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俗维基案”政法委部门出手 透过司法局向律师威胁

「恶俗维基」案持续扩大发展,广东省茂名市政法委部门公然介入,对被告人的辩护律师进行威胁。律师认为案件已受到海外舆论关注,令涉事的官员不安,企图以威胁手段阻止真相曝光。案件涉及习近平的女儿和姐夫个人信息外泄,24名年轻网民受牵连,部份人获重刑。

本台周四(18日)独家曝光广东省茂名市公安炮制阴阳文件,将「恶俗维基」原运维技术人员牛腾宇构陷为「主犯」后,茂名市政法委立即透过当地司法局,于周五(19日)下午约见牛腾宇的一审辨护人、广东佛山律师田海波,向他发出警告。

本台尝试联系田海波,在报出记者身份后,对方表示听不清楚,之后挂断电话。

目前身在日本的「恶俗维基」创办人肖彦锐,向本台提供了一段他与田海波在后者遭约见后的对话,印证官方正多方采取压制行动。

肖彦锐:您好!田律师吗?我是肖彦锐,我好像听说今天有人找您?

田海波:对对。

肖彦锐:是佛山的司法局吗?

田海波:对对,说我有问题啊,说你做这无罪辩护应该有一个,就是跟他请示的意思。他说这个案件现在影响还比较大,上级、有关部门比较关注这个案件吧。国外媒体报道了很多内容吧,造成了很大的社会影响,影响到国内了。本来我想这个案子是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为甚么现在名堂这么大?不仅是我吧,凡是代理这个案件的律师全部被约谈,我执业这么多年从来没碰到过这种情况。

田海波亦将约见详情告诉牛腾宇母亲和二审辩护人、北京律师黄汉中。牛腾宇母亲向本台引述,司法局官员批评田海波政治立场不稳及为牛腾宇做无罪辩护;官员称田海波应该向司法局报备。

牛腾宇母亲说:田律师说,我对不起你们,知道腾宇这个是个冤案,但是司法局下午找我(田海波)约谈了,然后说是茂名政法委给那边打的电话,说我不该做无罪辩护,政治立场站错了;他(司法局)说「你做无罪辩护为甚么不提前跟我们说」?田律师说这无罪辩护我就没见中国哪个律师还得提前说,司法局这样跟他说,「这是涉及到政治立场问题,你必须提前说!他们蛮不讲理啊,就威胁他不让他给咱代理了」。

牛腾宇母亲认为茂名各方联手炮制冤案,在媒体曝光后,企图用高压手段来打压律师和施压维权家长,试图封锁真相。

牛腾宇母亲说:我觉得它们(茂名当局)还是太理亏了,因为我们是太冤了,它们心怀鬼胎,它知道做成了一个惊天冤案,更不愿意所有人知道,它们还在掩盖,不停地给我们压力。

据本台记者了解到,牛腾宇的二审律师之一、北京维权律师黄汉中于周三(17日)被迫退出代理。

china-plea3.jpg
不久前受聘担任牛腾宇二审辩护律师的北京律师黄汉中,近日遭北京司法局施压被迫退出该案代理。(吴亦桐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牛腾宇另一名二审律师包龙军认为,广东茂名各方封口家属、施压律师的举动正在反证,他们是冤案的炮制者。

包龙军说:律师就应该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就应当根据事实和法律,而不是应当你司法部门要求来做,我们无罪辩护凭甚么向你司法部门来报批啊,司法部门要求,那是人为干涉法律。说明这个案子它就是莫须有制造的案子,整个茂名公检法、政法委,它们真的就是在犯罪,所以它们才慌不择路的,要把人都给封住口。 我们现在做的也是揭开这个黑盖子,叫它曝光在阳光下。

包龙军也透露,二审律师将很快南下茂名,要求茂名中院二审公开开庭,并对整个办案过程中进行酷刑逼供、炮制阴阳文件的当事人进行提告。

本台数次致电广东茂名二审法官张书铭,对方拒绝接听电话。

牛腾宇的上诉书显示,被羁押在佛山市指定监居时,曾遭受酷刑,但检方否认有刑讯逼供。

2020年底,广东茂名茂南法院判处牛腾宇14年重刑,牛腾宇手写的上诉书披露遭受酷刑逼供,而茂名公检法否认。(牛腾宇友人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2020年底,广东茂名茂南法院判处牛腾宇14年重刑,牛腾宇手写的上诉书披露遭受酷刑逼供,而茂名公检法否认。(牛腾宇友人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近日,「恶俗维基」和「支纳维基」(zhinawiki)创办人肖彦锐公开发声,作证牛腾宇及其他获刑者与「习明泽个人信息被曝光事件」无关。他周四更指出广东茂名公检法联手炮制阴阳文件,将牛腾宇构陷为「主犯」,广东公安厅厅长李春生也被质疑为事件的幕后操控者。

编按:「支那维基」站长已更新网站名称为「支纳维基」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