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没有中美民主之争,只有真假民主之争

因为《人民日报》海外版上的一篇马屁文章:《民主的希望和未来在中国》,复旦教授苏长和一夜成名。文章的结论,无非是中国民主一天天好起来,美国民主一天天烂下去。这结论没啥新鲜的。我治史出身,读过不少五零年代《人民日报》转载的苏联报刊的反美雄文,也都这调调,即都强调苏联民主如何真实强大,美国民主如何虚伪没落。但今天我们都知道了,所谓苏联民主到底怎么回事儿。苏教授文章引用习近平主席的话说:“吃别人嚼过的馍没味道”。但这点上他显然自相矛盾,因为他吃的正是苏联喉舌当年嚼过的馍。

此类马屁文章,本来不值一驳。它们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影响力。即便登峰造极如何新者流,其九零年代的马屁文章今天又有几人记得?相信苏教授未必比何新幸运,让人徒生“卿本佳人,奈何做贼”之叹。但我为什么还要站出来反驳呢?无它,惟因其刻意炮制所谓“中国民主”、“美国民主”之争,确实还有一定迷惑性,不能坐视。

万事皆有标准,民主也不例外。民主形式确实受制于特定的历史文化生态,往往因族群、国别不同而有不同。但无论民主形式如何千差万别,民主基本原理尤其分权制衡、主权在民,是一定不能打折扣的,一定放之四海而皆准。这就是民主的标准。必须切实保障分权制衡和主权在民,才叫真民主。否则,无论形式如何光鲜,都毫无疑问属于民主的代用品,属于假民主。

刻意炮制所谓“中国民主”、“美国民主”之争,要害正在于混淆民主形式的多样性与民主原理的普适性,以民主形式的多样性否定民主原理的普适性,取消民主的标准,为民主的代用品即假民主打开通道,用假民主狙击真民主。

这即是说,原本无所谓中国民主、美国民主之争,只有真假民主之争。刻意炮制所谓“中国民主”、“美国民主”之争,把真假民主之争强行绑架到反美战车上,把真假民主之争扭曲为所谓国家利益之争,所谓民族尊严之争,利用还有相当市场的民族主义,来彻底妖魔化民主原理的普适性和民主原理普适性的捍卫者,谁敢为民主原理辩护几句,谁就有所谓“美分党”、“带路党”之嫌。就此而言,所谓“中国民主”、“美国民主”之争,根本就是一个阴谋,一个话语陷阱,道德上极具欺诈性。而这才最让人恶心。

其实,虽然苏长和们口口声声反对照搬,但是众所周知,今天中国的政治体制,从根子上说恰恰就是照搬而来的,当然不是从美国搬,而是从早被证明为野蛮和失败的斯大林时代搬来的。所谓党天下,所谓议行合一,所谓不受法律约束的国家暴力即专政体制,不都属于经典的斯大林遗产?不都是割断历史的、突然就搬来的政治制度上的飞来峰?对这赤裸裸的照搬,苏长和们可有一字批评?不仅不见批评,反而指鹿为马,一概归为所谓“中国民主”,真滑天下之大稽。可见苏长和们并非真的反对照搬,而只是拒绝民主原理罢了,尤其拒绝分权制衡和主权在民。

对苏长和们刻意炮制的所谓“中国民主”、“美国民主”之争,七十年前的《新华日报》早有果断批驳。摘录三段,且供苏长和们对号入座:

第一段是《新华日报》1945 年 12 月 27 日 短评:《我们要看货色》。内云:

国民党市党部负责人方治先生,在市府招待记者会上说:“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民主国家”。

啊呀呀!中国原来“已经”是“民主”国家了,而且还是“世界第一”咧,你说我们糊涂不糊涂,竟连这点国家的体面都还不晓得,还要这里那里,嚷着实现民主,不是有点“庸人自扰”么?

可是,且慢,方治先生的话虽是这么说,而为了“谨防假冒”起见,我们倒不妨来看一看货色。不看货色则可,一看货色可就糟糕了。原来,下令查禁《自由导报》的就是方治先生。说法和货色竟是这样的不同!照这种说法和做法,所谓“民主”也者,岂不就是“官主”!所谓“世界第一”也者,岂不就是党治“世界第一”!

说漂亮话的人,倒是应该提防,不要拿出货色来,见不得人!

第二段是《新华日报》1945 年 1 月 28 日署名评论:《是不是代用品呢》。内云:

假造古货,不过是骗术中的小焉者而已。一切骗子中最大的骗子是法西斯。要知道法西斯,不只是善于说空话来骗人,而且是善于制造代用品来骗人的!

法西斯国家中也有新衣服,但新衣服是用木屑树皮做的——是代用品!法西斯国家中也有国会,有舆论,但国会和舆论都在法西斯的统治包办之下——是代用品!

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把一党专政化一下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虽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的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啊!

最后一段是《新华日报》1944 年 5 月 17 日评论《民主即科学》。内云:

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此。而且也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民主,却没有只适用于某国的民主。有人说:中国虽然要民主,但中国的民主有点特别,是不给人民以自由的。这种说法的荒谬,也和说太阳历只适用外国、中国人只能用阴历一样。

所以,卜凯教授说得好:“民主方式即为科学方式,科学理论不分国界,对任何人皆可适用。”孙哲生先生也说:“中国不能与世界分离,我们要与世界各国图共存,必须适应世界环境与潮流。”

今天的西洋镜,早在七十年前就被自己祖宗拆穿,苏长和们情何以堪?

(据2014年9月7日风传媒)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