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报社论:北京团队愧对邓小平的一国两制

自二十八日傍晚至二十九日凌晨,港警几十波的催泪弹未能驱散街头的抗议群众,香港自此进入官民街头对峙局面。但这却不是港版的天安门事件,因为香港不是高悬毛像的天安门所在之地。

香港占中事件与天安门事件,皆是人民争取民主的行动,且均以学生为主体,但两者多所不同。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凌晨,解放军以坦克驶入天安门广场清场,学运领袖当天即四出奔逃,难以计数的参与者顷刻间就销声匿迹,延续两个多月的「民运」就像一场梦般地立刻翻了页。但是,北京毕竟不敢用坦克及达姆弹对付香港人,民众撑过了二十九日凌晨的压制和驱离,参与者不必逃亡,「真假普选」的争议也会继续下去。在天安门事件,北京可以在形体及议题上一夕「消灭」抗争者;但在香港,抗争者的形体及议题不会消灭,而且可能继续放大。

「一国两制/高度自治」,始自邓小平对香港的承诺;但北京团队竟将一国两制处理成今日这种惨烈的局面,是愧对了邓小平。基本法固称特首选举由「提名委员会」主持,但并未排除「公民提名」,更无「爱国爱港」的政治筛选。所以,北京其实可以用政党提名、选民连署及「最低得票门槛保证金」等方式来节制参选浮滥,再加上「绝对多数制」的规范,以香港与大陆的依存关系,如此应当就能避免走偏锋者参选浮滥或胜出。北京理当有信心在香港维持一个护守中港和谐关系的过半主流民意,但是北京却愚昧地欲以「提名委员会」的「落闸筛选」手段来操控特首选举,竟使「程序正义」成了争议焦点。一、这明明是一个行不通的选择,但北京团队却选择了此策。二、这原本是可以避免的政治灾难,但北京却自己挖坑跳下。至此,不但北京当局成了「一国两制」的背信者,更使「一国两制」的精神和发展性大打折扣。而「一国两制」无疑是邓小平一生最重要的政治成就之一,如今却毁伤于北京团队之手,北京诸人能不愧对邓小平?

香港大学生于九月二十二日开始罢课当日,习近平在北京接见董建华、李嘉诚等港商代表,重申「一国两制的基本方针不变」;二十六日接见台湾统派团体,又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方针」。两场会面,皆是在为香港抗议情势的升高作准备,两场会面亦显示北京知道「一国两制」是台港共通的议题。香港动了,想要镇住台湾。香港情势升高会牵动台湾,是必然的发展;但习的「一国两制」谈话在台湾引起了相当负面的反应,甚至可能影响台湾十一月的选举情势,却恐是北京幕僚失算之处。在香港「一国两制」触礁之际,北京竟对台强调「一国两制」,这是何种政治思维?

可见,这一切均出自政治思维高度的问题。北京若以为可以用处理天安门事件的手法来处理香港情势,这显然是一思维误区。再者,北京以「提名落闸/政治筛选」的手法来处理特首普选,使得「程序正义」成为港中争议焦点,这更是因小失大。又如,此次香港民众集会政府总部,但港警为阻挡群众进入,却将民众分隔在八处现场,反而扩大了冲击,这也是治丝益棼。尤其,习近平接见台湾统派团体,放出「一国两制」的强硬谈话,更形同引香港的火烧向台湾。由于政治思维的高度不够,反映了北京团队不但不懂民主政治生态,甚至到了不知本末及利害的地步,以致非但无法灭火,反而是抱薪救火。邓小平「一国两制」的这盘棋被北京团队下成这副模样,怎不愧对前人?

邓小平所提「一国两制」的神髓,在于大陆与香港实施「两种制度」,这应是一国两制在发展上应当遵行的轨辙。但北京似乎想用操控大陆村官选举的方法来操控香港特首选举,这就摧毁了「一国两制」的精神及发展性。至于谓欲在台湾实施「一国两制」,更除非「一国」是「大屋顶中国」,「两制」是「两岸交战政府转为分治政府」,又岂有可能教台湾人民接受?而当台港两地民间因反对「一国两制」而形成唇齿关系,这正是北京咎由自取。

香港在「一国两制」的失败并波及台湾,不但显示了北京团队脱离台港民意太远,甚至也可说北京团队亲手毁伤了「一国两制」的发展性,愧对邓小平。

(据2014年9月30日台湾《联合报》)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