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從此不同

000047448_piclink
英國《金融時報》亞洲版主編 戴維•皮林

萬幸,學生們與香港政府間這場高賭註撲克游戲得以和平收場,既然此事就要畫上句點,現在可以開始思考此次親民主抗議活動將對這塊前英國殖民地帶來什麽樣的持久影響。

這場鬥爭在開始時就有了結論,其結果是註定的。學生的核心要求——香港實行“真正的”民主——是個不切實際的想法。北京方面早在8月底就宣佈了其決定,對香港選舉規則設置了嚴格限制。有了這一前提,無法想象北京會屈從於學生的要求。如果這是場撲克游戲,它已被做了手腳。莊家永遠是贏家。

誠然,梁振英(CY Leung)的香港政府和親民主人士現在將開始舉行“談判”了。然而這座城市的當權者基本上沒有可談判的餘地。他們能拿出的最佳選舉制度是:由提名委員會(目前僅1200人)推選出至少獲半數委員支持的兩到三名候選者,再由香港的500萬選民從中選出行政長官。候選人由公民提名是不可能的。有可能選出激進的(更遑論反對北京的)候選者的任何選舉制度都不會獲準。如果對話要繼續下去,學生們將不得不拋棄一些核心原則。

那麽,過去10天發生的非常事件有什麽意義呢?這至少包含了三個重要問題。首先,香港是否會一切照舊?其次,此事是否達成了任何目的?第三,回頭來看,將這場活動與天安門事件作比是否過了頭?

先回答第三個問題,將此次事件與天安門事件進行類比是誘人的,但具有誤導性。與1989年的北京一樣,學生們領導了一場抗議活動,用他們的理想主義與一黨制國家的冷酷現實對抗。但二者首先從地理上就無可比之處,香港是一個狹小、擁擠的城市,到處是摩天大廈。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可以露營數周或數月,而香港的抗議才進行幾天,抗議者就遭到來自普通市民的反對,嫌他們浪費時間和金錢。

這兩起事件更深層的差異還在於,香港仍按照“一國兩制”模式管治。雖然從根本上來說學生們是要與北京方面爭辯,但他們每日的鬥爭對象是當地政府,而香港政府無意進行殘酷鎮壓。香港的法律也保護了學生。他們的消息獲得自由媒體傳播,他們的領袖也受到獨立法院保護。天安門式的屠殺絕不可能發生,但假若香港警方當時出手再重些,也是有可能出現死亡案例的。

加州大學歐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的華志堅(Jeff Wasserstrom)教授指出,香港這次活動可能更接近於中國歷史上其他的學生領導的抗議活動。1919年的五四運動雖未結束軍閥統治,但確實迫使官員辭職,這點在香港仍是可能做到的,梁振英已成了眾矢之的,並且其在商業方面的行為受到了質疑。

再說第二個問題,學生們達成了任何目的嗎?一個無情的答案是——沒有,他們只造成了零售業和旅游業數十億損失。然而哪怕是不易動情之人,也會因看到香港新生代為民主事業所採取的行動而感動。數萬名香港年輕人幾乎一夜之間在政治上成長了。關於有組織抗議活動的影響(和局限),許多人都學到了重要的經驗教訓。

最後回答第一個問題,那麽香港自身呢?這畢竟是一座歷經磨難的城市。英國將它交還中國不過是17年前的事。2003年,SARS的爆發令香港經濟陷入不景氣。但香港總能恢復過來。就目前而言,它作為亞洲主要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是穩固的。

(據英國<金融時報>)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