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公民征稿]徐琳:谈汉服的回归及传统文化的复兴

脸书上有人发表了一篇宣传汉服回归的文章,我看了看,觉得这篇文章没说到点子上, 尤其是文中有这样一句话:“因此人穿上汉服,就自然会容易地想起五千年的文化,就自然会容易地归正自己的思想与行为。”这句话有点可笑,把穿汉服上升到道德的高度,这可是中共一贯的手法,这样一说反而会让人产生反感。难道穿其他的衣服就不能让人规正自己的思想与行为了?事实上,一个人他如果能够归正自己的行为,那么根本就不用等到他穿上汉服想起五千年文化的时候。而那些不能归正自己的思想行为的人,即使穿上汉服也不会想起。

我并不反对让汉服回归,但是,要让汉服回归,首先我们要搞清楚:为什么要让汉服回归?其次是,怎样回归?

一个东西只有当人们认为它有价值,才会接受、保留它,否则它自然就会被淘汰掉。毕竟现代社会不可能强迫人们穿什么样的衣服。西方服装能够被广大中国人接受,当然是有它的价值。汉服被西方服装取代,当然是因为有其不好的地方,例如拖沓、不挺、单调,等等。那么,汉服是不是真的一无是处呢?不说出汉服的价值所在,就不可能让汉服回归。这个问题我最后再谈,先说说另外的问题。

现在已经是多元化时代,世界上各个国家、民族的各种文化通过各种途径相互渗透,并存一域,也相互影响着。中国除了政治上以及与政治密切相关的东西不够民主,其他方面都还算是百花齐放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再抱着一种“全面”、“统一”的思想,那是可笑的,不合时宜的,也是做不到的。

主张汉服回归其实也是当今一些人提出的复兴传统文化的主张中的一部分。我并不反对有人去复兴传统文化,但是,我反对用传统文化去抵制西方文化。有些人反对全盘西化,其实真正应该反对的恰恰是全盘东化。因为西方文化本身就是包容性的,是允许东方文化及其他文化的存在和自由发展的,而东方文化则具有较大的排他性。

推行一种东西,应该是让大家觉得好,生活得幸福愉快。但各人的身体情况和爱好是不同的,只有人们自己觉得好才算是好,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这个人觉得好,不等于那个人觉得好;你觉得好,不等于大家觉得好。因此,推行不能是强制性的。也就是说,人们要有选择的权利。保障这种权利的,就是宪政民主制度。没有宪政民主,就谈不上复兴,只能算是复辟,所推行的东西就是一种束缚、压迫。

因此,推行的东西,不应当是去排斥其他东西,而应当是给人们多一些选择,让各人选择适合自己的东西。所以,让汉服回归不是全面回归,而是在喜欢它的人那里回归。当然,喜欢不喜欢是可以改变的,这需要挖掘开发它的价值,让人们知道它的优点、哪些人适合。

那么,汉服到底有什么可挖掘的价值?

其实,事物往往是相对的。一种东西,在你这里是缺点,在他那里可能就是优点。上面我提到汉服比较拖沓,其实这在某些人那里恰恰又是优点。

我还隐隐约约记得小时候隔壁的叔叔讲的一个故事,说两个人到一个裁缝那里去做衣服,结果裁缝给他们做的不一样,一个是长褂,一个是短褂,两人问裁缝怎么回事,裁缝说,你们两个人的性格不一样,一个是急性子,一个是慢性子,急性子就要穿长褂,免得性子急显得慌乱、有失体统,慢性子就要穿短褂,免得慢腾腾的怠慢他人、误事。现在想来,这个裁缝的话是很有道理的。

中国人急性子比较多,急性子也确实往往没有定力,举止不够优雅,显得手足无措,甚至慌乱出错,广州话里有一个词形容这种现象叫做“扎扎跳”,是贬义的,专门用来嘲笑那种没有定力、慌乱出错的人。急性子的人穿上汉服这样的长褂,就可以使这种情况有所改善。我们的祖先设计出这样的服装想必是有这方面的考量的。象古代那些官绅们的服装,都是宽松长袖的,显得稳重、优雅、从容不迫。

中国民间有一句俗话叫做三岁看八十,意思是一个人的性格在三岁的时候就基本成型了,因此,从小的时候开始穿汉服更容易养成稳重、优雅的举止。何况小孩也没有多少事情要做。

虽然人的道德不完全是由性格决定的,但性格与道德多少有一些关系。塑造良好的性格,有利于个人道德的形成。当然,有利于个人道德的形成并不等于是穿上汉服就马上有道德了。

当然,现代社会生活、工作节奏很快,平时穿着这种服装显然不合适,它只能在特定场合下穿。

中国的书法是世界文化中的一朵奇葩,练习书法就需要有很好的定力。穿上汉服作书法就会有定力一些,而且汉服与书法这两种形式的传统文化载体交相辉映,更具有文化氛围。这可以通过一些活动的推广形成这样一种惯例。

此外,中华武术也是传统文化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太极拳则是中华武术中的高尔夫,练太极拳也很适合穿汉服。气功就更不用说了。

无论是日本的茶道还是维也纳的音乐会,以及各种体育运动比赛,都对服装有特定的要求,而中国的书法、太极拳等文化活动却没有对服装作出要求,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缺憾。与这些文化活动相匹配的服装当然是非汉服莫属。

在特定的活动中要求穿特定的服装与强制要求民众在生活中穿统一的服装不是一回事,因为民众有决定是否参加那些活动的自由。在生活中民众穿什么样的服装这完全由其自己决定。赵灵王推行胡服骑射,在军队中实行是对的,强制老百姓也着胡服就不对了。

让汉服回归也不应该是原样回归,不必完全拘泥于原来的样式,而应该是在保留其基本特色的基础上,加入其他有益的元素。在花色上,除了采用花卉的图案,还可以加入现代文化衫的元素,印上文字、照片、图案等具有思想内涵的东西。此外还可以设计一些短褂式的汉服。事实上现在已经有类似的服装,只是没有真正纳入汉服系列。

所以,推行汉服不能只是简单地宣传,而应该是一个系统工程,要有相应的举措予以配合。而宣传也要说到点子上,不能乱说、随意拔高。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