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人权律师群体登上中国政治舞台——评贵阳小河案律师研讨会

由周泽、李金星、张磊三位律师牵头组织的“小河案两周年暨冤案申诉研讨会”2014年8月30日在贵阳召开,全国各地70多位律师赴会。这场会议以其悲壮方式必将载入中国律师发展史,甚至载入中国民主进程的宏大史诗。在我看来,这个研讨会是人权律师作为群体正式登上中国政治舞台的标志。

两年前,“小河案”被告人黎庆洪“被打黑”,该案在发回重审时,40多个被告人,80多个律师,开了一个多月的庭,是全国闻名的标志性法律事件。今次,“小河案两周年暨冤案申诉研讨会”前四个预定会场均在当局压力下被迫取消。最后,8月29日,主办方安排好次日在贵阳柏顿酒店举行。晚上,酒店却通报:因消防检查试水管,压力过大爆管,会场被水淹了。之前贵阳官方朋友就提醒,有司决心很大,一定不会让会议开成,果然不幸而言中。

随后,一些律师受到警察的非法盘查、跟踪、威胁;当局企图迫使他们知难而退,但低估了维权律师们的决心。会场被取消后,主办方决定在贵阳黔灵公园内开研讨会。大家各自赶去黔灵公园,在麒麟洞前黔灵湖畔一个伸入湖中5X7见方的平台上坐了下来。这番情景,让人想起王羲之《兰亭集序》里的情景“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就这样,70余名律师在这个钟灵毓秀的山水之间,召开了一个其意义非凡的律师盛会。

60余年来,当局从不允许民间组织任何有关政治和法律的会议。但是,这次当局面对的是合法职业律师,而精通法律的律师也有充分的胆识和准备。

会议召开后,大批警察和便衣随即将该临时会场围堵起来,并极尽威胁恫吓,企图把律师们吓退,自动取消会议。然而,维权律师们精通法律,大多参与过建三江案、焦作案、郑州案、吴昌龙案、小河案,等等。因此,他们口若悬河,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面对警察的围堵、逼吓,毫不在意,会议继续召开。

会议在骄阳下进行到11点,便衣开始打人。黄佳德律师被他们抓走;长沙刘凯律师也被他们围殴后抬走,多名律师对之拦堵。行近百步,刘凯律师趁机挣脱,纵身跳入湖中!便衣们一看,慌了,撒腿就跑,律师一路追赶。部分便衣逃脱跑了,部分被律师围住。其间,律师也只是打电话报警,并未还击;倒是被抓住的便衣做困兽斗,打电话,声言叫人带刀来。

随后与警方的冲突中,广东葛永喜律师衣服被撕烂,北京李和平、河南张锦宏律师被殴打受伤,其他几十名律师被非法限制在小平台上不准离开,说他们是犯罪嫌疑人,要交出作案工具横幅;还说接到群众的举报,要律师拿出身份证。贵阳公安人员带领大批不明身份者,以“非法聚会”(警察原话)为由,要求对律师们进行调查。律师们自然寸步不让,唇枪舌剑地依法驳斥警方的非法行径。为了抗议同行被施暴、扣押,14位律师还宣布现场绝食抗议,要求严惩施暴者,释放被绑架走的黄佳德。

午后,律师们毅然决定,会议按原定议程,继续在原地举行!近70名律师顶着警方的骚扰,继续从容不迫地举行研讨会。首先,小河案的代理律师深入细致地回顾了小河案,随后张燕生律师介绍并与大家讨论了念斌冤案。其他多位律师一一介绍了自己正在代理申诉的冤案,并和大家分享办案经验。律师们相互交流和分享了自己的执业体会、对中国法治状况的观察和思考,最有意义的是,律师们还深入探讨了中国律师推动国家法治建设的历史使命。

会议持续到下午6点半,杨学林律师致了会议闭幕辞。下午会议进行中,福建游精佑先生远程向参会的张燕生律师送来了一大束鲜花,北京张抗美女士带来了德高望重的法学界老前辈郭道晖先生对本次会议的亲笔贺信,鼓励大家“为民维权,为平反冤案多作贡献!”对此与会律师深表感谢。

最后,主持人预先欢迎律师朋友们参加明年举行的“小河案三周年研讨会”。

在今天的历史条件下,任何群体性事件的消息都是封锁不住的。在律师们遭受警方打压时,全国网民极为愤慨,大力声援,甚至试图赶往现场“围观”。最令人兴奋的是,平常因为忌讳当局打压一般不愿出面说话的律师事务所,也纷纷公开站出来表态。其中,北京锋锐、圣运、山东融信、翼齐、华鲁、上海薛荣民、广西百举鸣等7家律师事务所,当日相继发出声明,对参会律师的人身安全表示严重关注,强烈谴责贵阳警方破坏会议、殴打律师、违法抓人的犯罪行径。

迫于律师界的巨大压力,贵阳当局当晚被迫释放了被他们无端抓走的黄佳德律师,这也算是给当天的研讨会画上了一个句号。

如果从消极方面看,这件事表明:今日中国,警察可以非法执法、为所欲为不受追究;而律师的基本人权却毫无保障,普通公民更不用说了。地方政府对社会正能量的释放抱极其不容忍的态度,非法打压——什么流氓无赖手段都使得出来,而且完全不惜工本。

但是,在我看来,这件事的意义的积极性方面更加重要。中国民间力量的崛起已经是一步一个台阶,不断攀上更高的平台。例如,2013年的南周事件是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头一次取得了阶段性成绩的民众的政治示威;2014年夏声援“郑州十君子”的六君子被捕后,公民在郑州三看门口的声援照样继续,表明公民的示威权开始巩固,等等。

维权律师已经大规模地走上第一线。此前,每一次公民的围观事件都有维权律师作为配角挺身而出。而这一次,已经是维权律师唱主角,并且已经形成了规模效应。以上事件表明,当局的打压手段毕竟有限,而律师又具有合法身份,并且能够当场驳倒警察。作为一个为社会担当道义的群体,他们知识渊博,豪气冲天,哪怕单打独斗往往也能力挫当局,何况抱团之后还有巨大的团队效应。

在中国今日的民主化进程中,相对于其他反专制群体而言,律师掌握的政治资源最多,他们同时还享有合法性资源和道义资源、知识和技能资源、名声和一定的经济资源、国际支持资源、舆论资源,等等。因此,可以断言:“小河案两周年暨冤案申诉研讨会”是一个划时代的事件,表明了新时代的到来——人权律师群体已经正式登上中国的政治舞台,从今以后,世人将看到他们是怎么样一步步成为把中国导向法治时代的领导力量的!

                                        2014/9/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39期    2014年9月5日—9月18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