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记者被关进看守所之后

褚朝新注:作者陈宝成,曾是我在新京报工作时的同事。他后来去了财新《新世纪周刊》,2013年因带领乡人抵抗非法强拆被送进了看守所。出看守所后,他写下此文,原题《人生沧海,无论什么事情都要放下》。

 

人生沧海,无论什么事情都要放下

 

人生沧海,无论什么事情都要放下。听到这句话是在2013年10月,当时我被羁押在山东平度看守所。

那时看守所的生活比较枯燥,身边只有上下册的《西方哲学史》和《论语》、《孟子》以及徐晋如兄的《胡马集》。于是读书之余,偶尔也看看电视。就这样,看到了央视播出的台湾电视剧《芳草碧连天》。

这部电视剧讲述的是台湾一户人家三代人的故事,时间跨度从民国初年的日据时代一直到20世纪九十年代。故事的女主人公陈阿罔(杨海媚饰演)一生操劳,其人勤劳、善良、宽容,多能忍辱负重,从而在动荡岁月中维系着一个大家族的生存与体面,期间的风风雨雨足可以写一本书了。

许多故事已经模糊,但最让我难忘的就是,在第三十集陈阿罔临终之际,向最不放心的孩子做最后的交待时说:“人生沧海,无论什么事情都要放下。”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有“灵魂深处爆发革命”之感。当时,我因为依法集体维权而和乡亲们被捕入狱,失去自由已近两月。就是这句话促使我思考,我是不是也该放下了?

奶奶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是她把我带大,没有她就不会有我们整个家族的存在;她的一生几乎和陈阿罔一样历经风雨沧桑。她老人家在世的时候,我曾经问过她,是愿意上楼还是愿意留下。老人家很聪明,委婉地告诉我:“我从来到这个家的那一天(民国二十四年),就一直住在这里。”我听明白了,老人家不愿意离开故土,搬到那些非法建设的楼房中去(尽管伯父家上了楼,老人家不得不按照赡养协议一家住两个月),于是暗下决心,守住此土。

2013年1月30日,九十七岁高龄的奶奶寿终正寝。千里奔丧的我,还没有从失去至亲的巨大悲痛中回过神来,就在当天夜里和第二天连续两次在平度遭到恶人飞车袭击和殴打。不过这反而坚定了我的信念,在奶奶的棺椁走到我家的房子和田地时,我两次俯首跪拜,并发誓全力恪守诺言。

后来发生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我和那些坚定于依法维权的乡亲们,因为“7·4”非法暴力强拆事件而遭人构陷入狱。

在被羁押的近两个月中,陈阿罔这句话似乎专门就是奶奶说给我听的:为了守护家园,我和妻子曾与死神擦肩而过;为了守护家园,我和乡亲们备受折磨;为了守护家园,我不惜付出全力;为了守护家园,我和陈青沙已入狱两月……我想,如果奶奶和列祖列宗在天有灵,他(她)们一定会为我们骄傲,也一定会为我们心疼的吧?

浮生若梦,沧海桑田。斗转星回,时移事易。回首前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无怨无悔呢?我想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坚定信念,全力以赴。当竭尽全力仍不能改变局势时,要学会放下,仍不失男儿本色。而如果力有所逮却自我放弃,将遗恨终生。

“人生沧海,无论什么事情都要放下”。借此与我的学长、律师浦志强先生,我的朋友许志永老师、贾灵敏老师、曹保印先生等诸位共勉,我相信你们的信念比我更加坚定,你们的勇气比我更能担当,我预祝并期待你们早日有尊严地获得自由。

陈宝成
甲午年九月初八日,适逢中共建政六十五年,于京畿故地网易邮箱手机版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