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在自由之邦反对母国民主的人 

冉按:今天的海龟与民国的海龟,在精气神上相比之不堪,实在令人太息久之。同样的,有些移民自由之国的人,享受着安全,然后又回中国与官方勾结做生意,便歌颂中国是如何的好,且声称不能搞民主。这样吸血的蚂蝗可谓不少,有的甚至充当五毛的角色,来搅混水。我七年前对此就有回应,今天贴出来,让不曾看过的朋友们看看。2014920日于成都

 

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大批的国人要么移民国外,要么到外国留学,由于我们的人口基数庞大,因之人数也算可观。单说留学生的择科选系比例,这里面以学理工科、以及实用技术为主的人甚多,像陈寅恪、傅斯年等先生那样“不读学位,只读书”的留学态度固然稀如星凤,就是像胡适先生完全凭着自己的兴趣,从实用的农业科学转习哲学,也不可谓多。至于像胡适先生一样,留学不仅是学知识,而且关注美国彼时的大选,深入美国人民的生活,从中经受民主自由的训练,习得民主自由之精义的人,亦可谓屈指可数。

现今出国留学的一些人,不仅只重分数,只要毕业,不问其他。到了国外几年,对国外为何如此能吸引我们去留学的原因一无了解,对所在国始终处于隔膜状态,对在国内所受党化教育、奴化教育而导致的浆糊脑袋,并没有认真的清理,更不用说培养自己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留学中的清醒分子,善于思考,坚定不移地把任何专制政权都当作自己对手的人,固然也是有的,但就我所遇并不多。另外,尚有些洁身自爱的归国人员(包括在海外的人,以及身在海外帮助和关心中国民主事业的人),这样的人肯定也不少,但我就不拿他们作例证分析了。换言之,值得表扬的海龟及国外的中国人,我就不例举了。现就我遭遇所及,将我不认可的留学归国人员,以及在国外的国人包括一些港台地区的人,略作说明,可大致分为几类:

:只读学位,不读书,更不懂得所在国的制度运营,以及民主为何物。除了学位,基本上还是个党化教育、奴化教育的坯子,没有任何改变。但洋学位回来,是很实用的。这样的技术型海龟可谓不少。这样可以创造一些物质财富,除此之外,不会有更多的贡献。

:有些人虽然从表面上看到了民主自由的好,但只要回到了中国,就拚命地赞美现有专制是如何的好,还说现有政策好到使我们留学回来的人,真想大干一场。这些人知道民主的好,为何拚命赞美现有专制呢?那是因为他深知搞比傻表演更能带来实际的利益,不管这实际利益里面有多么肮脏的因素。

:生吞国外的东西,不顾环境,不揆时势,以在国外的边缘姿态,来个“与众不同”的“研究”,切入专制社会的主流,向专制政府献媚。这方面可以以崔之元为主。崔之元虽然懂得一套西方学术话语,但我认为他基本上食洋不化,好像不曾生在中国一样。他似乎比国外的汉学家更不懂得几千年来中国的积习,以及它背后的文化氛围之形成。他谈鞍钢宪法、文革的情形,在我看来,与实际情形相去甚远。当然他这种学术研究的自由,在美国无疑是有保障的,在中国更能受到官方的欢迎。

:在民主之国骂民主当然是你没有风险的权利,但你身在自由之邦却大赞专制是如何的好,至少是不够厚道。这几年的李敖为什么倍受争议,就是他生活在民主的台湾,却不停地为大陆专制政府赞歌,这便是他令人诟病的地方。明眼人都知道,专制政府所统治的大陆地区是他书籍及相关延伸性产品巨大的盈利市场,这才是他为什么赞美专制政府的原因。一个人以自身利益为重,固然可以理解,但你是个靠生产文化靠言论吃饭的知识分子,恐怕就只能不客气的批评你了。但像李敖这样丧失其作为知识分子的超越性,以及做人底线的人大有人在。

:自己享受所在国的民主,反对自己母民的民主。说什么民主是如何的会让中国出乱子,说什么中国人的素质不配获得民主。我昨天在阅读陈光先生的一个帖子《中国有没有民主自由的条件》(http://www1.tianyablog.com/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783428&>http://www1.tianyablog.com/blogger/post_show.asp?BlogID=783428&;PostID=8880618&idWriter=0&Key=0)里,看到一位名叫马格里的兄台的回帖,十分好玩,他自称在新西兰生活十五年了。他的一些见解之不堪,让我感到不经民主训练,直接领受民主自由果实,在一些没有慧根的人身上的具体体现。下面是我在那一帖里的跟帖,以及与他的辩论,兹录下来,让大家自己看看,也算百闻不如一见。我与他对话后两点印象特别深,一是民主自由的建设与素质有关,但不是决定性因素,比如马格里的素质在我看来就不高,他也能参与搞民主,至少是领受民主自由的果实,不会因为他素质较差而破坏了民主自由,这反过来说明没有素质就不能搞民主,是说不通的;二是,他去国十五年,居然还有母国“伟光正”的光荣遗存,喜欢用一种非此即彼,充满敌对的方式来对待不同意见,好像他不曾在新西兰生活过一样。这个案真是太有趣了,值得有闲时好好分析。

:感谢陈兄的数据。那些说中国不适合实行民主国情的人,无非是为了自己从中攫取他人的利益,更方便罢了。民主说到底是诸种利益的博弈。

马格里LZ所用的资料可靠吗?前段时间国外有很多对比中印的文章,结论是一个,印度根本不能和中国比!

有在国外民主中生活15年的经验,发自肺腑的和大家讲,中国千万不能盲目搞民主,不然乱起来是要血流成河的!中国文化和西方不同,西方一教统治两千年,老百姓服从无上神权,王权,法权,中国人是皇帝轮流作,明年到我家,谁也不服谁!选举差几千票,人家老百姓回家等下次选举,中国人怕就要内战了!

而且,见识到民主,就会了解那并不是十全大补。

为了国家的利益,大家还是先忍忍,等法制健全了,再谈民主吧!

:这位在民主国家生活十五年的兄台,得出的是“为了国家的利益,大家还是先忍忍”,真是高明之见,你见到是什么民主呢?十五年了,你居然还停留在这样的认识上,我觉得你真是一个好个案。

马格里:楼上的讲点道理,说废话谁都会.转贴一篇文章:(文章我就不转了,大家想知道的话,可看原帖)

:反驳兄台你转这文章的,也不难找,请兄也一并找来,维持观点的平衡,让别人看看自己鉴别如何?一个人不要只公布于自己有利的观点。

说实在,我到民主国家的时间肯定比不上兄台你在国外十五年,但你那个要为国家着想忍一忍的认识,倒是令我开了眼界,民主自由的常识好像不是这样教人的吧。

马格里:回那位质挖苦我的:

我为什么离开中国,看我离开的年头你就该明白。热衷于民主,不是你的发明。

我生活在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新西兰,世界上第一个妇女有选举权的国家。现在这个国家的人民正在为一项马上要通过的法案愤怒,这个法案将使哪怕轻轻打孩子两下的家长都有可能成为罪犯,80%的人民反对这项法案,法案是一个只有6%选票的小党一位并不是选民选出来的议员提出来的,但执政党因为只有和这个小党联合才能上台,事先谈好的交易就是通过这个法案,而且,要求执政党议员必须投赞成票,违反的立刻就会失去议员资格。所以这个被人民反对的法案就要通过了,政府这时候根本不管民意是什么。以前见多了这样的事情,如关医院关学校,不管多少人反对,照关不误。人家的老百姓,先反对,一成事实,就再不吭声了。下次选举,哪个党都差不多,只好不投票。买选票,合法的买,增加救济金,学生贷款全免息,增加各种福利,根本不管是否承担得起。故事多了,所以说,政客永远都是**,不管在哪里。

:兄台既然生活最民主的国家,肯定知道民主与其说最好的制度,不如说是最不坏的制度。我相信新西兰会和平地解决这个问题。意大利总理贝鲁斯尼自己都说过,政客的话都是不可信的。我不说民主万能,但没民主恐怕作为人之尊严,则是万万不能。

打个比喻,新西兰是吃多了拉肚子,吃多了要减肥,中国则是近乎要饿死。对于饿汉你要他减肥,当然是可笑的。我们需要的有机会吃,同时有机会吃饱,当然也要避免像新西兰那样吃得过多。

当然你会说任何比喻都是蹩脚的,但比喻的道理有相似之处。

马格里:那位仁兄,你谈谈中国目前实行了民主,怎么才能避免打起来好吗?看来你有妙方。中国人心中没有绝对神权王权法权的历史文化,现在法制又不健全,乱起来你有什么高招吗?

印度怎么样的现状,你自己去看看好了。当年和我同班的印度学生告诉老师他们原来根本就吃不饱饭,老师自以为是,以为我也吃不饱,到新西兰才长了肉,气得我把国内的照片拿了一堆给他们看!

:看来仁兄看中结果,而不重过程。就像我们教育喜欢结论评价,而不是过程评价一样。

民主说到底,跟素质有关系,但不是决定因素。民主是个实践过程,即素质的培养也要准许实践。民主要从实验中得来的,而不是关着门养花,养在温室里。也就是说,民主不是拿给别人一个民主的结果,只要别人来领就行,民主不会这样便宜人。

对印度我的看法,恐怕比仁兄要乐观点。印度的难度来源于他的宗教及种族文化,而不是来源于其民主制度的缺陷。仁兄应该知道印度的钉子户是多么的厉害,且能维护自己的权益,单是这一点,中国行吗?

马格里打个比喻,新西兰是吃多了拉肚子,吃多了要减肥,中国则是近乎要饿死。对于饿汉你要他减肥,当然是可笑的。我们需要的有机会吃,同时有机会吃饱,当然也要避免像新西兰那样吃得过多。

你是胡扯呢吧?你没有吃饱还有力气这么多废话?

让新西兰人告诉你,就上个月,这里还在大谈有多少万学生饿着肚子上学,你信吗?三四百万人口的国家?“中国则是近乎要饿死”,你的谎言一样没有人相信!

:虽然兄去国日久,但我还是愿意相信兄对于汉语的理解能力不会下降得这般快。此处之“吃”非寻常之吃,我想兄一定是知道的。你这样对于“吃”的理解,恐怕另外的网友看了,也会持我相同的看法。谨奉答如上。

马格里:“那位仁兄,你谈谈中国目前实行了民主,怎么才能避免打起来好吗?看来你有妙方。中国人心中没有绝对神权王权法权的历史文化,现在法制又不健全,乱起来你有什么高招吗?”

你还是先回答这个问题吧!说别的有什么用,伊拉克人民正享受民主呢,你怎么不去?

明天来看你的高论。

:中国不民主,就不会打起来吗?

中国一民主就一定打起来吗?

前者兄为什么不问?后者兄为什么那么肯定地问,兄有一个什么预设在心中呢?

伊拉克的问题,我相信真会越来越好,当然像兄这样的悲观者,不会承认。但我们可以继续看看。伊拉克的问题,也是宗教问题,非完全是民主问题。

好了,你也没空,我也不闲。辩论不是为了惊视回听,不是为了取胜,而是为了取得一个更近于事实的可能。祝兄周末愉快!

马格里:对不起,没有好好看,你太多花拳绣腿,让人不能投入。

你是美国知音主持人吧,提点意见,每天大陆那几个听众都一个腔调,是不是该换换?

:呵呵,马兄,你这样的思维,恐怕还缺少民主的训练,你是直接领受民主成果,而没有训练,才会说说出“你是美国知音主持人吧,提点意见,每天大陆那几个听众都一个腔调,是不是该换换?”这种话,这种话是经过真正民主训练的人所该有的针对反对意见的话吗?

呵呵,新西兰看来的确是最民主了,民主到自己不需要训练就能享受民主的果实了,所以不思考自己在思维上非民主遗存。

我有点小意见,不要有派别意识,只针对事情说话,不然会离民主自由越来越远。

2007317日于成都

(据2014年9月20日微信公号“冉氏艺文志”)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