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鐵志:香港的重生

640_6d8f0c1ff88871eab831921b3c80b46c

過去這一週,香港震撼了世界。

成千上萬人走上街頭,和平佔領街頭數日,他們面對一個非常惡劣的政府(和背後全世界最強大的專制政權),卻被國際媒體視為最有禮貌的抗議者。

這場民主運動的目標──人大常委退回關於香港政改的決定、公民提名、梁振英下台──或許很難達到,但這場運動至少在兩個意義上已經改變了香港。

第一,香港學生和民眾真正展現了人民的力量。他們不僅改變了世界以及香港本身對自己的認識,也讓北京知道不能低估香港人民追求自由、平等、尊嚴,甚至香港作為一個自我決定的政治共同體的意志和決心。

此前,即使佔領中環的呼籲者恐怕都沒有想到,到了真正佔領的這一天,人數遠超過他們想像,情勢也完全超出他們控制。

沒有人想到,會有這麼多市民自發性地佔領街頭,進行所謂的「公民抗命」;會有這麼多大學生,甚至中學生,進行大規模的罷課,在街頭坐下、入睡。

沒有人想到,在經歷了928的七八十發催淚瓦斯攻擊,人們不但沒有退卻,甚至更往前進──就是當晚午夜,民眾在原來政府總部所在的金鐘之外,自發性、和平地佔領了銅鑼灣、旺角和中環。

沒有人想到,在經過10月三日旺角香港警方勾結與縱容黑道對於佔領者的攻擊之後,人們依然流著淚,流著血(一點不誇張的形容),堅定地守了下來。

在催淚彈與瓦斯之後,是從一開始就不間斷的流言:政府會用更暴力的方法清場,並且會開槍。這類謠言,結合了六四的幽靈,不斷纏繞著運動決策者與抗爭者,許多外圍關心者勸學生快回家,以免造成流血衝突。但其實這類說法從來沒有嚇走過抗爭者──我的朋友們都是一旦聽說當晚要清場,就會更踴躍去守夜,因為他們要守住佔領區,守衛他們的民主,他們的城市。

沒有人想到,一把雨傘會成為這場人民運動的標誌。這把傘是他們對抗胡椒噴物與催淚瓦斯的防衛工具──其實928催淚瓦斯中的雨傘是一場美麗的誤會,人們帶傘是對抗前日的胡椒噴霧,他們(我們)沒預期到在那天會有如此暴力的催淚彈攻擊。

接下來,香港政府和中共還有什麼方法來對付一群有強大信念的人民呢?

第二個學生和人民取得的勝利是讓香港特區政府,或者說梁振英政府徹底失去統治正當性。

人們早說香港正在死亡,人們目睹香港的言論自由、法治精神、生活方式在過去幾年正在消失中。當第一枚催淚彈從天而降時,更多人認識這個政府的暴力本質,而當警隊縱容上千名黑道打人時,對香港人來說,警察制度也死了。

這是一個徹底死亡的政治體系。

他們只剩下自己,人民。而且,這群重生的香港公民,將更有自信、勇氣與意志去面對仍然艱困的未來。香港確實已經不是從前的香港。

當我在十月六日週一的清晨兩點走在街上,看到仍有上千名美麗青年躺在街上或者微笑看天空,或者安心睡去,或是仍然在公園中熱切地討論著,我知道,即使市民們終將撤離街頭,中環、金鐘、銅鑼灣、旺角,終將被另一批繁忙的人們、上班族、自由行陸客踩著,但這些街道上,和每一個曾在這修街頭上坐下的幾十萬香港人,已經埋下新的種子。

盼望這個城市的未來將會鋪滿新生的自由之花。

(據獨立媒體)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