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公民龙克海系狱一年半后再遭当局以“散布谣言扰乱公众秩序”为名行拘

因寻衅滋事罪坐牢一年半,于2020年9月20日刑满释放的中国公民龙克海,于2021年7月6日被甘肃省徽县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以下简称“国保大队”)以“散布谣言,故意扰乱公共秩序”传唤,并出示“证据保全决定书”一式两份,将其两部手机(苹果和OPPO)扣留,后又给予龙克海行政拘留十天的处罚。怪诞的是,国保大队当天并未将龙克海行政拘留,而是带其做了体检后将其送回了家,理由是“拘留所需要排队预约”。
        7月8日下午7时许,龙克海被国保大队带走行拘。临走前,龙克海收拾好了换洗的衣物,还特意带了一本圣经和一本《威斯敏特小要理问答》;他告诉亲友,他正好趁着本次行拘好好读一读圣经。
        据悉,龙克海生于1966年6月1日,坐牢前系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汉中工务段员工(判刑后龙克海被其供职的公司除名),常住宝鸡市。2019年3月4日,龙克海被陕西省宝鸡市国保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抓捕,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至同年5月15日后正式批捕,转送至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看守所关押。
        据龙克海自述,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每天不仅有12名警察和协警看守他,还对他进行连续疲劳审讯,有7天6夜把他固定在老虎凳上,直至他昏厥后才将他从老虎凳上放下来。在龙克海被移交至看守所关押期间,狱警对其严加看管,看其依然拒不认罪和拒不配合当局写悔过书,便唆使在押人员多次对龙克海进行群欧。为了进一步孤立并打击龙克海的锐气,看守所经常给他调换监号,并禁止其他在押人员跟他说话。龙依然不服管教,依然一再提出严正抗议,进而招致狱警亲自对其进行多次殴打,其间还给龙戴上大铐达二十天。龙便采用绝食的方法对看守所进行抗议,在绝食至第六天后,他昏厥了;冷血无情的狱警把身戴大铁链的龙从监号里倒拖出去后,进行液体灌食。在一次又一次地威逼打压中,狱警看龙依然不服软不认罪,便加大了对他的折磨力度,长期让其睡在监号里潮湿的水泥地上,导致从无关节炎的龙,在原有的疾病——糖尿病高血压——的基础上,又患上了严重的关节炎,至今一身病痛难以找工作也难以为家庭操持家务。
        2020年9月20日出狱后的龙克海,依然面临着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干扰。首先,由于工作原因他长住宝鸡市,却在出狱后被陕西省宝鸡市国保公开逼其离开宝鸡市,龙不从,宝鸡市国保遂威逼房东把龙赶走。其次,被原单位除名后,龙为了社保医保问题多方奔走,至今无果,致使看病和生活来源都无着的龙和家人极其苦恼忧闷。再次,被逼退回到户籍所在地甘肃陇南市徽县嘉陵镇的龙,继续被国保骚扰打击,2021年1月底的某一天,龙发觉自己的建行卡被停掉了,于是去开户行查问,才得知其银行账户被公安机关查过,并被公安机关要求停止使用了。此外,龙的儿子在父亲被捕后,一再受到国保的骚扰威胁,以致于不得不将其在西安的工作辞掉,而远赴南京打工。龙的老婆也多次受到国保的威胁恐吓,此次(7月6日)龙克海再被公安机关传唤和行拘后,为了避开国保无休止的骚扰,龙的老婆不得不回到娘家躲避是非。

转自:维权网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