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雲山給習大大餵蒼蠅了?

bkncn-20141018000714149-1018_05411_001_01p

 

「朝為放牛郎暮入天子堂」,隋唐之後的皇權時代通過科舉制,讓最底層的精英直入宮廷,輔佐帝王,這樣的故事在網絡時代又一次再現,早上還在網絡上徜徉,寫愛國愛黨反美罵公知的文章,上午就去了人民大會堂,見到了敬愛的習大大:

習近平總書記在講到互聯網文學時,停下來問:「聽說今天來了兩位網絡作家,是哪兩位啊?」

 周小平、花千芳迅速站起來並向總書記舉手示意。

「你們好!」總書記說。

 兩位年輕的網絡作家略顯緊張地回答:「您好,總書記!」

座談會結束時,習近平還走到他們面前,親切地說:「希望你們創作更多具有正能量的作品。」

  周小平、花千芳來到了文藝界大腕們中間,與鐵凝、莫言、李雪健等等文藝名流共赴聖宴,並與總書記有了二點零版的互動交流,這是歷史性的時刻,這是網絡時代的一次盛典,總書記是在向兩位網絡作家問好致意嗎,不是,他是在呼喚千萬個周小平站出來,為黨國發聲,靠攏到大大的黨中央身邊。不要做市場的奴隸,來,來到大大身邊,大大這裏才有糖吃、有盛宴。

習當政兩年以來,網信辦與宣傳系刪除封殺了無數知識分子的博客與微博(本人也恭列被封殺之列),為了什麼?這一切都是為了讓一位「養帶魚」、一位養雞的網友,浮上網絡,成為千人迷萬人捧的網絡新秀,讓他們崛起於網絡,走到習大大身邊,成為正能量寫作的代表,成為一代工農寫作之天驕。韓寒們是靠公知們熱捧、市場裏成長起來的八零後,周小平、花千芳呢,生長於社會底層,成長於網絡,沒有拿黨國一分錢,他們才是黨國真正需要的網絡寫手。

他們滿嘴跑火車、謊言連篇,他們沒有邏輯,甚至粗口碧蓮,這都沒有關係,他們的文字是有方向的,是有正能量的,正是他們網絡文字的正確方向,才使他們來到了總書記身旁。總書記是代表黨中央,向兩位文藝新秀致意問候。而這一刻,將記入中國文化史、中國網絡發展史,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抬出兩位新秀,也是讓你們在座的這些老朽藝人們看看,你們為黨國做了什麼,你們有部級局級待遇,你們有專業修養,國家為了養你們這些文藝人,每年投入數以十億計的資金,讓你們錦衣玉食,但你們寫讚美黨國的文章,替黨分憂的表演,加起來還沒有這兩位小年輕人多呢,總書記沒有向任何一個作家,甚至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莫言致意是不是?也沒有向市場最大的奴隸范曾致意是不是?總書記要向代表網絡代表未來的兩位新人致意,他們的語言具有穿透力,刺破了美國夢,讓中國夢飛了起來,黨的文化為之一震,獲得了積極的正能量。

周小平、花千芳是習近平請來的客人嗎?習近平看過周小平與花千芳的網絡文字與相關網友對他們的評論嗎?不知道。有評論人說,這兩位網絡上臭名昭著的傢伙,是宣傳系做局,餵給習大大的兩隻蒼蠅。也許是這樣的一些文字,打動了中宣部領導甚至習總書記的心:

「我是光榮的中國自乾五——沒有任何形式的補貼,甚至還要自己搭錢,也自願維護祖國和人民的利益。當五星紅旗迎風飄揚的時候,如果祖國需要我,哥雖年近不惑,當義無反顧,雖馬革裹屍,也無怨無悔。」(《花千芳:一位農民大V的心路與夢想》)

「國家依然默默前進,黨和政府依然服務人民,他們沒有時間和精力與『導師』、『公知』、『JY』們打嘴仗,他們還要帶領中國人民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把中國建設成中等發達國家。只要有良心,還在上網,還在看媒體,每個人都能看到黨和政府正在發力。

人是要有信仰的。我也有信仰,我的信仰就是我們的祖國,就是一個率領13億中國人堅定向前的執政黨。」(《擊潰這條抹黑中國的戰線》)

如今這社會一百個人裏,難以找出三個人支持政府,大多數人都淪為了公知的信徒。──末日審判時,只有羅得一家三口得到救贖,不是因為他們和城中大多數人的價值觀一樣,而恰恰因為他們是俗流當中少見的例外。

所以我周小平無數次的跟人講:不是我有多愛國,而是由於人性和民族的天然存在,所以我只能選擇和我的國家站在一起。(周小平《請不要辜負這個時代》)

將黨國看成自己的信仰,免費為黨國歌唱,不做市場的奴隸,卻願意為「人民」而奉獻。周小平與花千芳,就是這樣無私而有信仰的人,黨國領導人,到哪裏去找,能找到這樣好的網絡人?

可惜,第二天,主流媒體出現了不和諧音符,有人剝開了周小平的底褲。新華社的新華發布如是說:

但批評者認為,除去爭議較大的價值傾向,周小平文章不僅邏輯混亂,在最基本的事實和常識方面也有多低級的錯誤。

例如在博文《謠害天下,無人懺悔》中,周小平對另一位網絡知名人士@薛蠻子提出公開批評,說「薛蠻子為淨水器推銷,詆毀中國水質有毒,造成舟山帶魚養魚場滯銷,當地無數養殖農戶面臨破產」。而廣大網友在查證後發現,根本不存在「帶魚養殖」這種事情,周小平也因此獲得了「周帶魚」的綽號。

由此看來,向習近平推薦其參會的宣傳部門,顯然工作沒有做到位。為什麼工作沒有做到位?最大的可能是這次會議是習近平臨時起意,因為如果這次會議是提前安排的,那麼,鐵凝就不會中斷國外訪問,緊急回京參會了。

習近平為什麼在這樣的時間開文藝工作者會議?劃時代的十八屆四中全會即將召開,香港事態沒有平息,霧霾正成為困擾人們現實生活的夢魘,經濟困境日益嚴峻,文藝方向問題是迫切的問題嗎?文藝適應市場或成為市場的奴隸是問題嗎?文藝的低俗與正能量是問題嗎?

在文藝座談會現場,我們看到,文藝界的大腕人物鐵凝、閻肅、李雪健等,都像小學生那樣,向總書記匯報自己的創作心得與為人民服務的藝術情感。

藝術家們藝術界的領導們,都極認真地傾聽這位來自延安的插隊支青讀書經歷,以及對藝術的感受與藝術作品、藝術家的評價。在這個國家,誰當上了總書記,誰就可以召集官方頂級的藝術家作家開會,並對這些文化工作者給予方向指導,以免他們迷失方向,但毛澤東與習近平沒有想過,唐詩宋詞明清小說的繁榮發達,不是當時皇帝親自指導的結果,習總書記看過無數世界名著,是不是各國領導人諄諄教導的結果?

這幫中國文化人,現在既要當市場的奴隸,又要當權力的僕人,既要聽市場的召喚,又要聽領導開會報告,權力的主人要求文藝家們不要當市場的奴隸,市場上卻發出另一個聲音,不要當權力的奴隸,要通過市場獲得尊嚴與自由。

真正能做到經濟效益與政治效益雙豐收的,只有國家領導人的文集、語錄、詩詞集,如果作家藝術家們的作品被宣傳部門推薦,並給予重獎,還給予身份地位(正部級的作協主席文聯主席之類),也可以實現經濟效益與政治效益雙豐收。

顯然,習近平已找到毛澤東那樣的領袖感覺,他需要一位郭沫若,但體制內似乎沒有現成的郭沫若,從體制外找一個新鮮的,周小平與花千芳撲面而來,他們像清新的風,讓習近平滿心歡喜,到哪裏去尋找這麼好的人,他們出生底層,他們幾乎一無所有,但他們自願替黨說話,為政府分憂,中宣部中央電視台罵美國,人們都習以為常,也不會相信,但二位普遍的網絡青年,卻以一己之身堵無數公知與批評政府者的槍眼,這是何等的難得與勇敢?像郭沫若那樣歌頌領袖,已太過礙眼肉麻,黨國與政府需要的已是這樣肉身堵槍眼的網絡英雄。

有網友分析說,習總開這樣的大會,沒有邀請兩個人來,一個是名動春晚的搞笑大王趙本山,一個是譽滿天下的大導演張藝謀,但在我看來,習大大這次開會,請來的名流大腕都是綠葉,只有兩朵鮮花被襯托出來,一朵周小平,一枝花千芳。只有他們紮根網友,奮不顧身、甘灑熱血與頭顱地為黨國說話。

(寫這篇評論文章時,再次去查閱了一下新華發布與人民網關於周小平(周帶魚)身世的文章,均被刪除,這意味著,官方網站對周小平身世的揭秘有損於周小平形象,也有損於黨中央形象)。

(據東網即時)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