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念建兰:即使无罪释放,弟弟也无家可归

念斌释放的前夜,几乎确信此消息的念家人仍高兴不起来。

8月19日,念斌的辩护律师接到福建省高院的短信通知,念斌案将于8月22日公开宣判,8月20日,平潭县政府找到念家,“念斌和至亲见个面,先不要回平潭县澳前镇老家”。

县政府电话告知:被害人亲属早已情绪激动,宣判当天法院四周的主干道将封闭,安保承受着很大压力。

宣判前,念家人还频繁接到澳前镇综治办的电话,商议宣判当天如何用专车把念斌的亲属送至法庭,演练行车路线,以避免冲突的发生。

澳前镇综治办的电话反复叮嘱:不要放鞭炮庆祝,以免使被害方亲属受到刺激。

2006年发生的那起中毒事件,致使平潭县澳前镇丁云虾的一双幼年儿女身亡,邻居念斌被警方认定为投毒者,引发了丁、念两家持久的仇恨。死者下葬当天,上百人冲到念家打砸,念家从此远离平潭,寄居福州。

8年来,念斌历经8次审判,4次被判死刑,每次开庭都不平静,念家喊冤,丁家坚信念斌就是投毒者,视念斌的辩护律师为仇敌。如今,念斌被宣判无罪,仇恨似乎依然没有消亡。

“一桩冤案,让我们两家人的仇恨越积越深。我理解丁家人的仇恨,但他们恨错了人。”念斌的姐姐念建兰说。

8年来,为弟弟喊冤几乎成为念建兰生活的全部内容,现在,她的全部想法是念斌被释放后该如何“安放”。

在作出无罪判决之前,福建省高院曾六次延期审理,得知即将宣判的消息后,念建兰反而无所适从。“不知道结果会怎样,我甚至希望继续延期不作宣判,即使他在看守所里我也能知道有他这样一个人存在,他已经死了四次,我们无法再承受一个死刑。”

念斌被释放前,念家亲友讨论如何迎接念斌至深夜,准备了一套新衣和提前备好的“平安面”。“按照习惯,死里逃生的人应该放鞭炮、戴红布庆祝,但为了能顺利迎接念斌,这些都没有准备。”

但念斌最后在哪里安顿,念建兰也不知道。“平潭的家里连一口锅都没有,念斌无罪释放,也是无家可归。”

按照安排,念斌先去见妻子和儿子。念斌被抓8年,他的妻子靠打钟点工维生,和儿子住在福州简陋的出租房里,但让念斌一家继续在出租房里居住,念家人不放心。

“他自由了还是不自由?希望噩梦尽快过去。”念建兰说。

其实,自念斌被抓,念建兰在一次次等待宣判和上诉之间,也同样失去了“自由”。如今40岁的她依然单身,被问到自己的未来,她首先想到的是终于“让侄儿有了个完整的家,告慰了父母”,犹豫之后,她又说,“我该平平淡淡过完我的余生。”

另一个让念建兰高兴不起来的原因是,曾坚持为念斌无偿辩护的律师张燕生和斯伟江在无罪宣判时没有站在辩护席上,“他们是最应该见证这个时刻的。”

不过,为念斌辩护了6年的张燕生告诉对念建兰:“正义到来时,我们也应该退出了”。

(据2014年8月22日 澎湃新闻。记者马世鹏)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1 则回复 姐姐念建兰:即使无罪释放,弟弟也无家可归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