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紫娟第三次陕西行(一)

陕西凤县看守所,你们为什么不让我给常玮平存钱?为什么不让律师会见他?

我和孩子站在陕西凤县看守所门口,后面的粉红色房子可能为常玮平关押地点

2021.7.23下午,我和孩子、辩护律师、还有五位朋友一起去凤县看守所想要求会见和给常玮平存钱。当天是雨雾天气,翻过秦岭时如在仙境行走,能见度非常低,也就一两米。开了三个多小时,下午16:00左右我们才到达凤县,凤县大雨瓢泼。到达看守所,雨渐转小。看守所大门紧闭,有两个身穿警服的人在房檐下站着。难道他们早知道我们要来?

果然,我们刚停下车,那两个着警服的就走了过来。我们摇开车窗,说是在押人员家属来存钱的,一位领导模样的警察(后来知道是李教导员)就说:账上钱多着呢,不用存。包龙军律师反问:我们还没说给谁存钱呢,你怎么就知道他的帐上钱多着呢?他意识到自己演砸了,就问我们是谁的家属。我们说了常玮平,他就又装模作样打了一个电话,询问常玮平账上有多少钱。

打完后说是帐上有2070元,他们规定每个在押人员帐上的钱不能超过1000元,每月消费不超过150元。上次让我们一次性存了1500元导致他被领导骂了。包律请他出示一下他所说的按规定帐上最多1000、每月消费不超过150这一规定的文件,让我们看一下是哪个的机关作出的。他支支吾吾又不说了。包律师说那我们给您拍个照,证明我们来过这里,以后复议你们有个依据。一听要给他拍照,李指导员带着他的跟班转身就走。辩护律师追上去说他要求和李指导员了解一下情况,李指导员边走边说要看他律师证。但是当律师给他看了律师证后,他又吱唔着含混不清的说他不和律师谈,喊上跟班,匆匆跑掉。我们和武警说能不能打开门,让我们进接待室避避雨。武警说领导不让开门,并警告我们不许拍照。

正在打电话的李教导员

这时,来了一辆救护车。司机说所里约好的要他今天下午来拉病人,武警请示后,告诉救护车上人员,今天谁也不能进看守所,先回去等通知。因为我们的缘故,连急救都被拒之门外。

深圳到凤县看守所有1940公里,我凌晨三点半起来坐飞机,冒着生命危险穿过秦岭的雨和雾,来到这里,当听到不能给他存钱这句话,所有的委屈和绝望瞬间涌上心头,眼泪止不住的流。我不能白白的来这里,我希望他能听到我的声音,只能对着看守所喊:常玮平,我是陈紫娟,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在这里,如果你能听到我的声音,我希望你好好活着!

我们被拦在看守所外面不能进去

一个多月前,我打电话给凤县看守所,他们就说常玮平账上有2070元,为什么一个多月了,他帐上的钱一分没少?自从被抓,马上九个月了,没有一个人见过他,他真的在这个看守所吗?为什么不让我给他存钱?不让律师会见他?

玮平,亲人们挂念着你……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公民报道, 本站首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