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志坚:唐荊陵、许志永的双子星座

唐荆陵被抓-个多月了,网上声援络绎不绝。他是我的朋友,我怎能沉默?然而因为身体不适,加之电脑被老婆又锁了,我一直拖延至今,心中十分愧疚。

唐荆陵,我经常在心中默念他,试图更加理解他的心路历程,写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

唐荆陵,原是一名有正义感,向往自由的律师。通过每年四二九在苏州灵岩山纪念林昭,联络,聚集全国同道,就是他首倡。如今,灵岩山已经成为中国的哭墙,每年奔赴灵岩山的人数不断增加,官方动用全国维稳力量堵截,哪能堵住人心?

这一阶段,唐荆陵是-个有创意的自由民主追求者。他希望以点带面,推动中国的自由化。纪念林昭的路一开始很孤独,作为先行者,他不气馁,年年呼吁,年年前来苏州,走的人多了,终于成为路。

唐荆陵很快发现,纪念林昭,是精神层面表达对自由的向往,要想改变中国,必须与工农结合,参与到他们的维权斗争中去。

2005年,广州番禺太石村村民因反对村级财务腐败,发起罢免村干部行动。唐荆陵参与法律顾问团。随着村民维权行动的失败,唐荆陵也成为当局反扑的对象。2006年,唐荆陵被吊销律师资格。

以点带面凝聚人心太慢,参与维权以弱斗强容易失败,归根到底,因为民众还是一盘散沙。鼓励对自由民主不懂的人奋斗牺牲,唐荊陵不忍心,他想到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这几年,唐荆陵生活困窘,在非暴力不合作理念的推广上不遗余力。他宁可节衣少食,从来没有停止翻译,印刷相关学者著作,寄给更多的人。同时,他不放弃网络阵地,他的非暴力不合作思想被越来越多的人理解,接受。在广州,他的身边,也聚集了袁新亭,王清营等一大批同道。

当局唯我独尊,民众纪念林昭,抓。维权斗争,还是抓。唐荆陵搞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当局总该放过他吧?错,中共不是大英帝国,没有风度,也沒有底线。一有风吹草动,管你暴力非暴力,抓你没商量。唐荆陵这几年被抓了几次,我已无法统计。

今年四月,他给我寄了五本书。其中-本书是台大教授蔡丁贵所著,让我对台湾民主运动,蔡丁贵有了更深的理解。中国的民主,可借鉴甘地理念,却不能照搬印度经验。台湾与中国大陆同文同种,从威权统治走向民主自由,很多地方值得学习。

我们约了四二九在苏州见面。四二九,他依约前来,被控制了,我也无法出门。当我可以打电话,是他夫人汪艳芳接的。唐荆陵获得自由,回电话给我,依旧乐观期盼在苏州见面。

很快,传来消息,唐荊陵再次被抓,这次罪名是寻衅滋事罪。当局抓了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却沒想到逼出了他们的老婆代夫出征,在网上为夫说话,与网友互动。中共当局容不下唐荊陵这样的非暴力不合作者,将妇女儿童逼成坚定的反对者,与侵华日军相比,我想说,中共一定夺冠。

写到这里,我想到许志永。许志永长期推动维权工作,最终在新公民运动落脚,在全国各地发起公民聚餐,这既是公民力量的结集,也是反对党雏形的蜉化,更偏重于组织战。唐荆陵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偏重于改变人心,与当局不合作,与新公民运动互为奥援,有区别,更有共同点。他们都是当代中国的公民启蒙政治家,在我看来,唐荆陵就是许志永的双子星座,都值得我尊敬。

天上有星星,地上有眼睛。乌云遮日,能遮住人心吗?许志永,丁家喜,唐荆陵,王清营,袁新亭被抓,只会让我们更加认清当局的嘴脸。他们不政改,也堵死公民力量成长的空间,这是很危险的,中华大地,真的不能避免血雨腥风吗?我不寒而栗,却也增加了挺身而出的勇气。

最近检查,我的肿瘤可能已经转移。我不知道还能活多久,我不知道是否有和唐荆陵见面的机会。我愿意坚持,等待,即使,我提前离开,我对许志永,唐荆陵,对所有的中国人,始终有深深的祝福。

顾志坚13815201367写于泰兴人民医院病床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