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經翰:9.28民間監警初期報告

鑑於監警會至今未有就9.28事件表態,現在我以四年監警會成員的經驗,撰寫這份「9.28民間監警會報告」,務求令公眾及早得悉,事件中警務人員處理手法的問題。

身為前監警會成員,我一直支持過去享有盛譽的香港警隊的工作,但自從剛愎自用的獨夫梁振英上台後,禮崩樂壞,在希旨承風的警務處處長曾偉雄的錯誤領導下,香港警隊的專業操守、政治中立和文明形象均屢創新低,令人慘不忍睹。

最為人詬病的,就是警方出現愈來愈多的選擇性執法劣行。對民間批評政府的反對力量,往往特殊對待,或秋後算賬,或使用不適當的武力對待,或諸多留難;相反,對梁政權縱容的「愛」字頭組織,甚至一些明顯屬於不法分子的社團人物對示威者蓄意干擾,甚至威嚇的言行,卻往往網開一面,視而不見,甚少依法執行應有任務,維持必要的社會安寧和公共秩序。

今次於9月28日針對佔中行動採取的處理手法,濫用武力,大量使用胡椒噴霧和投擲八十七枚催淚彈,造成暴力清場的不堪局面,惹起社會廣泛關注,民眾嘩然,國際側目,不但令梁振英政權敲響喪鐘,同時亦喚醒了政治冷感的廣大市民。

9.28的處理手法,已充分暴露香港警隊高層違反政治中立、毫不專業的重大缺點,徹底摧毀香港警隊數十年來辛苦經營的形象和信譽,令人深感痛心和憂慮。有鑑於此,我雖然被梁振英免去監警會成員一職,但亦自覺應該履行公民責任,把我所見所聞及有關批評和建議,詳列報告,供有關當局和公眾參考,引以為誡。

警方突增人手

佔中行動原定10月1日在中區遮打道舉行,上星期一開始,只是大專學生宣布罷課一周,中學生則準備於上周五罷課一天。罷課第一天在中大校內舉行,第二天移師添馬公園,由上周二至周四,一直相安無事。觀察所得,警方派駐現場監察和戒備的警員出奇地少,與集會舉行的規模完全不成比例,更不符合過去處理同樣活動的做法;上周四集會後,學聯宣布遊行至禮賓府向梁振英抗議,警方才突然增派人手,保護行政長官。

不過,上周五學民思潮發動中學生罷課當日,氣氛便明顯截然不同,日間已突然見大量警員駐守現場,以及不少警車包圍政總和立法會大樓,晚上派駐現場的警員和警車更愈來愈多,包括有防暴裝備的警隊,令人不明所以,懷疑警方是否未卜先知,預料衝突行將發生。

晚上十時五十分左右,學聯主辦的集會行將結束,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瞥見有人有所行動,乘勢號召支持者「重奪」公民廣場;警方登時大為緊張,立即由武裝警員築成人牆阻擋,並在未預先警告下即向學生和民眾噴射胡椒噴霧,造成場面極度混亂。

迫民眾擠在街頭

公民廣場向來都是公開的集會用地,過去學民思潮發動的反國教運動,亦曾長時間「佔領」公民廣場,警力一直克制容忍,何以今次大、中學生要「重奪」公民廣場,卻受到截然相反的對待?理論上,學生民眾在廣場集會,肯定比在修路期間的添美道安全和較易控制。警方捨易取難,迫令集會民眾擠擁在街頭,造成阻塞交通的問題,令人費解。

視學生為悍匪

當晚造成場面極度混亂的原因之一,是黃之鋒被四名警員強行抬走,且被其中一名刻意扯走眼鏡,事後亦無歸還。粗暴的執法方式,刺激在場學生和民眾起哄,造成衝突,警方不專業的處理手法,實有以致之。

黃之鋒及其他兩名學生領袖岑敖暉和周永康於拘留期間,均受到不合理的對待。有病的岑敖暉甚至不准食藥,身體健康嚴重受損;黃之鋒被押返家中搜查所謂證據,所受對待形同悍匪,實在不知是何道理?在律師陪同下進行了四度問話,保持緘默,黃之鋒仍被拘留超過四十小時,其後申請人身保護令得直,法官判決時指出毫無必要,令人懷疑警方的處理手法,完全背離專業,並訓示盡快釋放岑、周兩人。

管理人流不尋常

上周日特首梁振英連同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保安局局長黎棟國、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召開記者會後,未幾(下午六時左右)警方便發放催淚彈驅趕群眾。按照事後所悉資訊,是否必要實屬成疑。原來,據在場觀察的獨立評論人協會成員劉銳紹報道,當日四時左右,民眾正源源不絕由金鐘海富中心經天橋往添馬公園進入會場,當時場內人數未滿,但警方已即時封鎖,不准市民進入,結果造成過萬民眾滯留在對面的海富中心,最後因過擠關係,人群被迫走出馬路,集結在添美道入口,讓警方有藉口驅散民眾。如果警方讓民眾有秩序進場,以添馬公園連同政總和立法會大樓前面一帶空地至龍匯道,空間應可足夠容納過萬人數,警方異乎尋常的管理人流手法,意圖何在,不能不令人有所懷疑。

無理沒收音響器材

過去警方管制公眾集會和維持現場秩序,多與主辦單位攜手合作,避免群眾受情緒牽動言行過激引致場面混亂。但上周日早上,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劉慧卿、張超雄連同楊森、鄭宇碩在龍匯道運送廣播器材進入會場不但被警方扣押,更被拘捕,原因令人費解。音響器材完全有利主辦單位搞手控制現場,避免不必要的混亂和躁動,警方竟然不准聲稱以和平非暴力進行集會的主辦單位利用音響器材控制場面,一反過去的專業做法,目的何在,實令人難以明白。

濫射催淚彈

為了清場和驅趕民眾,警方除了大量使用胡椒噴霧外,更投出八十七枚催淚彈,絕大部分事先均沒有提出明確警告(包括舉牌後有足夠時間讓群眾疏散和以廣播讀出口頭警告),而是一舉牌即投擲催淚彈。其後,大部分催淚彈都是投向圍觀和舉手示意並無阻擋警察意圖的民眾,濫用武力的意圖,彰彰明甚。

展示「開槍」警告

周日當晚,一直有流言傳出警方會開槍驅趕群眾,有演藝學院學生證明在場警員向她勸喻,表明十二時後警方會荷槍實彈平亂,要求她們盡快離去。我們雖然明白這極可能是警方的心戰,目的旨在促使民眾盡快離場,但多個傳媒已清楚拍攝到警方展示「開槍警告」及防暴隊用槍指向民眾,若警方一如特首梁振英深夜文告聲明不會開槍,那些警員實屬違例,應該受到調查,並向公眾合理解釋。

向救護站射催淚彈

警方暴力鎮壓期間,竟向坐滿受傷市民的救護站發射催淚彈,並阻撓現場義務醫護人員進行救護工作,不但嚴重違反國際慣例和專業操守,更違反人道,只會予公眾警方刻意傷害示威民眾的負面印象。四個不同醫護人員組織,包括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前線醫生聯盟、香港護士協會、一群為9.27、9.28集會提供人道救援的醫護人員及香港藥劑師工會譴責警方阻撓及粗暴對待義務醫護人員。

防暴隊曾舉牌警告開槍,但其後解釋可能誤舉,有關藉口匪夷所思,根本不能接受。

鎮壓手法沒必要

總括而言,今次警方處理佔中行動的手法異乎尋常,完全有別於過去的慣常做法,近距離向手無寸鐵的民眾濫用胡椒噴霧及發射八十七枚催淚彈,並無必要,毫不專業,絕對不可接受,並且違反人道,實有愧負香港警隊過去曾經享有的盛譽。

現時發表聲明譴責警方濫用暴力,使用過度或不相稱的武力的專業團體和公共機構,已有四個專業醫護團體、大律師公會、香港外籍律師公會、香港藥劑師工會、香港大學,相信加入譴責的團體會陸續有來。

香港警察一定要認真檢討今次9.28的處理手法,深入調查,追究有關責任,並積極提出改善措施,確保在未來處理相同大型民眾集會和遊行示威時,能夠以專業、冷靜和合理的方法,疏導人群,維持秩序,保證社會正常運作。

最後,謹向大部分盡忠職守、聽從上級指揮的前線警務人員致意,但你們必須清楚知道,參加集會示威和圍觀的民眾並非暴民,完全沒有必要對不作任何反抗的普通市民用武力對付,曾偉雄實在太過難為你們了。

現時監警會的公信力已受到質疑,曾偉雄在「勞警」時聲言警察「完全冇做錯」,除與社會大眾的普遍看法相違背外,令投訴警察課有多大自由度就投訴作相反意見存有疑問,並已影響到原來的投訴機制的有效運作。要求梁振英政權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9.28事件是奢望,目前唯一可以做事的,只有立法會,後者要盡快成立調查委員會,對事件展開深入調查,完成報告,向公眾清楚交代。

(据2014年10月3日信报)

本文发布在 公民文献.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