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公民征稿]刘少明:广州出租车司机罢工简报

简报之一:

今天早上7点广州天河棠下小区内及附近街道上,停放了二百多辆不同出租公司的出租车。10点接劳工研究线素,1小时后我们赶往现场,只见不同出租车公司的出租车和社会车辆穿插停放在小区街道上及小区内,车上没有司机,车头玻璃上摆放停止营运的白色标牌。

我们向路边收费员打听,他们证实了罢工事实。沿街道行走半个多小时后,才发现有几个穿制服的司机围绕着出租车聊天。我们抓住这个时机跟司机攀话,司机戒备很深。无奈,我只好掏出手机,打开劳工社会群让他们看我与群的对话,这才使得司机们放心,愿意跟我交谈。

他们的诉求是:

1,提高起步价由原来12元提高到15元。

2,晚上12时以后要加价应在16一17元起步。

3,回空费现在是35公里,现要求减少15公里(也就是说超过2O公里应收回空费)。

4,要求政府加大力度打击黑车。

5,反对增加新车。

司机们说,现在每天正班付班总数平均不足400元,加之油费管理费等—切费用,每月辛苦下来总收入也只有4000元左右,还不及—个建筑小工的收入。司机们说,这次罢工广州天河棠下只是一个点,全广州应有十多处。也就是说有仟台以上的出租车在罢工。我让司机们留下电话,他们不肯。

这次罢工较以往不同,既没有人员车辆集中,也没有标语诉求,一切在理性平和中进行。因为它分散在广州各处,有着最大的诉求效用,又丝毫不影响市民生活,也没有跟政府、资方硬抗。"我今天休息可以吧?"

明天怎样我将继续报道。

观察者,刘少明,黄敏鹏,马胜芬

2014年10月15日下午2点

陆

陆1

陆2

陆3

陆4

简报之二:

有朋友看了 昨天的报道之后,评论说:出租司机的诉求不提及政府垄断和被盘剥的高额份子钱,反而要求涨价,实际上是转嫁市民百姓,不值得同情。这是我们的惯性思维,是不对的。

试想,一开始就集聚围堵马路广场举牌诉求,反对政府垄断,控诉出租行业黑利益链,会是怎样的结果?政府垄断,行业黑链己存在2O多年了,广州哪年没有发生出租车罢工事件?数年前就有出租车司机曝光黑链条、份子钱,却以在广州交委跳墙折骨而告终。但问题迄今解决了吗?

当传统的抗争思路碰壁,我们需要新的抗争思路。“今天我们再休息一天可以吗?”这种看似温和的抗争方式,恰在此时应运而生,这其实是唐荆陵先生倡导的不合作概念的植入。

这就是我今天观察的心得。今天一早我就来到广州天河棠下小区,与司机聊天,把昨天的文章给他们看,距离霎时拉近。他们免费把我送到广州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南丰酒店附近的小山上拍照,跟其他司机交谈。交谈中我深感昨天的报道是冰山一角,严重低估了罢工规模。在广州有数十个罢工点,包括广州大学城,科学城,白云区江夏村,琶州广交会,花都,增城,从化,南沙等等。罢工车辆占广州出租车的百分之五十以上。

这是什么概念?这等于说有两万台车以上的出租车停运罢工。而且适逢广州秋季交易会,在这个节点上,“我们今天再休息—天可以吧?”这个看似温和不过的诉求,够有力量,为广州出租车罢工创造了必要的空间。

风和日丽鸟语花香的广州,迎来客往一切如常。我们想想吧!我们应该怎样做!还是不是再去责怪出租司机的诉求?明天继续报到。

刘少明现场报到

2O14年10月16日中午12点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