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赋宇:相信自由的创造力

张赋宇:相信自由的创造力

2014-09-17  三剑客

为什么自由社会最终取胜呢?因为自由社会释放了每个人的创造力,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展示自己的才华,并且为国家所用。

 

张赋宇/文

人类为什么要争取自由,并且把它视为人类不可替代的珍宝?除了自由给予人的尊严外,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人类在自由状态下具有巨大的创造力,它不仅能够创造出繁盛无比的物质文明,也能创造出灿烂夺目的精神文明。

从人类的历史看,人类社会并非从一开始就是自由的,而是经历了一个自由的寻找和发现过程。古希腊的雅典曾是古代自由的典范,他们创造出文明辉煌灿烂,但由于制度性缺陷(比如公民的数量太少,不具有扩张性),雅典的自由并未传之久远,而是在专制制度的围攻下消失了。

人类大规模获得自由并开始制度化地固化和扩张,是文艺复兴以后的事,它首先在英国出现。也许,人们在最初争取自由的时候,仅仅是为了人的尊严,并未意识到它具有非常强大的创造力和竞争力,但英国社会的成功,让人们意识到自由不仅能使个体获得尊严,而且能让国家更加强大。之后美、法、拉美的独立和革命,都以争取自由为第一要义。可以说,自由是至今能找到的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最佳的统一平台。

作为国家的强大,英国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领先其他国家,而第一次工业革命为什么发生在英国?有其他因素,但更重要的是自由的因素。因为只有在自由的状态下,牛顿、瓦特等这样的人才会出现。

有一个历史事件,本来也许可以改变人类历史的。拿破仑战争期间,拿破仑已经征服整个西欧大陆,唯有对英伦三岛愁眉不展,因为英国的纳尔逊上将几乎消灭了全部的法国海军力量。其实,拿破仑本来有机会取胜的。当时美国发明家兼商人富尔顿刚刚发明了汽船,到巴黎向法国皇帝推销他用汽船进攻英伦三岛的计划,要知道,汽船的速度是英国帆船速度的好几倍,但法国皇帝一句话“铁做的东西怎么能在水上漂”,就把一个伟大的计划给拒绝了。高傲的法国皇帝还不相信一个人创造力可以如此巨大。

我们可以说,自由制度前,尤其是工业革命前,人类的历史是由群体写就的,人多力量大,但工业革命后,人类的历史,可以说是个人写就的。它不再是群体才有力量,而是个体的创造力也能改变历史进程和世界面貌。

诺贝尔获奖者杨振宁说,人类历史上重大的科学发现,几乎都是个人行为,而不是国家组织攻关的结果,因为科学的发现往往是一个人瞬间的灵感。

即使在群体之间的竞争,自由社会的竞争力也会比专制社会的竞争力强,两个社会在20世纪三次引人注目的竞争中,都是自由社会取得了胜利。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美国曼哈顿工程,其实就是和德国展开造原子弹的竞争,最后美国取得了胜利。阿波罗登月计划,其实就是回应苏联卫星的挑战,最后阿波罗11号飞船在1969年完成登月,彻底摧毁了苏联的太空竞争的信心;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星球大战计划,苏联彻底被拖垮了。

为什么自由社会最终取胜呢?因为自由社会释放了每个人的创造力,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展示自己的才华,并且为国家所用。

中国要崛起,要先吸取历史的教训,要相信!而不是压制自由的创造力。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需要转载,请联系授权事宜。)

 

更多精彩文章:您可以回复“目录”,接收往期文章目录和每一篇的获取方式。谢谢!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