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公民征稿]陈云飞:广州两黑国保在成都的做恶”帐单”

7月9日,广州两国保因“唐荆陵”煽颠案到成都,传唤我做证人。传唤过程中,他们屡屡违规违纪,创下跨省“传唤”证人的案中案。目前主要犯罪嫌疑人广州国保陈XX在逃中。以下是他们的做恶帐单:

陈云飞

被广州国保殴打致伤的陈云飞

1、7月9日下午6点过,在成都市锦江公安分局柳江派出所附近,不由分说,更不出示警官证,三不明身份人员绑架我上了一民用车。

2、三不明身份人员将我绑架上车后,左右手两边被两不明人员胁持,陈姓国保限制我打电话,并要抢我的ipad关机。其间在我要求下,只有一个警官将证件晃了晃。

3、将我绑架到郫县郫筒镇,办案人员不出示传唤证,法盲式地忽悠我说,证人传唤不需要传唤证。考虑到我要在问询笔录上留下自己对“唐荆陵案”的看法,故被逼同意配合做证人笔录。

4、刚开始做证人笔录,我即要求两便衣出示证件。一人说他在车上已给我看过,拒绝再给我看。我说:“你只是在我眼前晃了晃,根本不让我看清。”他也不理不睬。另一个起初十万分一的不乐意,在我坚持不给看就不做笔录后,陈姓警察将他警察证其他信息全部用手遮住,只让看他的姓。我说:“你们是做好事不留名的活雷锋啊”,警官们保持沉默。

5、在指认唐荆陵律师时,办案人将邮件上写的“邮书给我的人”等同于唐本人,被我指正。办案人将“民族国家英雄唐荆陵律师”说成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嫌疑人,签字时,我予以纠正。

6、广州两国保警察在郫县郫筒镇派出所两警察开警车带路,押着我到我暂住地。广州两国保警察说好只现场看看确认地址,但到目的地后突然要进我房间搜查。我提出要搜查证,广州警方不给。我以钥匙在成都为由,拒绝他们的非法要求。一个警察就敲门,骚扰房东。长时间敲门后,房东问:“谁?干什么?”警答:“租房的,一个人看看房。”“没房了”。我指责道:”你们干脆说是抄表的!怎么警察都偷偷摸摸的,都变成撒谎专家。你们一群人骚扰人家,就不能光明正大一点?”他们才不得不直接跟房东说,他们是派出所的,要看看陈云飞的房间。进得大门,他们要房东打开房间。我提醒房东,他们没有搜查证,不能非法进入我。于是,警察拿出一张纸当搜查证在面前晃了晃。我赶上前欲弄明白,他们赶紧收起。我又提醒房东,没有钥匙不能敲门进房,否则要吃官司。房东经提醒,明确表示拒绝敲门进房。黔驴技穷,警察干脆自己上楼,直接闯进房内。事后,面对指责,他们厚颜无耻地说,屋门没锁还挂着钥匙。他们哪来的钥匙,相信全世界都懂的。

7、出房东大门,广州国保可能一无所获,加之我的不配合,于是恼羞成怒地威胁恐吓房东,说陈云飞很危险,还把印有“自由、民主、宪政”字样T恤的犯罪证据带进屋。让房东不要租房给我。赶快赶我走。我指责陈警官的无耻行径:以往国保干这样的脏活,都偷偷摸摸,今天你是当着当事人公开干。

8、回成都的路上,广州陈姓国保与我,因“不配合”与“没有手续不配合”争执中,突然冒出“你他妈的不配合…”的恶语。在我指责国保不守法,还出恶语骂人后,该国保更是狗急跳墙道:“骂你怎么了,老子现在还要打你。”不容分说,就用装满水的矿泉水瓶猛砸我。躲避中我左眼、肩部被砸。当我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另一广州国保将手机抢夺走。与此同时,广州陈姓国保也要求司机停车将我赶下车。

我下车马上报警。110将我带到派出所。做完报警笔录后,成都市区内赶来的朋友陪同我到医院疗伤。随后拿着医院病情证明回到派出所领取了报案回执。

通观整个案件,我不竟要问,广州黑国保是仗谁的势,不把成都警方放在眼里,在成都郫县光天化日之下行凶将陈犯打伤。这一方面说明,改革开放前沿广州的警察还在野蛮社会之中,离文明社会相距甚远。另一方面,“唐荆陵案”专案组的黑国保敢对证人陈犯公然暴力殴打,不 难想像他们会对“唐荆陵”案当事人如何肆无忌惮。再则,也说明成都市警方执法能力有待提高,绝不能给有牌照的犯罪分子提供任何侥幸机会。

从7月9日,到今天7月21日已过12天,派出所还没通知我是否立案。无论如何,我将穷尽法律措施,讨一公道。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