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悔之:请教王伟光院长,谁是“反动阶级、反动派”? 

尊敬的王光伟院长您好:

拜读了您的杰作《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后,尤其是看到“人民民主专政作为政治手段、阶级工具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压迫国家内部的反动阶级、反动派和反抗社会主义的势力,对蓄意破坏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各种敌对分子实行专政”的字眼后,咱耳边如同响起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的最高指示,顿时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燃烧起熊熊的革命激情……

为何“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燃烧起熊熊的革命激情?”乃是因为:时隔四十多年后,咱,当年的红小兵小将,再次看到“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伟大曙光喷薄欲出……又似乎感到:“人民大众开心之日,就是阶级敌人难受之时”的一天很快就要再次到来,无产阶级翻身之日就近在眼前了……

是的,当今中国,确实如王院长您所说:“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番说,真说到亿万无产阶级劳苦大众心坎上去了:本来,社会主义讲的是共同富裕,然而,总设计师同志却号召“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结果呢?“一部分人”是“先富起来”了,但“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之后,却不遵总设计师同志的旨意“带动大家共同富裕,”而是办起血汗工厂,像马克思大叔笔下的万恶资本家那样从广大无产阶级劳苦大众身上榨取尽情地、随心所欲地“剩余价值”来。谚曰:“辛辛苦苦几十年,一觉回到解放前!”正因为如此,王院长您高瞻远瞩地指出:“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凭这句话,中国无产阶级劳苦大众就要衷心拥戴您!时下不兴喊“万岁”了,就允许咱代表中国广大无产阶级劳苦大众叫一声:“王院长乌拉”吧!

所以,看到您呼吁要“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又强调阶级斗争,作为一位赤贫如洗的无产阶级,作为一位如假包换的“人民”,怎不“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燃烧起熊熊的革命激情?”——因为在文中您再三解示:“人民民主专政”就是“无产阶级专政!”既然讲“无产阶级专政,”讲阶级斗争,到时,不但马云、王健林、马化腾、李河君、宗庆后、李彦宏、严介和、严彬、刘强东、梁稳根、王石、潘石屹、陈光标这些靠榨取无产阶级“剩余价值”发家的千亿级、百亿级的资本家同志逃不脱无产阶级专政的天罗地网,傅成玉、周吉平、陈同海、王天普、李华林、王宜林、李小琳这些年薪动辄数百万、上千万的红色掌柜,以及那些“死不改悔的走资派”们,也难逃脱阶级斗争的铁拳!……想到这,更情不自禁两眼放光、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恨不得一场轰轰烈烈的阶级斗争运动明天就到来。

然而,令人沮丧又令人气愤的是:近日太多网络刁民在网上痛骂您是“文革余孽!”不少人还信誓旦旦、言之凿凿说您是漏网的“文革三种人!”更可恶的是,咱还看到一位网络刁民甚至公开在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上呼吁要中纪委严查您。请看:

“王伟光违反政治纪律,公然鼓吹阶级斗争为纲。他公开发文说:今天,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主线索’,就是纲。请中纪委严查!”

纵然这样,他仍怕不能置您于死地,还特别加重了语气:

“有一位社科院院长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公然否定邓小平理论,否定党的基本路线,鼓吹阶级斗争为纲,太令人震惊了!!!强烈要求中纪委严厉查处王伟光!”

看到这位网络刁民如此胆大包天,本人十分气愤,决定像外交部发言人一样代表中国人民声援、支持您一把。然而,当扶正老花眼镜认真看清这位大胆刁民的名字时,却倒吸口凉气:“王占阳,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政治学与公共管理教研室主任、教授、博士后导师,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特约研究员。”

王院长:王占阳这人您认识吗?一个小小的教授,怎能如此猖狂,竟敢向中纪委举报,要严查您呢?即使要举报,也要按严格的组织程序,不能像那些动辄越级上访的刁民一样搞越级举报那一套嘛!如此行为不但“违反政治纪律,”更违反组织纪律,用心险恶无比!

好在“树正不怕月影邪!”——凭王院长您的出身:“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39团战士、会计、文书、团政治处干事、连指导员、团党委委员,”一位光荣的工农兵学员出身的党校博士,鄙人绝对相信您无论是经济上还是政治上都是过得硬的、人民信得过的好党员,好干部!——在太多“人民公仆”动辄弄个几百万、几千万,乃至几个亿的今天,您是绝对不会跟他们一般见识的!顶多也就一年搞几个课题费,名正言顺地弄个十来万、几十万补贴一下革命家庭!——十来万、几十万,就是一位领导过生日、生病或重大节日收的“利是钱”,就是资本家同志招待领导的一顿饭钱,就是土豪们一次斗富的花销!还不够有些领导同志养一只金丝鸟呢!所以,本人深信经济上您是绝对大葱拌豆腐——一清二白的!纵然组织上要查您是否有经济问题,在遍地是大老虎的地盘上,您充其量也就一只黑黑胖胖的小老鼠——在村官动辄也贪几百万、几千万的地盘上,一年弄个十来万、几十万不是只黑黑胖胖的小老鼠是啥?郑重声明,前面这些只是假设,千万别以为咱是变相要求中纪委查处王院长您是否有学术腐败问题。

至于什么“违反政治纪律,”就更可笑了!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您的社科院是发明真理,鉴定真理,决定真理的。因而其实也是制订政治原则的——该不该抓阶级斗争,新时期的阶级斗争属性是啥;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啥叫公有制,啥叫私有制;谁是人民,谁是敌人,谁是反动派,还不是王院长你们说了算?!所以,说制订政治原则的王院长您“违反政治纪律,”不但政治上太嫩太幼稚,也太不懂特色中国的政治常识了!

不过,对您的高论,鄙人也有太多困惑、存疑之处。比如您说:“人民民主专政作为政治手段、阶级工具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压迫国家内部的反动阶级、反动派和反抗社会主义的势力,对蓄意破坏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各种敌对分子实行专政!”这里首先想请教:啥叫“人民民主专政?”

您解释说:“人民民主专政”就是“无产阶级级专政。——这解释开始让咱这位赤贫如洗的无产阶级心花怒放,但细细一想却很困惑,也有些忿忿不平:既然“人民民主专政”就是“无产阶级专政,”顾名思义,当今中国,谁是“无产阶级”呢?应当是数亿背井离乡到城里打工的农民兄弟和城市的底层工人,不会是经常在人民大会堂与党和国家领导人欢聚一堂的马云、王健林、马化腾、李河君、宗庆后、李彦宏、严介和、严彬、刘强东、梁稳根、潘石屹、王石、陈光标这些身家过千亿、百亿的资本家同志们,不会是傅成玉、周吉平、陈同海、王天普、李华林、王宜林、李小琳这些年薪动辄数百万、上千万的国企大掌柜,不会是赵本山、宋祖英、倪萍、冯巩、冯小刚、杨澜、黄宏、张艺谋、邓亚萍、姚明、刘翔这些“不差钱”的笑星、歌星、影星、导演、体育大腕们,当然也不只是王院长你们这些“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的骨干们吧?——相信王院长不会连这个也玩赵高先生那一套吧?

既然如此,当今中国究竟是谁“专”谁的“政”呢?——全世界人民都知道:每年“两会”,都是马云、马化腾那些资本家同志们,傅成玉、周吉平那些国企大掌柜们,还有本山大叔、老谋子和倪萍姐姐那些不差钱的大腕们,以及你们这些“先锋队”的骨干们在人民大会堂代表十三亿中国人民庄严地玩“全体举手一致通过”或“全体鼓掌一致通过”那一套的啊!咱们亿万无产阶级呢?有几个人也有权坐在人民大会堂举手或鼓掌的???

王院长,您不会说郭明义大哥就是中国工人阶级的代表,申纪兰阿婆就是数亿贫下中农的代表,胡小燕就是中国农民工的代表,他们分别代表中国亿万无产阶级吧?即使这样,全国大约有三千名人大代表,几十名、几百名代表无产阶级的郭明义、申纪兰、胡小燕们,占代表名额的比例是多少,马列主义专家的您,不会连“阿婆算”都不会,硬说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了吧?何况,郭明义、申纪兰、胡小燕他(她)们是否“无产阶级”,恐怕王院长您是瞎子吃汤圆——心中有数吧???

退一万步而言,三千名人大代表,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像本人一样的赤贫如洗、如假包换的无产阶级,“全体举手一致通过”和“全体鼓掌一致通过,”就“无产阶级专政”了?

接着要请教王院长的是:“国家内部的反动阶级”指的是谁?当今咱们这个特色国度,马云、王健林、马化腾、李河君、宗庆后、李彦宏、严介和、严彬、刘强东、梁稳根、潘石屹、王石、陈光标不叫资本家,叫“人民企业家”了;地主不叫地主,叫“种植大户”或“养植大户”了。昔日的专政对像,早成了“人民中的一员”——要么光荣入党,要么作人大代表,要么作政协委员了。理所当然不会是“反动阶级”了吧?

傅成玉、周吉平、陈同海、王天普、李华林、王宜林、李小琳这些年薪动辄上千万、数百万、几十万的国企大掌柜们,虽然黄金美钞欧元日币房子车子“大大的”,然而人家都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的骨干,肯定不会是“反动阶级”吧?

赵本山、宋祖英、倪萍、冯巩、冯小刚、杨澜、黄宏、张艺谋、邓亚萍、姚明、刘翔这些“不差钱”的笑星、歌星、影星、导演、体育大腕们呢?不但出身人民队伍,成大腕后,不但黄金美钞欧元日币房子车子“大大的”,还纷纷涌入人民大会堂“参政议政”了,同样不会是“反动阶级”了吧?

四十年前最反动的“臭老九”们呢?在“不听话就不给开饭”的既定国策雷打不动的大环境下,早就乖乖地与国家保持高度一致,与宋祖英将军一起,每日高唱“天天都是好日子”的主旋律了。当然也不会是“反动阶级”了吧?

而王院长你们这些“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的骨干同志们呢?虽然“绝大多数是好的和比较好的,”但从“极少数”腐败分子惊人的财富来看,“钞票大大的”、“房子大大的”、“车子小小的”不会是少数,剩下的当然也是“不差钱”一族,但你们是领导无产阶级的,更绝不可能是“反动阶级”吧?——这世上有把自己划成“反动阶级”的吗?国际玩笑嘛!

王院长,您不会把咱们这些不甘三餐能吃饱,下雪天基本不会冻着的无产阶级——最有可能成为大泽乡乱民的阶级,当成是“反动阶级”吧?想到这,不禁倒吸口凉气……

下来想请教王院长的是:谁是“反动派?”您不会是指那些一边骂美帝、骂“西方那一套”、骂普世价值,一边将老婆孩子美钞欧元日元加币偷偷送到美利坚澳洲加拿大送,每日鼓吹自己也不信的宇宙真理,戴一天乌纱帽闯一天钟,“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的人民公仆们吧?更不会是指那些每天念叨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恨不得与朝鲜金正恩同志比比谁更社会主义的乌有之乡革命干部群众们吧?——况且,发明真理、鉴定真理、决定真理、制订政治原则的王院长您似乎就是这个大本营中的旗手啊!……莫非您说的“反动派,”是过去主旋律曾经点名的“五种人”:维权律师、弱势群体、异见人士、意见领袖、地下宗教?

想到这,更不寒而栗起来……

(据2014年9月27日李悔之微信公号)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