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广清:陈子明更是政治家

在当前这样的政治背景下,这个悼词的撰写,是必以真情与真实,又不得不无可遏制的宣泄与勇敢合一才能写出的;是必以政治智慧与历史责任高度合一才能写出的。悼词对陈子明的政治成绩与历史贡献的评价,是全面的、中肯的、经受得住历史的检验的。

但我对悼词在最后部分,用遗憾口气给陈子明仅定位在思想家和社会活动家——既,另解为非政治家的遗憾,不太认同。我以为陈子明就是政治家。
这涉及到在专制条件下如何重新解构对“政治家”的定义。我认为,政治家最根本的标志就是:抱有对人类或对国家或对某地区某民族的人类普遍情怀和负责态度而思想而行动,并且是在在野状态中持续践行个体政治反对派立场的社会活动家。我的这句话中,有四个关键评价标准:1、为谁而政治(人类情怀和为此负责);2、政治经历和时间性如何(有持续性);3、在哪里从事政治行为(在野状态的);4、如何行动政治意图(以反对派姿态推动人类更文明而社会活动的人士)。
在美国,从事内外国家行为的人,只有议员和官员,没有谁是有“政治家”称谓的人。议员,是以社会活动而为国家负责。官员,是以职务职责而不得不为国家负责的。所以,议员可以算政治家,而官员是不能算政治家的。议员一旦进入政府工作,那他的议员身份即行中止而只能做官员,从此其职务期间的所有政治成绩或失误,都属于政府行为,而非政治家行为。
在专制体制下,官方以自谓自己的官员为“政治家”,借以贬低和拒绝民间对国家对民族的社会活动是政治负责和政治行为,为其打击寻找到“合法性”。这种从独裁到独控的意识形态化的官方宣传与灌输,早已潜移默化地进入到每个生活在这个环境中人的不自觉意识中。因此我们必须重新解构和建构何为“政治家”的概念!
2014年10月27日晨王广清原发于【陈子明研究】群)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