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人图书馆创始人李英强:如何看待立人图书馆被迫关闭?

谢谢大家对立人图书馆当前遭遇的关注!

这个时候,作为一个即将离任的理事长,作为立人图书馆的创始人,是不宜出来回应什么问题的。但是考虑到这里有一些朋友曾经近距离接触过立人图书馆,也谈了一些自己的看法,使得一些朋友误以为立人图书馆内部有分歧,立人图书馆的同事反对立大、、、、、、等等。我还是简单地谈一点我所清楚掌握的信息,供各位朋友参考:
    
1、立人图书馆2011年被关1个分馆,2012年被关5个分馆,2013年被关3个分馆,2014年到目前为止已经被关6个分馆。关馆的手法是多种多样的,但是,对于关馆的原因,有关当局从来没有一个正面的说明。所以,任何人对立人分馆被关原因的描述,最多只能说,“我估计是”“我推测是”“我认为是”,而不能用,“原因是、、、、、、”这样的说法,因为原因是什么,连我这个最资深的当事人都不知道,都只能猜想。

我可以负责任地再说一遍:到目前,立人所有暂停或停止运营的分馆,没有一个分馆是因为运营不善而主动关闭的,全部是被关的;而且没有一间分馆是因为和合作方的合作出现问题,导致不能继续合作,全部是因为“上面的压力”。

今年立人遇到的压力,不是个别地区,个别省份的问题,而是几乎全部分馆,同一时段,被多个部门,连续上门“检查”,在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给出正式结论的情况下,立人分馆合作方陆续迫于压力要求解除与立人已经存在较长时间的合作关系(目前已关闭的6个馆,除今年新开的卢作孚图书馆外,大多已经存在4年以上)。
    
2、并非所有立人分馆的场馆都在学校里面,场馆在校外的分馆,有的场馆是租的,有的由分馆发起人提供有独立产权的房子,但是无一例外都受到压力。举几个例子吧:

最早关闭的陕西分馆(2011年8月),陶行知图书馆,当时有两个场馆,一个位于县文化活动中心,一个位于县城一小学内。压力来自公安局的国保部门,频繁施压给发起人和当地理事会,发起人和理事们大多都是当地公职人员,被迫同意关馆。

损失最大的立人第一分馆(2012年被关),黄侃图书馆,但是已经有三个分馆,一个位于校内,两个在校外(一在县城,一在乡镇)。在乡镇的分馆,原本就是因为合作的校方受到压力,停止合作;我们在校门口租了房子,有关部门频繁给房东施压,给当地基层政府施压,最后甚至使用黑社会上门威胁的方法,迫使此馆关闭。

最为惨烈的一个分馆,武汉新洲分馆(2013年被关),是发起人在当地买地盖的新楼,先后投入几十万元,但有关部门给当地政府施压,要求关闭,威胁到发起人在当地的若干亲戚,最后此馆被迫关闭。
    
3、关于立人图书馆的合法性问题。

这个问题本无需多谈(由于注册不易,大部分NGO只能工商注册或者不注册),我只简单的说明两点:

第一,立人是在民政部门注册的NGO,有执照,全称为“北京市昌平区立人乡村文化发展中心”,虽然此注册机构迫于压力,2014年年检未能通过,未来可能要被注销,但是到目前为止,此执照依然有效;

第二,为应对未来注册机构被注销带来的麻烦,我们已在另一地区注册了一家新的NGO,已获得执照。待北京机构被注销后,新的注册机构将会对外发布。
    
4、关于立人图书馆和立人大学的关系。

立人大学已经在2013年初正式从立人图书馆剥离出去,由一个独立的团队来运营。这个团队的运作,已不需要向我汇报,所以我对立大今年运营的一些具体情况,甚至都不太清楚(有两个城市的游学班,我是在微博上看到消息才知道已经举行)。

我说这个,是为了说明一点,立大和立人图书馆已经完全分开,是两个相互独立的机构。
    
5、关于立人是否涉及宗教和政治的问题。立人图书馆官微已有回应:
        立人图书馆创始人李英强:如何看待立人图书馆被迫关闭一事?

6、对第5,我稍微补充一点:我2007年开始做立人图书馆的时候,就知道中国现实环境之艰难不易,所以定下几个基本原则:第一是财务完全公开透明,第二是不谈政治,第三是追求本地化(必须有本地人来真正参与,否则都是不可持续的)。后来我信主后,又明确一个机构原则,就是不传福音。因为立人图书馆要在基层做事,是必须远离风险的,所以我们在这些问题上很谨慎。

这也是我后来为什么必须离开立人的原因,因为随着我自己对信仰越来越多的认知和经历,我感觉到一个不能传福音的机构不是我自己的人生和事业方向。立人教育固然很好,但已经不再是我人生的第一追求,我选择离开立人把它留给其他以教育为志业的人,而不是把它改造成一个福音机构。

7、立人今年遇到的困难确实是最大的,从各方面看来,我的推测是,有关部门对立人采取赶尽杀绝的政策,多管齐下:封掉豆瓣小站、淘宝店;分批逐步关闭立人各地分馆,今年到目前已关6个,还有分馆在被关之威胁中;对员工和志愿者团队进行威胁,甚至骚扰到他们的家人;要求办公室房东退租、、、、、、。所以,很有可能,立人图书馆在今年将遭遇到“覆顶之灾”。

8、立人所倡导的“基于阅读的自主教育和开放教育”,我认为是当前教育制度下,能够最有效帮助青少年成长的一条教育路径。立人多年来所探索的经验,一直是完全向所有人开放的。如果立人不幸被绞杀,我希望未来有更多人来从事这一民间教育探索。我相信一定会有更多人加入到这一行列中来。教育自救,此其时也。

9、立人图书馆团队在现任总干事贺飞辉的带领下正在积极地应对当前所遭遇的危机,并开始思考这一轮对分馆的打压之后,立人如何往前走的问题。我祝愿他们能够继续温和、乐观、坚定地继续走在民间教育之路上,并在未来取得更大的成就。也盼望朋友们继续关注立人,继续支持贺飞辉和他所带领的立人团队。

谢谢你们!
祝你们平安、快乐!

英强问安于成都

—————————————
再来补充两点多余的话:
1、立人图书馆的图书分为两部分:自购和接受募捐。前者从国内的当当、卓越、中国图书网等渠道购买,100%没有所谓“非法出版物”;后者偶尔会有个别捐书人将非正规出版物寄赠到立人分馆,我们早有声明,此类书籍我们不会上架的。
立人图书馆自2011年以来多次受到各种部门上门检查,如果有所谓“非法出版物”问题,我们早被下手了,不会等到今天。

2、立人图书馆所收到的捐款,除了来自德国逸远基金会(这是德国一些华人科学家、知识分子成立的基金会,有官方网站)的两笔共15000欧元外,全部来自中国公民或机构的捐款,其中以私人个人的捐款居多,立人图书馆官网上有详尽的财务数据披露,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查询。我的记忆可能不完全准确,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朋友们:
从2007年成立立人之日起,我就知道,接受海外资助很可能成为有司构陷的借口,所以立人图书馆从未主动申请国外资助,也因此几乎没有得到过国外资金支持。立人募款的最大特点是:来自国内的小额捐款支持构成立人整体筹款的大部分,这是立人图书馆好不容易探索出来的一条不同于一般NGO的筹款之路。说立人图书馆靠境外资金支持的人,只有两种:故意构陷,或者误听谣言。

2014年9月9日中午补充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1 则回复 立人图书馆创始人李英强:如何看待立人图书馆被迫关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