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与爱憎蒋介石

二二八与爱憎蒋介石 Photo: RFA

228争议未解 蒋介石的功与过

中正纪念堂纪念的是中华民国历史中的国家伟人、民族英雄,蓝白相间的中正纪念堂矗立在台北市中心,这是大陆观光客走访台北的热门景点,了解国共斗争历史的另一面说法。而就像所有历史人物的评价终究有分歧的看法,在台湾,这个分歧点在228。

228受难者家属潘信行说:“(228事件)所有的证据都是指向蒋介石 要付最大的责任! 那个(蒋介石)铜像还摆在那个地方,对我们这些家属来讲是非常的难以忍受。”

二二八事件发生于1947年2月27日至5月16日,专卖局人员在台北查缉私烟,造成民众死伤,引起2月28日抗争再酿伤亡,掀起全省民众大规模反抗政府、攻占官署,诉求台湾高度自治,国民政府派军队镇压人民,死亡人数约18000人至28000人,大批台湾本土领袖菁英被屠杀。

228受难者家属潘信行说:“(我父亲)被五花大绑,(背后)插着一个牌子送到嘉义火车站,枪决示众!”潘信行拿着他父亲被枪决时穿的衣服,指着衣服上的破洞说: “当时他死的时候穿的,枪决那个时候穿的衣服,这是弹孔。” 

还有很多228受难者被失踪,李荣昌的父亲李瑞汉律师当时是台北市律师公会会长,李荣昌清楚记得宪兵上门把父亲带走,当时16岁的他紧跟在父亲后头。 

李荣昌红着眼眶回忆着当时的情况说:“我的日本名是荣昌,父亲说‘荣昌回去’,叫我回去,命令我回去! 这个眼神太残忍,我现在讲我会哭,这是我爸爸最后一句话。(他是说)傻儿子,你跟着我,你会危险!”

李荣昌的爸爸被带走之后,至今下落不明。

李荣昌说:“我父亲被抓走后,有什么罪名? 没有!死在那里?不知道! 什么原因?也不知道。” 

台湾伤痕历史研究者黄惠君说:“二二八事件时,在北部对这些领导菁英是采密裁的方式,但是在南部呢,全部都是采公开游街之后枪杀的。我们所熟知的陈澄波是当时嘉义四个市参议员之一,因为当时有民军跟政府军的对抗,他们进去扮演和平使节,却被扣留下来,被当做是反叛军的领袖一样,公开枪杀在嘉义火车站前。”

四名议员遭枪决是228事件的重大惨案,潘信行的父亲潘木枝,是其中之一。潘信行的二哥,因为想救父亲而不幸头部中弹身亡。潘木枝因极度痛苦而喊叫至下颚脱臼,遭枪决后在三子的怀中离世。

潘信行说:“(父亲)他很痛苦,下巴都掉下来了。我父亲那时候眼睛吊起来,我三哥就去抱着他,就跟我爸爸讲,在他耳边说你安心去,家里会照顾好,顺手就把他的下巴推上去,眼睛盖起来,我父亲那时就流泪,就死在我哥哥的怀抱里。”

因为这样抹灭不去的印记,家属对于追查元凶不依不饶。

台湾面对历史错误 对蒋介石功过评价两极 

其实,台湾解严后,关于228事件的口述历史、研究、和专书不计其数。1992年,政府公布首份官方报告《二二八事件研究报告》。其中说当时的蒋主席因“军务倥偬,无暇查证,又过度信任陈仪,接受其请兵之要求,不能不说有失察之疵。”

台湾政治大学历史系兼任教授刘维开说:“他得到的消息是(228事件)跟共产党有关系。当时国民政府所面临到的一个问题是剿共的军事正在进行,蒋中正主要的重点还是放在剿共,对台湾所发生的事情最初其实他不是太在意,交由台湾行政长官陈仪处理,等到后来事情扩大,决定调军队来平乱,因为他所得到的消息是奸匪(共匪)作乱,他一直认为台湾是‘干净土’,意思是没有受到共产党影响。”

但2006年,二二八事件纪念基金会编写的《二二八事件责任归属研究报告》,将“元凶”指向蒋介石,认为蒋介石调兵镇压,屠杀、清乡,应负最大责任。不过,这个观点并没有被台湾的教科书引用。

然而,历史的错误,政府概括承受。1995年,时任总统的李登辉在二二八和平纪念碑落成典礼上,以国家元首身分代表政府道歉。2003年,时任总统的陈水扁向二二八受害者家属颁发恢复名誉证书。2007年,二二八国家纪念馆成立。2010年,时任总统的马英九代表政府向受害者道歉。

但是,对受难者家属来说,口头道歉,对于他们心目中那个“谁该负责”的答案,有很大距离。

潘信行说:“倒不是说我们一定要把他鞭尸,没有! (蒋介石铜像)只要移走就好,我不会遗恨他的后代。现在执政党为了选票(不移走),那我们是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都不会改变我们的想法。”

目前执政的民进党政府,多年来一直承担着政治受难者要求拆除中正纪念堂铜像的压力。不过,他们同时要面对1949年后跟随蒋介石来台的人,支持蒋介石的情感,以及对蒋介石不同的历史观点。

台湾政治大学历史系兼任教授刘维开说:“(蒋介石)他在外交上的运用 确保了台湾的最大安全,另外一方面整军经武,加强整个国防力量,建设台湾,如果我们把眼光稍微放大一点的话,今天我们能在台湾所享受到的这一切,其实都是来自于那个时代,就是1950、60,乃至于到70年代,他们所做的扎根的工作。如果从历史角度来看,他能维持那么久的时间,从1949年到现在七十多年,其实这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他必须在强权当中求生存,获得最大的谈判筹码,让台湾生存下去,让中华民国政府在国际间能继续存在,这是整体上来评价他时需要注意到的部分。”

最近,文化部长李永得说,他发现有些过去主张要拆的人,现在觉得可以阶段性处理,不必急着拆铜像,而是优先呈现历史真相,功过并陈,但家属无法接受这样的说法。

潘信行说:“那个像一定要移走,否则的话,我们死也不瞑目! 一定要把它撤走! 它一定要移除掉! 不见得说我要去对付、要怎么报仇,但是这个人,这个铜像一定要拿走,没有移走,那台湾根本就没有转型正义。”

讴歌政治人物的时代早已过去,或许对照现在中共升高对台武力威胁,世界格局转变,台湾人对蒋介石的功过又有不同看法。在民主社会,历史人物的不同评价并存,台湾继续在疗伤中前进。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社会运动大事记,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