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封锁Google第一案”的思考

【深圳男子状告中国联通封锁Google 法院受理】

26岁的汪龙自称是独立记者、民间法律工作者。他表示,从5月开始通过中国联通的网络无法访问Google、Gmail等网站,随后将中国联通深圳分公司和中国联通告上法庭。深圳福田法院接受了这项被称为“封锁Google全球第一案”的诉讼,并于9月4日开庭审理。

封锁 Google 第一案」的开庭审理现场场景如下

原告:网络不能访问! 审判长:被告,确定不能访问吗? 被告:是不能访问。 审判长:为什么? 被告:我不知道能不能说…我回去问一下…我们非正式说一下,我家用的是电信的,也上不了…在场所有人都非正式的笑了。 书记员记录:网络上不了和联通无关。

国家没有在任何公开场合承认过,就是说没有这个行为。就是说任何人承认都可视为造谣。

                                           工信部:没有下达屏蔽Google的命令

Google搜索及其它Google服务自五月底以来一直处于封锁状态,目前也看不到任何解除封锁的迹象。日前,有网友要求工信部公开命令ISP屏蔽Google域名的文件。工信部回函称:没有网友要求的公文。若封锁命令是书面形式,那这一命令或许不是工信部有权下达的……

只要政府没有公开承认,就是没有这个行为。就像政府没有屏蔽youtube,facebook那样,没承认就是没有。

意思是如果联通承认GFW的存在,而ZF没有确认这个东西的存在,就是诽谤。而为什么要告联通,深圳汪龙是这样说的。

 

深圳汪龙是一个敢为天下先之人,向这位勇敢的人致敬。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就有拼命硬干的人,就有为民请命的人,就有舍身求法的人。——他们是中国的脊梁。 ——鲁迅

他是第一个敢于用石头敲柏林墙之人。而我们只会用梯子爬墙,却没意识到这堵墙的不合理的存在。

有不少人主动或被动地认为,柏林墙的存在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深圳汪龙他的目的可能只是想让敲墙的声音发出,叫更多的人听见并开始意识到,柏林墙的存在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权力是需要争取的!!!

法理学老师说:我们应该努力做一个不断争取权利的公民,这样才有进步,才是好的公民。

互联网是自由的,共享的,不应该是局域网!封锁的!

 

原有清朝古人闭关锁国,现有光腚总菊禁播美剧,是人性缺失道德沦丧姑且不知,奇怪政策所谓何事尚且亦不知!

有生之年遇文革

上帝欲让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这个星球上,总有些个奇葩国家!——大航海时代,它闭关锁国,自绝于地球人。互联网时代,它的“局域网”技术却当仁不让、全球领先。。

看着那些国外的优秀工具一个个被屏蔽,不得不感叹,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

互联网的自由需要有人来抗争,就如同鲁迅笔下那个年代,社会下的麻木的国人需要有志之士站起来抗争一样。

还记得去年长沙消费者状告中移手机上网流量清零一案吗?

如今你才能看到流量季度包。

如果不加以反抗,要求互联网的自由,GFW会理所当然的认为你又没说你要用google。

正如大话西游的唐僧对悟空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金箍棒?

呵,这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不管我们如何叫嚣如何需要自由。而不取思考本质问题。墙的存在是否合理,为什么要限制正常访问互联网的需求?

极大讽刺了我等网上吼得山响,现实中沉默的大多数。

(据2014年9月7日微信公号日记本)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