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文飞:寻找王默第22天,且看淮安区看守所流氓到何时

今天9月10日,从昨天开始,我一个一个的电话打给淮安区看守所的管教,下午三点终于在一位陈姓管教那里,打听到了王默就关在淮安区看守所,通话全部录音了。

下午四点,我和罗向阳,王飞扬去给王默存钱。因为我们连续来过六天,向阳还没有人认识他,所以只让向阳拿着钱和我的通话录音,一个人进去了,希望能存上钱,明天陈律会见就会顺利的多。办手续的姬姓民警一听王默就立即摇头说没这个人,向阳说刚才是你们陈姓管教电话通知我来存钱的,他仍是坚决不给办理。向阳故意套他话,说是王默的情况很特殊啊,他说是的,王默的案子与众不同。我听完后打了驻看守所检察官的电话,对方答应去了解一下情况,让我们在门外等,通话过程也全部录音,并且在王者不默微信群发布。一会,我们又去找到姬姓民警,他说你稍微等一会就给你办,然后等了很久他仍然说你再稍微等一会,人已经快来了。后来又等了好久仍没动静,我只有再次打电话给驻所检察官,直到快下班了,他再也没有接,我们只有走了。

陈进学律师飞机晚点两个小时,晚上九点也到淮安了。明天早上去淮安看守所会见王默会是怎样的情形,殊难预料。明天早上九点到十点,我希望朋友们百忙之中,留意一下我和贾榀发布的消息,如果会见不顺利,我希望大家帮我拨打淮安看守所所有管教的电话,以及检察官和从来没有人接我电话的看守所所长室的电话。直到陈进学律师成功会见到王默为止。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