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缅甸将重演中国“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吗?

缅甸民众反对军事政变的示威已经进行了两周时间,20岁女示威者兑凯2月9日在首度内比都示威期间头部中枪。她的哥哥证实,兑凯留医十天后,已于19日上午11时15分离世,是第一位在示威中去世的人。 

据家属介绍,事发时她才刚年满20岁,2月9日在首都内比都的一次抗议活动中被一颗子弹击中。她的哥哥在电话中说,“我真的很难过,无话可说”。她的姊姊表示,“请所有人也参与壮大这场运动,这是我唯一想说的。” 

随着兑凯在镇压中死讯的消息传来,仰光19日下午随即有市民架起祭坛,摆放鲜花悼念兑凯。24岁的尼林泰在仰光向记者表示,“我为她感到骄傲,我会出来,直到我们为她实现目标”。社交网站也有大批网民悼念兑凯,并绘画纪念她的文宣,有人表示不会原谅射杀她的军政府人员。 

2月17日晚间,安全部队列队走过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的一处铁路工人居住区。目击者说,安全部队对罢工工人动用了橡皮子弹、弹弓和石块。17日早些时候,缅甸第一大城市仰光也举行了反对政变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政府17日连续第四个晚上短暂关闭了互联网服务。 

随着抗议持续进行,美国、英国和加拿大18日对缅甸军政府成员实施了制裁。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推特上写道:“我们敦促国际社会发出一致信号,推动问责。缅甸军队必须恢复民选政府。”联合国表示,大约四分之三的缅甸公务人员正在罢工。 

昂山素季自军方发动政变以来一直被软禁在她位于内比都的家中。当局最初指控她非法拥有进口步话机,这项控罪最高可被判处三年监禁。军政府16日又对她提出第二项指控,称她违反了缅甸针对新冠疫情的防疫限制措施。政变发生后,总统温敏也一直被软禁。 

有两个问题我们值得思考:缅甸局势恶化将会给中国带来怎样的影响?缅甸会上演中国八九年天安门“六四”大屠杀吗? 

第一,缅甸局势对中国的不利影响 

缅甸军方已经向民众开枪,并且造成了兑凯的去世。军方的镇压将会进一步激化民众的反抗。缅甸形势的恶化,将会对与昂山素季和军方一直暗通款曲的中国产生怎样的影响呢?独立学者邓聿文在他的文章《中国很可能是缅甸局势恶化的输家》中进行了深入分析,他指出:缅甸曾长期处于军人统治下,发生军事政变已不是第一次,大镇压也非首次,然而,目前的局面可能是缅甸总司令敏昂莱没有预料的,尽管他宣称军人此次推翻民选政府接管政权不是军事政变,而只是履行宪法责任,可是缅甸民众毕竟享受了此前近10年的民主化生活,虽然这种民主化还有很多问题,不令人满意,但只要民主的种子在人们的心里扎根发芽,要他们再退回到军政府,将不会顺从。 

换言之,缅甸的军人还是过去的军人,但人民已不是过去的人民。在社交媒体时代成长起来的缅甸年轻人,没有前一次大镇压的记忆,他们反抗军队的统治,军方要稳定社会秩序,似乎就不能不武力镇压。 

缅甸在未来某天发生大镇压,造成流血事件,中国无疑会成为地缘政治的输家,将承受以下几个不利政治后果: 

第一,缅甸军政府的镇压行动会让世界和中国民众记忆起三十年前中国发生的六四屠杀事件,从而削弱中共因经济成就和国家崛起而建立起来的合法性。 

对于六四,海外虽仍在纪念,中国很多民众亦没有忘记它,然而在中共的掩盖和所谓国家崛起下,随着时光流逝,越来越多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逐渐淡忘,即使记得它,也没有了当初那种悲痛感。记忆的钝化只有在发生同样事件的情况下才会被激活。若缅甸出现大镇压的流血事件,民众喋血在军政府的枪口下,将会唤醒世上更多人尤其是中国人回忆起自己国家的那一幕,促使人们去思考民主人权和独裁统治的关系,经济成就和社会秩序是否一定要以人权为代价。这在很多人的心里可能种下民主的种子。事实上,缅甸装甲车出现在仰光等城市的街头照片,已经在中国的自媒体大量流传,这是一种隐晦的提醒。 

第二,如果出现镇压,中国政府在这样一个历史时刻却以不干涉内政原则为由,不能旗帜鲜明地谴责和制裁缅甸军政府的暴行,那么中国政府的道义形象不但在中国人那里,也将在全世界进一步跌落。 

不干涉内政原则表面看来是中国政府的拿手法宝,避免了在很多场合该表的态,但它也是中国外交的道义软肋,削弱了中国的国际形象。全世界都知道,这个星球发生的不公不义之事,是无法指望中国主持正义的。然而,假如非流血的事件中国用”不干涉内政”搪塞过去人们尚可理解,对军方屠杀平民的行为还以”不干涉内政”为由不谴责,将在自己的人民那里都无法交代。但是,中国政府如若谴责缅甸军政府的镇压,它又有一个如何面对自己1989年的屠杀行为问题。另外,缅甸军方是否因中国政府的谴责而疏远中国?所以,谴责和制裁与否,对中国都是一个难题。 

第三,缅军政府如果采取镇压措施,西方的制裁和干涉要么令它知难而退,交出政权,昂山素季再次执政;要么军政府顶住了这个压力。假如是前者,尽管有之前罗兴亚人的问题让昂山素季对西方难以完全放弃戒心,但由于对中国的失望,她领导下的缅甸无疑会再次靠拢西方。而西方也明白,不能把缅甸重新推向中国。美国得已借此介入缅甸的内部事务,从此在中国的西南边境多了一个制衡中国的因素。假如是后者,即使中国以不干涉内政为由不去谴责缅军政府,也不跟随西方制裁缅甸,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也不可能公开表态支持它。缅军政府虽然可能不会埋怨中国,可亦不会明显倾向中国。 

上面假设的是大镇压后对中国的几种不利情形。当然,缅甸的大镇压最后也有可能不会发生,但即使如此,依然对中国会产生其他的不利政治影响。缅甸军政府承诺一年后重新大选,将政权还给赢得大选的政党。照目前样子,民众对军政府的强烈不满在未来一年内难以消停,一年后的大选极可能仍是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获胜。昂山会把这个获胜看作西方对军政府压力的结果,对中国,则很可能会因为某些信息“误导”而认为中国在她和军方的选择中偏向后者,不像西方一样,对军政府施加应有压力。 

最近在互联网上,出现了大量有关中国飞机运送技术人员赴缅、中国帮助缅甸建防火墙、中国士兵出现在缅甸街头的说法,引发缅民众在中使馆请愿,以致中国官方不得不出来辟谣,批评此乃无稽之谈,是故意给中国设套,表示缅甸现在的局面完全是中国不愿意看到的。然而中国政府之前对缅甸政变的模棱两可表态,以及否决联合国安理会谴责缅军方的声明,显然也会让昂山素季失望。在未来一年内,假如缅甸局势变得恶劣,对中国偏向军政府的传闻和信息肯定还会不断出现。那么,民盟和缅甸民众对中国的观感和看法也就更倾向负面。重新执政的民盟势必也就会去接近西方疏远中国。 

以上是邓聿文文章的主要内容,我赞成他的分析意见,缅甸的军事政变让中国政府如芒在背,左右不得。但这个坑恰恰是中国政府自己挖的。也充分说明世界的“时与势”根本就不在中国这一边。 

第二,西方国家应吸取中国“六四”教训 

北京之春网刊主编陈维健认为如果西方民主国家不对缅甸军方采取强硬措施,中国天安门“六四”事件极有可能在缅甸重演。他在文章《缅甸形势发展会不会是下一个“六四”》中指出:缅甸形势令人担忧,政变的军政府是受中共支持的,政变首脑敏昂莱作为国防军总司令,他与中国建立军事防务协定,去年1月他与习近平举行过会谈,他的政变与镇压得到中共的鼓励。有中共背后的撑腰,缅甸军政府更是有持无恐。

 缅甸军政府除出受到中共精神上的支持与经验上的借鉴,还有军事上的实际支持。“缅甸公民团体”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包括中国“北方工业公司”在内的五家军工企业,为缅甸军方提供军火。更有消息指出,在缅甸镇压的军人中看到肤色不同与本国人的军人,这些军人可能来自中国。愤怒的抗议群众包围中国驻缅甸大使馆,抗议中共对缅甸军政府的支持。 

缅甸的军事政变,受到国际社会的一致谴责,唯有中国态度暧昧,西方国家领导人督促中共谴责缅甸政变,中共迟迟不肯表态。对于中共来说,缅甸在亚太战略中有着重要位置的国家,控制缅甸就是控制了南中国海的第一岛链。中共一直插手缅甸的政治,缅甸民主化后,中国非常害怕缅甸成为美国的同盟,千方百计地拉拢昂山素姬,致使民主英雄的美名蒙羞。这一次缅甸政变对中共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将昔日不离不弃的昂山素姬,转而为言听计从的敏昂莱。 

二个多星期以来,缅甸人民显示出不屈不挠的英雄斗志,一位女性大义凛然,拿着出鞘的铡刀面对军人的坦克,成为“六四天安门”坦克人一样的经典画面。人民虽然勇敢,但是只要军队残暴,血肉之躯是阻挡不了坦克与机枪的。目前缅甸的局势非常的危险,国际社会的谴责对反抗民众只是道义上的支持,而中共对军队的支持却是军事支持。如果这一局势得不到改变,那么“六四天安门”屠杀就可能在缅甸发生。在此危难之际,西方社会特别是美国拜登政府,应该对缅甸军人政权作出更强硬的措施,以阻止局势的恶化,最后发生流血事件。“六四”因着西方国家的软弱,导致了一个正在改革中的中国倒退,现在如果对缅甸以同样的态度,那么缅甸的民主政治不但嘎然而止,缅甸将成为中共专制政权的同盟,对抗美国与西方。

 综上所述,缅甸军事政变不得民心,兑凯的去世将会进一步激化当前紧张的局势。军方如对民众进行军事镇压,将会重演天安门“六四”悲剧。缅甸的军事镇压将会唤醒中国人民对于六四的惨痛记忆,并由此影响中国的政局。中国处境尴尬,干预缅甸局势将会戳破“不干涉他国内政”的谎言,不干预可能失去缅甸,处于西方国家的围堵之中。自称世界的“时与势”在自己这一边的习近平该何去何从呢?

转自:北京之春

本文发布在 社会运动大事记,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