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博大哥”戈觉平

再有一周,8月4日,苏州的戈觉平大哥就要出来了,从小地方回到大地方。

8月14日,是他的生日。时隔五年,这个生日他可以在家里过了,有妻子、女儿,一定还有朋友陪伴!

如果说家意味着要有自己的房子,戈觉平其实早就没有家了!

戈觉平,网名“奔博”,自打知道他这个网名就一直好奇这网名是什么意思,似乎也当面问过他,他好像也语焉不详地回答过,反正我至今也没整明白。戈觉平是他本名,但熟识者更爱叫他奔博,少一个音节,省事,也有几分朦胧诗的意味。

北京还有一个叫“戈平”的,本名勾洪国,“戈平”不知是网名还是笔名,反正也像“奔博”一样,带有几分浪漫的色彩。

这俩名字常把人绕晕。

戈觉平、戈平,一南一北,一个真名、一个网(笔)名,是互蹭热度还是惺惺相惜?

戈觉平要出来了,从小地方回到大地方;戈平又进去了,从家里到医院。

2013年12月9日,范木根案发生的第六天,第一次在苏州见到了戈觉平,中等身材,壮实,声音浑厚,是第一眼就能信任的那种实诚汉子。通过他,又结识了当地以及外地赶赴苏州的很多维权公民。10日下午,戈觉平等苏州朋友带着大伙参观了范木根的家,两层楼房,窗玻璃被歹徒们从外面扔石头统统砸碎,室内玻璃碴子遍布,一片狼藉;随后,戈觉平与其他苏州朋友带我们到木渎镇,祭奠林昭,下山时已是黄昏,五六个警察闻风迎面追来。

此后与戈觉平接触渐多。2014年1月21日,苏州维权公民齐聚北京,与很多关注强拆、强占农民土地问题的学者、律师及其他地方的被强拆及失地农民济济一堂,举办了一次以范木根案为主的强拆民房、强占土地问题研讨会。

这次研讨会不仅成了很多“709”蒙难者的罪状,也成了戈觉平以及苏州大抓捕中其他被抓苏州公民的一大罪状。研讨会所用的简单资料也被作为“709”案和苏州大抓捕案的重大证据。

范木根案发生之际已值公民维权运动相对宽松日子的尾声了。大概是12月 6日,人日旗下的《京华时报》率先以大篇幅报道了范木根案——这在今天已是绝无可能了,而苏州当地却封锁消息,与出租车司机聊起范木根案,司机像是在世外桃源,浑然不知。
大概是12月21日下午,戈觉平等苏州当地朋友与一众律师赶往医院,要求看望并会见被强拆歹徒打伤住院的范木根妻子顾盘珍女士,还没下车,就见医院门口停着两辆大巴,约七八十警察鱼贯而下,大家明白是要阻止会见顾盘珍了。果不其然,大伙推选的五六位律师上到二层病房,警察们已经层层堵住门口,像防范洪水猛兽似的,律师们未能进入病房,但好歹还不像今天这样动辄被警察暴力相向。离开医院,戈觉平大哥又陪同众人赶往五人墓,祭奠与阉竖魏忠贤抗争而被杀害的苏州市民颜佩韦等五人。

此次苏州之行,苏州当地朋友无不令人印象深刻,如吴其和、胡诚、袁雪成老师、潘露老师,还有已去世的顾志坚先生,以及王婉萍、朱雪英大姐等人,在戈觉平被当地官方安排的格林豪泰酒店里也见到了戈觉平的妻子陆国英大姐。这些朋友,无论性别和年龄,都不是想象中的一口吴侬软语、行止含蓄内敛的形象,而是颇有多见于北方人的那种坚毅和豪气,当时就想起《三国演义》中曹操、孙权合肥之战时,周泰勇救孙权,曹操大赞周泰曰“真不料文章锦绣之乡,也有这般虎将啊!”戈觉平、吴其和、胡诚、袁雪成老师、潘露老师以及王婉萍、朱雪英大姐等苏州维权人士认真对待权利、坚决捍卫权利的坚定和执着,岂不正是东吴猛将周泰决战沙场、气吞山河如虎之概的今日重现?岂不正是颜佩韦等五人“激昂大义,蹈死不顾”之抗争精神的历史传承?岂不也正是苏州才女林昭只认真理、不畏强权的执着精神的继续和发扬?

还有,还有从楚国逃亡而来的硬汉伍子胥,那位有仇必报、掘杀父昏君之墓而鞭其尸的伍子胥,那位“相土尝水,象天法地”、建造了“阖闾大城”即今之苏州城的伍子胥,那位被夫差迫害而死、死后怒目注视夫差亡国的伍子胥!

苏州的刚烈民风原是其来有自的!

范木根研讨会之后已临近2014年春节,戈觉平及苏州维权公民继续展开富有创意、颇有成效的声援、救援范木根先生的活动。毫无疑问,范木根先生的行为是无可争议的正当防卫,范木根一案的定性必须结合非法的拆迁公司对范木根长期实施的骚扰、挑衅、侵害活动,绝不应孤立地就事论事。非法的拆迁公司显然是受苏州官方暗中纵容的,戈觉平及苏州维权公民的持续声援和救援必然使得苏州官方骑虎难下,官方必然对戈觉平等苏州公民恼羞成怒,声援、救援范木根也就成为2016年苏州大抓捕以及对戈觉平罗织罪名、强加重刑的主要“罪状”。

2014年3月下旬,建三江事件不期而至,律师和各地维权公民纷纷自发赶往建三江,一个原本籍籍无名的东北三江汇聚之地,声援被非法拘留的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张俊杰四位律师。戈觉平在长期的维权过程中与许多律师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赶赴建三江声援的人群中自然少不了他的身影。三月底的建三江仍是白雪皑皑、寒气袭人,跨越数千里,从温暖的苏州奔赴寒冷的东北边陲,对年届五旬的戈觉平无疑是一个重大考验。

果不其然,建三江事件之后不久,再一次见到戈觉平时,他脖子上居然打了很大一块纱布,嘴巴歪斜,说话瓮声瓮气,我大吃一惊,连问怎么回事,他自己却轻松地说:“脖子上长了个肿瘤,本来在去建三江之前就要做手术的,耽误了,长得很快,有点恶化了。”

戈觉平大哥是典型的中国农民,敦厚、朴实、善良,只会被欺凌,不会欺凌人,除了踏踏实实、本本分分过日子,别无他求。然而,这么一个本分、实在、别无他求、只想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农民,也像无数中国农民一样,遭遇了中国式的圈地运动,身不由己,被裹挟进了强拆、占地、造楼、修路的漩涡,一夜之间突然改变了人生。

时乎?命乎?运乎?

苏州不仅是文章锦绣之乡,不仅是虎将周泰和文武全才伍子胥的纵横驰骋之地,也是历史悠久的商品经济发达之乡,这种能文能武能商的人文传统即便不是绝无仅有,也实属屈指可数。戈觉平大哥生长于斯,也颇有经商天赋,他的医疗设备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在自家的宅基地上建起了近2000平米的三层别墅,与妻子、女儿享受着天伦之乐,宁静、祥和、优哉游哉、好不惬意!

然而,好景不长。

那种各地都司空见惯的故事发生了,降临在戈觉平大哥一家三口身上。真个是风云莫测、祸在旦夕啊!

他的崭新别墅遭到偷袭,夷为平地,以开发、发展的名义!对方应承的补偿甚至不敷成本,还撂下狠话,“就这些,爱要不要!”

能不抗争吗?换任何一个男人!能不抗争吗?换伍子胥,一定以命抗争!换周泰,一定舍命相拼!换颜佩韦等五人,一定“激昂大义,蹈死不顾”!

正是靠着这种独具吴越特色的抗争精神,才有了范木根的“伏尸二人,流血五步”的布衣之怒!

戈觉平是刚烈的、倔强的、不服的,也是冷静的、不失理性的。在他的乡村别墅被夷为平地之际,上访、维权还存在些许想象的空间。然而,屡访屡败、越访越被控制的经历使他渐渐明白起来,也渐渐不再信任上访,用官方的话说,他“激进”起来,于是有了他在皇城禁地府右街以铁链锁项拉车而行的骇世之举。

那个时候,还有人给他如此“寻衅滋事”的机会,他仅仅被拘留了几天。倘换做今日,铁定了的寻衅滋事罪或扰乱国家机关秩序罪!

整整十二年前,2010年6月10日,别墅被偷拆、无家可归的戈觉平向街道工委书记徐建良讨要说法,竟遭徐大书记毒打致轻伤,徐书记犯下了伤害罪。然而,当地的人民公安虽然煞有介事地立了案,可十二年过去,这位人民的书记大人至今仍逍遥法外,逃脱了航天战线那位张淘书记殴打院士被刑拘的命运!

院士被打,张淘书记被抓;戈觉平被打,打了白打,徐建良书记安然无恙!院士与草根,差别何其大!法律,原来是有等级的、可以打折的、能够揉捏的,有点像面团。

戈觉平大哥私下聊天时声若洪钟,甚是健谈,但稍一正式的场合他总是谢绝发言。他是那种典型的淡泊名利、不事张扬的平凡人,他在苏州甚至全国访民、维权公民中的高知名度是靠他的上访、维权经历以及对其他访民、维权公民长期的无私帮助积累起来的,借用徐书记们的话说,是历史地形成的。孰料,正是这种历史形成的声望反倒成为苏州官方把他列为苏州大抓捕首要迫害目标、不顾他癌症病情而强判他四年半徒刑的根本原因。加上只能折半抵偿刑期的六个月非法、残酷、令人疯癫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戈觉平被实际羁押四年九个月。

可以想象,以癌症之躯扛过四年九个月的牢狱,扛过指定监视居住期间反人道、不见天日的单独囚禁,扛过看守所恶劣的生存、卫生环境,扛过看守所和监狱难以下咽的盐水煮白菜,扛过对妻子、女儿、老人的牵挂,该是何等的艰苦!

四年九个月,是戈觉平大哥乡村别墅夷为平地之后的又一次重大打击和迫害。与他同时被抓的还有他的妻子陆国英大姐,以株连的手段,为恐吓的目的。因为夫妻二人同时被抓,善良、温顺的岳母不堪重压,含忿跳楼而去。因为夫妻二人同时被抓,原本留学国外的女儿不得不辍学回国,既为陪伴孤独的妈妈,也为免除沉重的学费负担。

戈觉平大哥很快就要回来了,从小地方回到大地方!他大概还不知道岳母已含恨离世,大概也不知道女儿已被迫辍学归国。已经饱受四年九个月炼狱的戈觉平,竟还要继续承受失亲之悲,及女儿辍学之痛!

这一切,究竟是谁之过?

戈觉平大哥交游广泛,朋友遍布各地、各界,有像他一样遭受强权欺凌的底层访民,有与他长期互相帮助和支持的律师,有德高望重的学者……。毫无疑问,所有老朋友都在关注、期待着他的回归,他也一定会继续受到各界朋友的帮助,就像他不在家的这四年九个月许多朋友默默地、无私地帮助、支持陆国英大姐一样。

硬汉戈觉平,你既然扛起了四年九个月的牢狱,就扛得起今后的生活,无论是一如既往的艰难,还是可能在坚持和期盼中有所改善。我们一起扛,一起挺,一起熬,直至法治化为现实!

慈欣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本站首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