成本。你要付出成本,时间是成本,请律师也是成本,买保险也是成本。可是我和一个合作伙伴,我和他是相熟的,有互信,我相信他,他相信我。可能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单位的。他不会伤害我,我知道他是比较老实的。有这样的背景的,我和他有互信的,会减少谈判的过程。不用请他的律师,也不用买保险。交易成本的降低了。

不单单是做生意。在研究美国一个社区治安时,我们发现如果在这个社区里能够建立一些公民团体,依靠互相帮忙来解决一些治安问题,会比有更多的公安会做得更好。在美国一些社区里头,你进去会发现有一个牌子,画一个眼睛,叫lneighborhood watch。这叫邻里互相守望。有这样计划的社区,就是说我到外边去买东西,旁边那个家庭就有责任帮忙看一看你的家。有没有什么人潜入里头。你的小孩在街玩的时候,你不会担心他。这样的计划出来,相对来讲不用太多的公安来保护你。有的社区没有这样的计划的,就要多一些公安,警察。但没有一个公安,会一天到晚站在社区的。这么大一个社区,他只能走来走去看。如果做案的人了解公安的路线、途径,就总会潜入,抢东西等等。最后还是靠互助网络,来提高治安水准。

我们社会里头,通过这样一些社团建立起来的网络,这个网络,如果是互信的,能够互相帮忙的话,它就变成了社会资本。社会资本对社会上有好处。再看看意大利,很多时候,这类公民社会团体,他们非常看重很多传统。意大利人非常看重足球,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球队。每个城市都很疯狂支持他的球队,组织很多球迷会、俱乐部。都是支持自己当地的球队的。这类团体是非常重要的,是很伟大的传统。这类团体给一个机会,城市里头不同的人走到一起,来弄一些活动,支持他们的球队。在这个过程里头不同类型的人有机会交往。可能有做生意的时候,就想到,足球会里头有一个很能干的,我觉得我要做生意的话,我要找他。这个过程里头,他们就可以合作。不单是做生意,社区里头,推动一些社会活动的时候,当时研究的时候发现,中央政府,每个城市都给相同的钱,推动的时候,有的地方做到的好,有的地方做得不好。这些社会团体会起非常大的作用。政府要做一个事情的时候,有一个团体来配合,不用政府花太多的时间。政府有时候做事情也不一定最好。有一些团体还承担这些任务,来把事情做到更好。所以最后发现,这类社会团体对经济发展来讲是有它的作用的。所以地方政府施政的时候,他来配合,也非常有用。所以从这个合作的角度来讲,不仅仅是自由主义的传统,不能总和国家对着干。公民社会也可以和国家合作起来,把社会工作做好,保障妇女、保障儿童、保障工人的权利。

什么是第三部门

我们来到最后一个部分。公民社会有时候被叫做第三部门。怎么是第三部门呢?什么是第一部门,什么是第二部门?

第一部门是政府。第二部门就是市场。第三部门就是公民社会。都是很重要的,少了谁都不行。

我们改革开放之前,社会上的大小事情都是政府定的。政府当然很重要了。我们国家的主权,人民的安全,等等,都通过政府。不单单是这样,以前我们的企业都是国有企业。我们的社会福利都是通过单位提供给我们的。我一直研究广州的国有企业。它提供很多服务。在工厂里头,有学校、有医院,老人退休有老人院。在很大的一个企业里头,都是国家是全包的,企业办社会。其实企业最后也是国家的,都是国家全包的。

政府不是全能的,其实这些都由政府来做的话也有问题。政府也有它失灵的时候。请大家谈一谈政府有什么问题?为什么政府会失灵?为什么有些事情通过政府来做是不行的?(学员回答:官僚主义、机构臃肿,人浮于事,成本高,效率低,不作为,)国家政府权力过大,信息不充分的时候,很容易出现腐败。政府太庞大的时候,效率很低,灵活性也低。当没有规定一个问题由谁处理的时候,它要处理一个问题的时候,他要处理很长的时间。如果制度要改变,会需要很长的时间。有时候很多部门都会觉得问题出来的时候,不知道由谁来处理。

举个例子,我在香港,曾经一段时间作艾滋病,我帮当地处理艾滋病的问题。在一个社区建立艾滋病医院,全区大部分艾滋病人都去到那里看艾滋病。很多中上阶层的人出来反对我们建这个医院。他们谈这个艾滋病怎么传染啊。我们知道一般生活里头,艾滋病不传染的。我们跟医生谈,如果两个人kiss了,能不能传染呢?他说能,不过要大概一公斤的口水才能够传染。当时政府来找我,我是研究社会运动的。以前要求政府盖医院的时候非常成功。后来他们找我来对抗民众。以前你来反对我们,要政府盖医院,现在你反过来帮我们和民众对抗,来帮我们化解这个问题。当时房子上有一些骂人的标语,骂我们政府。要找人把它拆下来。可是很麻烦的,路政部门说这不是我们的事情,路政的处理路的,他说这个挂高了一点,没有铺到地上我们不能处理。我们有一个部门是处理垃圾的,他说,这个根本不是一种垃圾,我们不处理。警察就说,这个问题不是公安的问题,没有影响到公共治安的问题,我们不处理。我们找了四五个部门,就是没人处理。

就是说部门越多的时候,分工越细,本来是为了效率的,可有时候对许多新出来的问题,没有办法处理。处理的成本也高了。

好多时候,好像由市场来做,效率更高,做的更好。由市场来做,出来的服务水平可能更高一点。可是市场也不是万能的。市场也有它的缺点,也有失灵的时候。谁来谈一谈,什么事情有市场处理不好?市场有什么不好?

(学员回答:垄断,市场不会保护弱势群体:谁有钱谁进来,没钱别进来;外部成本,破坏环境。劳工受伤害,计算利润的时候他没有计算外部成本;有一些领域,没有利润,资本家不做)

很多领域要公民社会来做。我在一片文章里也提到,萨斯期间,政府处理危机,很多ngo比较小,比较灵活,可以及时回应这个社会的需要。成本也比较低,它很多时候会动员义工来做事。义工不用付钱。但对政府来讲成本就是高的。政府很大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很小的一部分,你的意见没有影响。Ngo小的时候,你的意见能够影响机构的时候,人的创造性、参与感能够出来,这时候对对于提高服务的水平也是有好处的。人在参与中,贡献出很多意见出来。在政府部门里头,人就不贡献了。做做做,做什么做?我就不做了。在ngo人的能动性能够调动起来。能处理很多市场不能处理的事情。它会处理弱势群体的问题,也可能很多问题没有市场价值的,它也会参与当中来做的。

公民社会也需要监督

可是,我们要想到,单单是公民社会也不行,公民社会也有它的许多问题。公民社会有什么问题?ngo有什么问题?(学员ngo也会腐败,建树不见林,)只关注局部问题,只看他自己的问题,环保的只谈环保。很多批评说,ngo不理经济发展的问题。所以黑格尔说公民社会不能处理公共问题,最好是由国家来处理。不单单是靠ngo。有的问题最好还是由政府来解决,公民社会来发现问题。有时候政府看不见,需要这样一个第三部门,没有这个部分,根本没有人注意这个问题。所以说单单靠公民社会不行,没有公民社会也不行。许多问题根本没人注意,(公民社会)发现问题,才可能处理问题。

可是ngo知道监督政府,但是ngo也需要监督。西方的公民社会里边也要互相监督的。举个例子,民众要捐款给ngo的,可是怎么才知道ngo怎样处理财务问题?捐款的过程里头,你如果没信心的话,就不捐了。这在大陆其实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扶贫、办学校等等,要问钱哪里去?

美国有个wise keeping,聪明的捐款者。这个组织要求每个ngo都要把他们的内部情况、财务情况报告给这个wise ,它也是个ngo,它要求说明你每年的财务预算有多少放在行政费用里,有多少放在你的服务对象身上,它也要求你的财务报告,你的内部怎么进行监督等等。他给你一个表格要你填。当然好多人就说,我不给你。你又不是政府,为什么我要给你?他说无所谓,你不给就不给吧,我把所有给我的人都放到网上面,你不给的我就打出来:这个机构不给。捐款人捐款的时候,他们就会看这个。这就是一个监督。成立foundation communication.举个例子,环保的团体可以成立一个社群的基金,扶贫的、劳工的都可以。向公众募捐。他们会向公众说明:我们会评估每个机构,如果它钱用得好的话,我们就把钱给给它;如果它财务解决的不好的话,我们明年就不给他,你捐钱给我们,我们分配的时候就不分配给这类团体。这类的中介的团体,它是发挥一个监督的功能。来监督ngo,这类都是非常重要的组织。中国发展ngo,公民社会也要处理这个问题。

政府,市场,公民社会缺一不可

单靠政府不行,单靠市场也不行,单靠公民社会也不行。一定要通过一个过程形成互动。

最后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一个小区,一个小区可以分三个部分。我们要把一个小区管好,当然我们要一个政府。以前都是政府来管嘛,通过单位,它提供治安的保障,路的维修等等。现在慢慢改成商品房后,商品房的业主组成业主委员会,这是公民社会。它也找一个市场管理的,物业管理公司。单靠政府,以前做的不是太好。管理公司作的比较好,它也会腐败的,一些工程也会找一些亲戚朋友来做呀,把价提高。如果你不监督管理公司的话,它也会把成本提得很高的。所以你要业主委员会来监督他。有时候也要要求政府来管一些问题。小区旁边出现污染的话,要通过政府才能处理这类大的问题。

好的治理,政府要参与,市场要参与,才有效率。善治,好的管制,其实应该通过三块一起来做。有些东西找市场很快的,就找他们来做吧。但为了提高义工的参与感,虽说快也不给他做,自己来做。三块加起来,一起发挥作用。中国也应该是这样的,从以前的官本位,走到市场改革。最后国家一定要肯定第三部门的作用,提供自由,提供法律保护。我们才会成为一个成熟的社会,不仅生活水平提高,或经济发达而且在政治,社会发展上都会很好。(完)

 

(据思而不在)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