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芬学者王展被捕一年半仍失联 看守所拒绝透露情况

截至本周五,旅居芬兰的气象学者王展回国遭拘捕,被中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羁押已超过一年半。而本台记者致电沈阳市第一看守所了解王展近况,也遭到拒绝。据八九学运领袖王丹透露,王展的名字已被上报美国国务院,希望能向中方提出交涉。

王展被捕一年半  半年来音信全无

今年4月15日是曾就职于芬兰气象研究所的学者王展被中国当局逮捕一年半的日子。在这一天,记者采访了多位在海外持续关注和声援王展的人士。

来自江西、现居加拿大蒙特利尔的钟复传是王展的好友。他告诉记者,王展在半年来与外界完全失去联系,令他很担忧。他说:“如今他被中共逮捕,已经一年半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也被拒绝和律师见面。对这种情况,我个人感觉很痛心。我参加了拯救王展(Save Wang Zhan)的活动,希望第一给他争取到一定的空间,第二也是向自由世界表示中共在海外的长臂是多么危险。”

王展是大连瓦房店人。2019年10月15日,在网上主张满洲独立多年的他入境中国后遭当局逮捕,其罪名为“涉嫌颠覆国家政权”。钟复传表示,他与王展已相识六、七年,王展对他有很大的影响:“他给我的感受一向是很风趣幽默,带一点理想主义,而且看问题的角度也很透彻、很刁钻。他在网上也鼓励了很多人对各自的家乡产生本土意识,其中也包括我。”

去年,王展的友人曾发起了遍及世界各地的声援王展活动。在数个月之内,上百人在美国、加拿大、德国等国的中国使领馆外举起标语、王展相片及与王展网名“大象”相呼应的大象模型,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他。这一活动的参加者、现居美国东部的李女士曾在王展被捕一年时接受本台采访,表示王展在人权状况恶劣的沈阳市第一看守所遭到了殴打、虐待,且没有自由会见家人和律师的权利。

李女士在近日告诉记者:“学者王展,他在中国被失联已经有一年半时间了。一年半羁押的时间大大超出了普通看守所羁押犯人的时间,还没有进入法律程序。就是说,这个犯人可能在看守所遭到的对待完全是不透明的。”

李女士也认为,目前中国当局对分离主义、本土主义者的打击十分严重,香港本土派遭遇的镇压就是一个例子。她说:“中国在外部舆论比较紧迫的情况下,对这些分离主义或者是本土主义倾向的打击肯定是更加严重。所以,王展的处境只会更糟。”

我们负责羁押,不负责查询:沈阳市第一看守所拒绝透露王展近况

4月16日,记者致电沈阳市第一看守所询问王展的近况,却遭到了拒绝。以下是本次通话的部分录音:

记者:(王展)他是19年10月份进沈阳一看的,最近这半年多也没有什么消息,就是想问问他的情况怎么样?

接线员:我们这个查不了。

记者:你们查不了是吗?

接线员:我们这儿不做查询。

记者:那我应该上哪儿查呢?

接线员:你找律师或办案人查,或者他案子到哪儿上哪儿查,我们这儿查不了。

记者:因为他是被关在你们这儿……

接线员(打断记者的话):我们负责羁押,不负责查询。

中共海外长臂管辖加剧  王展之名已提交美国务院

王展的友人、旅美学者刘仲敬对王展被捕一事进行了分析。他表示,在王展被捕前,中共未有在芬兰对王展进行跨境绑架,表示当时中共尚无力跨境攻击身处西方的异议人士。但随着目前中国与西方不断交恶,像王展一样的本土主义独派人士将很可能在西方遭遇更严重的、甚至类似“江南案”的威胁,直到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更严厉的制裁和打击,使中共的海外组织难以为继。他呼吁与王展政治立场类似的人士做好“像在战场上一样”的准备。

他说:“‘白区党’(按:指中共海外组织)在邓小平时代为了跟西方搞好关系,是很少做这种事情的。但是现在也有一些可靠性还难以判断的信息,是他们现在已经不像邓小平时代,也开始在‘白区’(按:指中共未能控制的地区)做这些事情。”

近日,有加拿大关注中国人权组织成员在就维吾尔人权问题发声后遭遇了死亡威胁,可为刘仲敬观点的一个例证。

八九学运领袖、“对话中国智库”负责人王丹则在4月15日向记者透露,“对话中国智库”在今年三月向美国国务院相关官员提交了一份名单,列出了数十名被中国当局逮捕、关押的人员姓名,其中就有王展的名字。王丹告诉记者,这一名单是他通过网络群组征集到的:“我们这个群名字叫‘89’,其中的成员主要都是一些海外民运的骨干成员。”

王丹还告诉记者,美国国务院有关官员表示,在对华交涉时将会部分参考这一名单。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