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戈: 民主人格

平日读史,屡闻伍庄(宪子)之名,不过对其生平,仅知大略。今读夏晓虹先生论伍庄与梁启超的文章,才晓得他的学识与功业,正是那个年代的一流人物。他是康有为的门生,梁启超的师弟,平生一手笔政,一手党政,左右逢源,皆有所成。最显赫的事迹,莫过于与梁启超、徐勤、梁朝杰等创建中国民主宪政党,一度出任主席,诚然,这不是中国近代史上纵横捭阖、翻云覆雨的党派,却自有可观之处。其宗旨,最初以建设宪政中国为己任,后改为“以民主为主,以儒家学说为教育之本”,听起来,仿佛有些儒家宪政主义的意思。

宗旨的更改,正呈现了那一代宪政人的精神转型。中国宪政建设,始自晚清,彼时宪政人所绘制的宏图与所呼喊的话语,是开议院、定宪法,聚焦于顶层设计,以此推动落日残照的衰朽帝国由专制转向宪政。从晚清到民国,数十年来,议院也开了,宪法也定了,还不止一部,然而宪政依旧是空中楼阁。显然此路不通,只能另起炉灶。1927年,梁启超约清华学校研究院学生在北海游赏并讲学,提出以人格锻造社会的主张,“要改造社会,先从个人做人方面做去,以次及于旁人,一个,二个……以至千万个”,“风气虽坏,自己先改造自己,以次改造我的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找到一个是一个,这样继续不断地努力下去,必然有相当的成功”。这是笨法子,然而天下事哪有捷径?

伍庄晚年撰《中国民主宪政党党史》,大段抄录梁启超《北海谈话记》,甚至奉为该党方针:“……办政党办法,仍是要从道德人格磨炼及扩充,并要有一套政治主张、经济制度之具体方案,自己能深信之,而不为一时之势力所动摇。此则宪政党人士今后益当自勉者。”

梁启超在北海谈道德人格,所师法的对象,还是曾国藩、胡林翼、江忠源、罗泽南等以儒生而起家军旅的老派人物。伍庄谈道德人格,则直接与民主挂钩,提出了“民主人格”之说。

伍庄是民主的忠实追随者。中国民主宪政党初名宪政会,后改名中国宪政党,直到1945年11月11日,伍庄担任党主席,在其主持之下,才加入“民主”的元素。据其解释,中国民主宪政党之“民主”,不是与“宪政”并称,而是以“中国民主”修饰宪政,从而区别于西方民主。以中西为界,划分民主,这般论调,今人是不是有些熟悉?

中国民主何以区别于西方民主呢,伍庄说:“西方民主主义之出发点在人权:为要保障人权,所以行法治;为要发展人权,所以行代议制。中国民主主义则不然,其出发点在人性:为要尽性,所以提高人格,培养人治;先筑基础于自治,期收效果于德治、礼治,而法治不过辅之。”

强调人性而非人权,强调德治、礼治高于法治,这充分说明了伍庄的民主思想,尚且依附于儒家的体系。由此便不难理解,为什么“以民主为主”与“以儒家学说为教育之本”能够结合起来,作为中国民主宪政党的宗旨;更不难理解,为什么伍庄要分出中国民主与西方民主。事实上,民主就是民主,何必分中西?

伍庄徘徊于儒家与民主之间,力图调和,他倾向民主,却不愿背叛儒家。对其折衷的心境,不宜苛责。这正是那一代宪政人的特色,当然也是局限。伍庄不是先知,无法超越他所处身的时代。

对民主与儒家的调和,成就了“民主人格”。我们谈民主,往往视之为一种制度,一种思想,一种文化。实则民主的要义不止于此。我喜欢胡适从杜威那里继承的一个说法: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质言之,民主不仅在理论,更在践履;民主不仅在顶层,更在基层;民主不是大人先生的禁脔,而当如春风化雨,落在每一个普通人身上。正基于此,民主才能融入人格,民主人格(我想起了另一个著名的说法:“自由主义是一种气质。”)才有被发扬的必要。

伍庄的民主人格说,要点有二:首先,民主人格是实行民主政治的一个先决问题,“必要人民有民主人格,而后可以运用民主政治”——此言只有一半的道理,民主人格与民主政治的关系,应是相互作用,并无先后之分;其次,正如梁启超所主张的以人格锻造社会,伍庄说,“民主人格之要点,不是独善其身,而是以民主人格铸成民主群体”,“养成民主人格,其基础当然在个人,其效力仍需靠集体”,其路径,便是以一及十,以十及百,以民主人格教化其友邻,友邻再以民主人格教化其友邻……这便决定了伍庄及其同志,要“从教育事业与社会事业做起”,“以文化安定政治”。

细细想来,伍庄不免过于注重集体的力量,因而强调个体必须归于集体。其实他的同时代人早已打破了个体与集体之间的界限,梁启超的弟子蔡锷为四万万同胞争人格,何尝不是在为中国争国格;更勿论胡适的呐喊:争你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国家的自由, 争你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国家的权利。

由此而论,民主人格的意义,并不取决于最终是否“铸成民主群体”,只要个人养成了民主人格,便是民主的胜利。

晚年的伍庄,未尝没有觉悟到这一点,试看他的自白:“吾行年七十,学问无所成就,谈政治四十余年,亦无所成就,原谅我者尚以为曲高和寡,不原谅者则以为迂论违时,因此每与政府当局不能合作。……然则何所为,为我到底是书生也。书生有刚气,不为流俗屈,书生有迂气,思以道易天下,我于是毅然、决然,说我的话,写我的书。”

当然,这不是民主人格,而是自由人格。

(完)

(据:中国经营网 )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