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野:武警过境镇压才不是爱国爱港

“香港哭了”、“占中失控”、“警方清场”、“金钟变战场”、“泪弹横飞”,9月29日出版的香港报刊头版尽是哀叹和愤懑。继“香港乱炖”和“北京摊牌”之后,香港热议已久的“占中”终于在一片混乱之中发动了。顷刻,香港烟雾腾腾,“鸡飞狗走”。早有准备的示威者与早有准备的警方,进行了一场早有准备的“冲突”。最过瘾的大概是摄影记者。一边是防暴头盔、催泪瓦斯、胡椒喷雾,一边是雨伞、口罩、护目镜,香港绚丽的夜色中却是一片战火狼藉,一部真正的港产片。然而更多的人在问:香港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文质彬彬、在百年殖民环境下已经学会忍受的香港人一夜之间变成“暴民”?以至于内地自诩的舆论“城管”《环球时报》要请出武警过境镇压。

从前线记者发回的现场图文报道和组织情况,比如设备的分发、口号何时由何人带领等细节来看,这次示威并非临时起意。时下,虽然事态正在走向平稳,不会演变为外界所担忧的“港版六四”,但是为驱散示威者,警方多次施放催泪弹并安排力量支援的做法,却还是饱受诟病。相应地,学联“切记注意安全”的叮嘱以及呼吁“立即撤离现场”的做法,显然在第一时间占领了舆论和道德制高点。

乱局之下,北京已经删除了社交网络上所有有关“占中”的信息,各种小道消息和阴谋论自然有着广泛的市场。阴谋论者揣测,这是特首梁振英的政治伎俩,因为香港普选方案最终通过与否,最大的利益相关方非梁振英莫属。虽然在人大接连落了三道闸之后,梁振英作为“爱国爱港”乃至爱党派确也表现出了足够的支持态度,但也可能只是面子工程,毕竟一旦普选通过,其能否坐稳特首的位置决定权就握在了香港民众手中。唯一可行的做法,就是让事态扩大化,让普选中途流产,且达至这一目的的方式和手段需要秘而不宣。尤其是当梁振英完全可以采取更为温和、理性的做法时,他却做了最为冒险和激进的决定来看,这也让阴谋论有了进一步散播的空间和市场。后来激进民主派逼迫梁振英下台的呼声,也大抵循着这一论调而来。

抛开阴谋论,带有民粹性质的《环球时报》,在保持以往自信的基础上,比如断言香港抗议者输局已定的同时,还不忘继续火上浇油。在香港乱局未定之时,该报即借武警政治学院副教授王强之口,扬言要在必要时出动武警部队进行支援。按照王教授的学院派论点,武警参与香港安保没有法理障碍。一方面,香港地区有人打着“争民主”旗号进行的特区首长产生方式之争,正在接近事件性质演变的拐点,反华势力内勾外联争夺特区管辖权的图谋更加赤裸,发生这种损害国家根本利益的事件,任何主权国家都不可能无限容忍,通常都会依照法律以强制力量进行干预,并且会根据事态大小决定介入方式;另一方面,以武装力量介入国家行政管理,确保宪法得以执行,是现代国家的通行做法。武警部队根据中央人民政府命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武装警察法》在香港地区遂行平息骚乱、恢复社会秩序等安全保卫任务,合理、合法。所以一旦香港占中事态有变,香港警队恐难心有力从,而此时,如果得到武警部队的支援,香港社会早日恢复稳定就有了更为可靠的保障。

显然,《环球时报》连同王教授一起,都将香港问题简单化和理想化了。正在“乱炖”的香港,远非简单地依照国际惯例或者法理可以盖棺的,理想政治与现实政治之间的差距,以及现实政治中存在的各种变数,也是无法提前预判的。尤其是当民众已经走上街头,情势一触即发,稍有不慎,香港中环就可能成为另一个八九风波下的天安门广场。庆幸的是,中环不是天安门广场,“占中”也不是八九运动。值此敏感节点,身为党报子报的《环球时报》还在为这种好战派提供发声平台,还在为香港事态走向扩大化火上浇油,这不得不令人扼腕叹息。如此发声,究竟只是为博得公众眼球,还是真的认为出动武警部队以武力镇压是为香港好?

说到如何才是真的为香港好,行政会议成员罗范椒芬的公开呼吁显然要比出动武警更值得借鉴,虽然前者并没有“出动武警”来得刺激和带感。按照罗范椒芬在港台节目中的表态,已发生的事已经发生,包括政府和年青人在内的所有人都应该作出检讨,但现在必须恢复冷静,避免互相指摘。同时呼吁大家恢复理性平和,以爱与和平争取民主。至于警方是否有滥用暴力的问题,施放催泪弹等做法是否过于暴力,应交由监警会评估和处理。概而言之,该归法律管的交由法律管,民众需要做的,只是抱持着“让香港更好而不是更坏”的大前提,恢复理性平和,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而不是暴力和流血。现如今,因为“占中”导致的交通瘫痪、学校停课、中学生穿校服静坐、大量店铺关闭等等,定然不是对香港好。期间,大学生自发成立医疗队、自备垃圾袋以及运送物资等,虽然姑且可以看做是“占中”过程中尚可循迹的正能量,但是在眼花缭乱的催泪瓦斯前,又有多少人会去关注?

与罗范椒芬一样持着理性态度的政务司长林郑月娥,与其说在呼吁政府真心诚意聆听市民诉求,毋宁说是间接地重新界定了“爱国爱港”的标准,因为“爱国爱港”不是一句口号。对示威者而言,确实有个别人士有一份真诚想把香港建设成更好的美好愿景;对政府而言,如果感受到了这份“爱港”之情,不是用强硬态度对待或服务他们,而是必须在一国两制方针之下,按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以及有关制框普选特首。

香港民众之外,中央和港府也应该做好切割处理,有效避免一刀切带来的局势扩大化。从当下事态来看,香港占中并没有闹到不可开交,退一步还是可以海阔天空的。那么在海阔天空前,中央和港府的态度就显得尤为重要。“占中”已经旷日持久,港府定然已经做了最好的准备和最坏的打算。最好的准备在于,随时准备出动警力,以最为简单粗暴的行为平息事态;最坏的打算在于,一旦“占中”走向扩大化,变得不可控,那么稳定将压倒一切,示威者稍有行动,港府都将以最坏的打算应对之,即便此次“占中”并不需要这样大费周章。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港府之所以过度管控,可能是长期拉锯战后的“早有准备”,也可能是忧心忡忡于事态背后的敌对势力。如果是后者,那么则是另一种让亲者痛仇者快、另一种火上浇油了。

(据2014年9月29日多维新闻网)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