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华援助协会“2020 年度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会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报告”

作为长期关注中国大陆境内教会和基督徒在中国大陆遭受政府逼迫状况的专门机构,“对华援助协会”明显感到2020年度的情势较2019年度更为严重。2020年度,中国大陆基督徒被当局警告或拘留,家庭教会被取缔,教堂及十字架被拆的个案不断增多。多位家庭教会牧师披露:中国基督徒的处境愈来愈艰难,大部分人面对逼迫时,选择沉默;信徒非常担心把遭遇公开后,遭到报复,只能默默的祷告;如年初以来,中国各地都有信徒因传福音被拘留,但担心公开后遭到报复,九成以上信徒选择息事宁人。2020年直接的相关数据分析变得非常困难,对2020年度教会和基督徒在中国大陆境内遭受政府逼迫状况的数理评估只能是宏观推测。

对家庭教会而言,应该是100%都受到了逼迫,差别仅在于方式程度的不同:每个教会带领人至少都受到过警方正式或非正式传讯查问;遭遇取缔的家庭教会带领人100%都受过时间不等的羁押,个别甚至是刑事拘押或逮捕判刑,主要同工都经历过传唤或短期羁押,一般同工和表现积极的信徒大部分都经历过正式或至少非正式传唤盘查。

2020年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中国更是病毒最早发现之地。但在疫情肆虐之下,中国大陆基督教会和基督徒所遭受逼迫不但没有因疫情有所减缓,反而更加深重。可谓病毒虽狂,逼迫更毒。本报告认为2020年中共对基督教和基督徒的逼迫存在以下趋势和特点。

(一)宗教中国化:习近平成核心

2020年,中共各级宗教管理官员,自最高主管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协主席汪洋到地方市县市层级官员提到宗教中国化,都要提到两点:一、“各宗教团体学习领会习近平关于宗教工作的重要论述”,二、“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即宗教团体要以习近平关于宗教工作论述为指导思想,信众要以习近平为核心。

由此2020年度宗教中国化,中共高层除了继续强调弘扬传统,竟出现了封杀音乐教材中包括贝多芬《欢乐颂》在内的所谓“宗教音乐”的疯狂举动,即使在疫情防控之下,宗教管理的关键词除所谓 “双暂停一延迟”之外,更常出现的还是 “高度警惕、维护宗教领域和谐稳定,积极推进中国宗教中国化”。另外修订有关政策法规、党规:修订《伊斯兰教朝觐事务管理办法》,明确完全由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一家垄断组织朝觐活动;《宗教教职人员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首次写明教职人员有责任义务推进宗教中国化;《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外国人宗教活动管理规定实施细则(修订征求意见稿)》使中国宗教界和外国宗教团体或个人的交流更加困难,任何民间的宗教文化交流都将被视为非法;以中共中央名义发布、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首次写进宗教中国化。

地方政府方面:江苏省提出宗教活动场所“六进•四所”,福建省加强宗教院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建设,贵州省强调从政治高度做宗教领域工作,青海省着眼于维护寺庙稳定,辽宁省禁止在殡葬场所开展宗教殡葬仪式,浙江省要求学校教师签署《教师不信教承诺书》,内蒙古出台宗教中国化实施方案,并禁止中学生参与宗教活动。

 (二)基督教中国化

除各种分主题的研讨、交流、宣讲,爱国主义教育,当局将教堂列为反邪教教育警示基地之外,2020年出现以下突出的发展。

1.修订、编写有关教理书籍

成立《要道问答》修订执笔小组,修订《基督教爱国主义教程》,准备编写《中国基督教伦理学》教材。

2.恶意篡改和遮蔽替代

中国官方教科书《职业道德与法律》恶意篡改扭曲圣经故事,官方”中国基督教两会”以”JD”代替”基督”二字,“神”、“主”等宗教字眼,也都被图标或色块遮盖。中共当局强制山西省赵家岭信奉天主教的村民,用世俗用语或图像替代宗教用语或图像标记作为新的公共符号。

3.基督教中国化在地方落实

山东省枣庄市基督教中国化研究中心成立,河南省基督教两会成立“基督教中国化研究室”;内蒙古自治区发布《内蒙古自治区关于推进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的实施方案》;山东提出建设“齐鲁神学体系”。

(三)逼迫态势新发展

 “剥夺教会领袖教职,逼迫教会领袖加入官方教会,多方阻扰聚会:冲击聚会场所,传唤、约谈威胁,施压房东、逼迫教会搬迁;、关闭教会,责令停止聚会,查抄、打砸教会,强占教会房产无端或捏造罪名关押、抓捕、判处教会领袖和普通信徒,或被强迫失踪;政府依然严加限制教会、信徒和大众过圣诞节,城市教会的圣诞庆祝活动需要经过10多个部门的审批”等已成常态,2020年中共对基督教会和基督徒的逼迫还有如下新的发展。

 1.拆毁、清除:从教堂到墓地,从生者到逝者

2020年中共对基督教会和基督徒的拆毁、清除范围扩大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强拆教堂、强拆聚会使用的基督徒私人住宅、强拆教会所属慈善场所、强拆教堂十字架、强拆教堂圣物,清除基督教除十字架外其它标识、符号、标语,捣毁基督徒的墓地、墓碑,铲除墓碑上的“神父”字样,禁止墓地有十字架标志等,特别恶劣者如山西有着近120年历史的忻州浸礼会圣徒殉难碑竟被政府捣毁。

2.国家安全控罪扩大

自2019年王怡牧师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并被重判,成为中国大陆改革开放40多年第一案例以来,2020年,类似案例增加。中国湖南省慈利县伯特利家庭教会创始人赵怀国牧师,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审判,贵州省贵阳市恩光教会牧师吴学超及妻子杨维,被多名国安人员从家中带走。甚至有地方政府借口中美关系恶化打压教会

3.监控系统用于管控教会大幅升级:出现人脸识别

江苏、甘肃、河南、江西等地宗教场所被要求安装人脸识别摄像头。山东省要求在各基督教和天主教教会安装监控,安装监控探头还向家庭教会,向基督徒住所蔓延。

4.禁止聚会:从公共场所到一般民居,从网下到网上

政府人员有组织阻止家庭教会基督徒进教会敬拜,基督徒家人在家里敬拜也常遭阻拦冲击,基督徒家庭有关孩子的聚会分享也被冲击,还直接明令禁止网上直播讲道、网上聚会以及神学培训,接待基督徒用于宗教活动的场所也受罚。

 5.禁止有关基督教出版物:从纸质到电子产品,从生产、销售到购买

张小麦(原名陈煜)因开设网上书店“小麦书房”销售基督教书籍遭重判;梁汝瑞、朱国清因印刷儿童圣经,深圳市生命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傅选娟、邓天永、冯群豪、韩丽四人因销售圣经播放器,香柏树公司赖晋强生产圣经语音播放器,都被控“非法经营罪”,面临刑罚。各地国保警察同时传讯了上万名曾在小麦书房买过书的基督徒取证买书细节。

6.严格限制基督徒婚丧嫁娶宗教礼仪

在教堂举办婚礼须经宗教局同意,18岁以下的不得入内,参加者须实名登记,阻拦婚礼唱赞美诗;基督徒的葬礼,不让唱赞美诗,不许出现十字架等宗教物品,在殡仪馆举行葬礼不让开音响。

7. 普遍禁止教会信徒公开传福音

以往基督徒公开传福音,即使当地居委会人员或警察看见,大多数情况下,不会干预,但是现在会被普遍禁止,并处以行政拘留。

 8.政府强占教堂等聚会场所,改作它用

 江苏省阜宁县北周庄基督教会教堂改为文化大院,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羊寨镇流泉村流泉教会教堂,被改为“羊寨镇流泉村综合文化服务中心”,江西省鹰潭市童家镇一天主教堂,改造为娱乐场所。

9.冲击基督徒家庭有关孩子的聚会分享、教育方式

阻拦冲击教会为基督徒家庭孩子过生日,教会女基督徒在家分享育儿心得,基督徒户外亲子活动,孩子成人礼等。另外,基督徒因让孩子在家和教会学校上学而成为被告。

10.新冠疫情笼罩刁难教会牧师

如广州广福教会牧师马可说,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公安分局不给广福教会牧师马可办理出入小区通行证“白云卡”,不给用于出入小区大门的“二维码”;太和镇出租屋管理中心拒绝为广福教会白话堂长老陈成万续签广东省居住证。

11.惩罚专门针对基督徒

如福建省厦门市惩罚为基督徒宗教活动提供场地的酒店,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盈江县发布《“寨规制度”补充条约》,惩罚基督徒村民。

 具体内容详见:PDF文档对华援助协会“2020 年度中国大陆境内基督教会和基督徒遭受政府逼迫报告”

本文发布在 公民文献,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