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冲:同性戀的人權

08月15日(五)

同性戀和人權問題,看似不直接有關;可實際上卻關係密切。把他們密切聯繫起來的,是荷蘭人。一說起人權問題,中國人往往會想到美國,始於卡特總統的人權政策,對於中國官方或外交學者而言,意味著「干涉內政」,這和中國的外交原則相牴觸。這幾年,美國的人權外交在繼續,但收效一般,德國、法國、英國也不時通過會見達賴做個姿勢,但遭遇中國的「經濟制裁」後不得不屈服。我發現,荷蘭也對中國進行人權外交。比如說,他們的外交政策就公開說,促進人權,加強安全和增進繁榮是荷蘭外交政策的核心目標之一。這需要辯證看待。一方面,荷蘭沒有遭受廣泛的批評說明它還比較克制,不像美國那樣咄咄逼人;另一方面,也說明從宏觀角度而言荷蘭對於中國整體人權狀況的影響力確實有限。克制,或者說低調,是荷蘭人權外交的特色之一。

我在荷蘭外交部和他們的官員交流時,他們開誠布公地說推進人權是荷蘭的外交重點之一,但他們希望通過協商和對話的方式,他們並不覺得自己在人權方面有道德上的優越感。這和美國不同,美國人總覺得自己是上帝的選民,自己的價值觀就應該是全世界的價值觀。在具體操作方面,荷蘭外交部也採取了比較聰明的策略,他們選擇一個點,而不是全面出擊。這個點,就是對LGBT人群的保護。(稍微需要解釋一下,LGBT就是Lesbians,女同性戀;Gays,男同性戀;Bisexuals,雙性戀;Transgender,跨性別者。)這個策略的聰明之處在於,雖然實際上是對人權的保護,但繞開了人權這個敏感的字眼,中國官方可以接受。另外,荷蘭政府在這方面做得確實世界領先,輸出這方面的經驗符合自身特長,有些國家也需要這方面的經驗。為此,荷蘭外交部設立LGBT事務政策專員,通過和各地使館的合作,推進對LGBT人群的保護。

在中國,他們也贊助了幾項活動。活動效果如何,不好評估,因為這本身缺乏一個客觀的標準。不過,從整體而言,荷蘭以LBGT推動對華人權外交的做法,還面臨諸多挑戰。不過,這實際上不是荷蘭外交部的挑戰,而是中國所面臨的挑戰。挑戰在於,如何真正尊重少數人的權利,保護少數族群的權益。我們常說少數服從多數,可作為一個國家,多數人對少數人的暴政其實更為可怕,當年農民翻身鬥地主就是一個極端。而今,雖然沒有那麼殘酷,但邊緣人往往在權利方面得不到保護,農民工的待遇就不如正式工。同性戀,就是其中一個特殊的群體。尊重並保護他們的人權,不是荷蘭人的問題,不是美國人的問題,而是中國人自己的問題。這方面荷蘭人值得學習,我在荷蘭訪問期間,正好趕上了著名的同性戀大遊行,全歐洲的「同志」雲集阿姆斯特丹,慶祝自己的狂歡節。我還和「同志」一起聊天,感受到他們的真誠和可愛。因此,特想說聲,別歧視同性戀,請尊重他們的人權。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