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在中国的被墙与后续

网络音频社交媒体手机应用Clubhouse一夜之间在中国大陆火爆起来,然而光彩亮丽了几天之后又被中国当局屏蔽。在社交媒体应用似乎应有尽有的今天,Clubhouse应用为什么能在中国大陆以及在世界其他地方火爆?换句话说,从一开始直到今天,人们为什么对Clubhouse如此着迷?Clubhouse有什么安全隐忧?它在中国大陆被封锁之后对中国人有什么影响?它今后在全世界的发展前景如何?这些问题各方的研究者仍在追踪研究中。

人们通过Clubhouse获得新发现 

Clubhouse这个英文名词意思是“俱乐部屋”。这种名称反映出这款应用的设计思想,这就是让人们聚集在一起,就像是聚集在一所俱乐部一样,来自世界各大洲的兴趣不同的人们可以来到这个网络空间俱乐部,选择进不同的话题房间(room)倾听他人发言,自己也可以举手发言,或担任一个房间的主持人。

一款令世界各地的人可以聚集在一起聊天的软件可以在中国的农历新年到来之际迅速火爆,几天之后再迅速被封锁,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景象成为国际新闻。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2月14日发表社论,标题是“大防火墙短暂出现缝隙凸显中国人民渴望言论自由”。社论如此描述了Clubhouse在中国的遭遇,以及人们通过Clubhouse获得的发现:

“这款来自硅谷的只有通过邀请才能加入的发言平台(在中国大陆)只是延续了几天,然后就被当局封禁。人们很容易明白为什么。来自中国大陆的用户突然可以进入一种环境中,在那里用户不仅被鼓励发言,而且也被鼓励倾听(人们必须排队等待轮到自己发言),人们蜂拥到那些专门谈在中国属于禁忌话题的房间,那些话题包括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对民主活动人士的镇压,今天在新疆针对维吾尔穆斯林少数族裔的文化灭绝,对提醒人们警惕冠状病毒的一位医生的噤声。

“(Clubhouse各房间里的)这种谈话不仅话题令人瞩目,而且发言者也令人瞩目。香港人、台湾人、中国大陆人以及世界各地的华人齐聚一堂。各方彼此所持有的成见纷纷崩解——很多大陆人亲耳聆听到新疆被关进集中营的人的家属讲述自己的恐怖遭遇,而在此之前那些大陆内地人还以为那都是无稽之谈;那些海外的华人听到了大陆人亲口说话,他们的话语显示他们根本就不是清一色的党国奴才。”

手机上的美国语音社交应用程序Clubhouse的标识(2021年2月9日)
手机上的美国语音社交应用程序Clubhouse的标识(2021年2月9日)

Clubhouse的魅力何在 

美国之音一位记者近日在Clubhouse上旁听了一个专门谈Clubhouse的魅力所在的房间的发言。发言者以自己在Clubhouse的亲身经历陈述了他们所感到的魅力/吸引力,其中包括:

——这种大家地位平等,轮流发言,不得超时的发言方式是非常好的公民训练和民主训练,这种发言方式对绝大多数中国大陆人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令他们感到新鲜和振奋;此外,在等待发言的过程中(在人数多的房间里要求发言的人很多,用户发言可能要等两三个小时),会听到他人不同的观点,大家由此得以清楚地意识到倾听的价值;

——倾听他人的发言,发现有才的人太多了,口才和风度令人印象深刻的发言者数目众多,几乎是一个接一个,一个赛一个,令人惊喜和惊叹,他们的发言平易近人、深入浅出、语调平和,即使是讲述复杂的和可能令人愤怒的事情也是这样;

——各个房间的主持人好似一个个都是受过专门的训练,但他们其实背景各不相同,口音各不相同,大都没有受过这方面的专门训练,然而,他们几乎每个人都能神定气闲地主持发言;一个用户眼看着自己的妻子当场接替一个要走开的主持人,她顺利接棒,连续五个小时主持了一个近千人的大房间的发言,最后因为要吃晚饭而不得不宣告卸任交棒时,房间里的人纷纷表示恋恋不舍,赞扬她风度优雅,主持流畅,这种局面导致该用户惊呼:没想到自己身边居然暗藏着一个优秀的主持人;这种局面也让众多用户意识到他们当中蕴藏着众多的人才和巨量的才能,这让他们感到振奋;

——互联网新媒体的兴起使各种极端化思想和言论得以大肆泛滥,相互攻击和谩骂成为一种司空见惯的常规或常态,但Clubhouse要求发言者尽力阐述自己的意见,不要直接反驳他人,要文明发言、发言者要有根有据,这种约定俗成的不成文规定一改往日的那种令人头痛的互联网言说常态;这种发言方式也使以机械地重复中国共产党官方宣传为特色的所谓小粉红发言没有市场,因为小粉红的老套乏味的发言总是以尴尬而告终;

——亲身感受到现身说法的力量;例如,一位在上海的显然是汉族的女大学生在谈新疆集中营问题的房间发言说:她有一个同学来自新疆,那同学不能见到自己的妈妈,因为妈妈不能见她,她有一个在国外留学的姐姐,她也不能见自己的姐姐,因为姐姐不能回来;那位女大学生措辞非常谨慎,没有提集中营,也没有提少数民族,但她在简短的发言中两次泣不成声,给房间里的听众带来震撼。

一位要求不要透露姓名的Clubhouse华人用户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共当局在新疆推行针对少数民族,尤其是针对维吾尔族的种族压迫和文化灭绝,与此同时,中共当局对占中国人口大多数的汉族人进行误导性宣传并严禁议论新疆问题,这使人们几乎听不到汉族人对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表示同情的声音,这种情况导致一些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权利活动人士哀叹和不满汉族人自私自利、不关心、不同情少数民族的苦难;这位上海大学生的发言清楚地展示了中国大陆的汉族人仍有强烈的同情心,他们只是在中共专制独裁的严酷压迫下自顾不暇,自身难保,爱莫能助。

为何中共当局要封禁Clubhouse 

在Clubhouse在中国昙花一现式大放异彩的几天里,中国国内外就有成千上万的人预测中共当局不会准许Clubhouse在中国继续存在。在它“被墙”(即被当局设置的国家级信息封锁机制也就是所谓的防火墙屏蔽)之后,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大学的政治科学教授金德芳(June T. Dreyer)以扼要的话语解释了为什么中共当局必须一举封禁Clubhouse。

金德芳教授说:“因为他们(中共当局)不容易控制Clubhouse。在互联网上人们发帖,当局的舆论管制人员可以迅速予以删除。但Clubhouse只是语音,当局就很难除掉它不喜欢的声音了。因此,就很难控制了。当局非常担心舆论失控。”

常年研究中国问题的金德芳教授说,如今中国人想抱怨的事情太多,如因为澳大利亚主张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中国大爆发并殃及全世界的原因进行独立的调查,中共当局要惩罚澳大利亚,便拒绝进口澳大利亚煤炭,燃料不足导致很多中国人要忍受严冬;此外,人权,新疆、香港问题中共及其政府也不希望人们谈论,因为当局害怕这种议论会引起反响。

金德芳教授指出,中共当局“墙掉”Clubhouse是不明智的。她说:“当局可以把Clubhouse墙掉,但人们会非常愤怒,因为他们非常喜欢它。因此,我认为当局会让更多的人生气,他们会寻找更多的途径来发出他们的不满。(中共当局显然不懂)有时候最好是让人们发出他们想发的抱怨,抱怨发出之后,他们就会感觉好一些。”

在Clubhouse在中国火爆的时候,就有很多人预言它迟早会被中共当局封禁。但很多人没有想到中共当局会如此迅速地封禁它。中共当局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采取这种看似迫不及待的封禁行动,也使许多中国问题观察家感到有些困惑。

这种困惑是多方面的,其中包括在中国大陆能够用上Clubhouse应用的人很少,因为使用这种手机应用需要多重条件。首先是这种应用截至目前只是在苹果手机上可以使用,而中国大陆的苹果手机用户不到全部手机用户的10%。再者,中国大陆的苹果手机用户必须是国外登记才能下载Clubhouse应用。然而,下载了该应用还不能使用它,必须要获得已经使用它的人发出的邀请码才能使用它。Clubhouse应用的这些多重使用条件使中国大陆的用户少之又少。

当局缘何忧惧少之又少的用户 

这种局面使许多中国问题观察家乃至一般中国网民感到疑惑——既然在中国大陆能够使用Clubhouse应用的智能手机用户跟中国大陆全体手机用户相比少之又少,当局何必如此急忙封锁这款手机应用从而使它自己成为全世界的笑柄呢? 

在纽约的法律学者和独立时评人虞平提出一个简单的解释是:“中国最近流行的一个词叫政治安全。从中国的媒体到官方对外发言都提到这个词。这个词反映了一种心态。” 

虞平指出,这世界上有人身安全,生命安全,财产安全、工程安全、信息安全等说法,但中共当局提出了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政治安全”的说法,这无非是在宣示中共政权要坚决维护其权力垄断,拒绝接受制约,拒绝并坚决镇压人民选择政府的权利。

虞平说,中共当局对Clubhouse的封禁就基于这种所谓的政治安全的思路。他说:“虽然使用它的人很少,而且这些人身份都是跟国外有关系,使用的苹果手机必须是国外注册,但现在在中国拥有这些东西的人也都是属于一个比较活跃的阶层,也就是中国的有产阶级,知识阶层,对当局来说,这些人更需要管控。”

常年追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的法律和媒体问题的虞平接着说,总而言之,中共的独裁统治以及古今中外所有的独裁统治的一个主要特色或本质就是要操控一切,这种操控对象也包括信息和舆论。独裁当局对不能操控的任何人或事务都要竭力予以封堵或剪除,对中共来说,信息操控不灵,舆论导向不灵,当局就觉得是不可容忍的生存威胁。

虞平说,中共当局害怕人民自由地获取信息,害怕人民消息灵通,害怕人民自由地发言,当局对clubhouse的封禁,对人们可以用来翻越网络信息封锁墙的软件VPN的取缔,设置比比皆是的言论禁区都是这种恐惧的表现。

迈阿密大学政治科学教授金德芳则说:“我想,一些政治科学家会说,(把Clubhouse墙掉)这种举措显示出中共政府处于明显的非常被动的尴尬境地。一个有自信的政府可以让人们随便说什么,不管他们说的话有多离谱。”

在中国“被墙”意味着什么 

美国《华盛顿邮报》2月14日发表的谈中共当局封锁Clubhouse的社论说,“中共政权假如有意的话可以复制Clubhouse的这种格式,但它不能复制这种网络。这种网络的精髓就是教导人们了解政府恰恰不想让他们了解学习的东西。”

中共政权的批评者指出,在封锁Clubhouse之前,中共当局已经封锁了当今世界所有的它不能控制的著名社交媒体应用或互联网网站,如谷歌,推特,脸书,Snapchat,Instagram,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等等,当局这种肆意剥夺人民获取信息权利的做法违反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是对中国人民基本人权的损害。

法律学者虞平则表示,中共当局对它不能操控的社交媒体工具进行封杀,对它能操控的社交媒体如微信、微博则动辄采取屏蔽、删除、禁言、禁止入群、永久禁言、删除账号等等措施管制和封禁言论,这种做法还有一个更为基础也更为现实的危害。

虞平说:“社交媒体工具的限制使用极大地限制了中国人的创造力,讲得比较深入一点就是中国的科技上的自主创新能力都受到限制。因为没有自由的思想,哪里来创新能力?”

虞平所说的中共当局封杀自由的社交媒体所损害的人显然是指当今中国的大众,因为这种封锁或封杀使他们无缘接触和借鉴新鲜的思想和知识,无缘锻炼和提升自己的思想能力。

但在当今中国,先前可以自由使用Clubhouse的人以及现在仍能想方设法继续使用这款应用的人都是传播学学者眼中的好奇心强而且也比较了解外部世界的人。在迈阿密大学政治科学教授金德芳看来,中共当局封锁Clubhouse对这些人的损害是有限的。

金德芳说:“我要说,人们有什么话要说总是会找到途径说出来。他们可以被压制,被弹压,但他们还是会设法找到途径说出。他们都是有才能的人。”

安全隐忧与发展前景 

在许多观察家和研究者看来,即时谈话应用Clubhouse在世界各国爆红令人匪夷所思,因为这款应用本质上看似人们早就熟悉的音频会议,电话会议,并无多少新奇之处。虽然Clubhouse的技术研发使世界各地的用户可以齐聚一堂彼此倾听,轮流或同时发言没有声音延迟,大大提升了用户体验,但仅仅是这种用户体验的提升还难以解释为什么Clubhouse会让千百万用户如此着迷,而电话会议却容易让人打哈欠,尽管大多数电话会议的发言也没有声音延迟。

Clubhouse的这种令人难以解释的魅力蕴含着令人激动的诸多可能性,其用户和研发者正在热切地探寻这种可以让他们大有作为的诸多可能性。

曾经在苹果、微软和谷歌公司担任要职的台湾创业者和计算机科学研究者李开复2月16日在美国东部时间晚上在Clubhouse回答来自世界各地的提问者提问的时候,就Clubhouse的现状和发展前景提出了他的看法。 

李开复说,Clubhouse截至目前做得很成功,吸引了世界各国数以百万计的用户,这些用户属于各方面的精英,他们的言说和提问的质量非常高,这使他愿意在Clubhouse而不是在推特或脸书那样的背景嘈杂的地方直接面对听众解答问题;但Clubhouse的这种成功也可能是一把双刃剑,是它的发展瓶颈;人们需要看它在今后的两三年里能否从精英阶层普及到普通大众,使它像脸书一样普及并成为另一个现象级的成功故事。

在Clubhouse应用获得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的同时,它的安全性是否有保障也成为它进一步发展的隐忧。2月12日,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研究机构斯坦福网络观测平台(SIO)发表研究报告,标题为“Clubhouse在中国:他的数据安全吗”的。该报告确认为Clubhouse提供后台技术支持的是一家位于中国上海的研发实时音视频互动技术的企业声网Agora。

报告说,声网公司承认,他们必须遵照中国的法律,为涉及国家安全和犯罪调查提供必要的辅助和支持。如果中国政府确认某条音频文件威胁国家安全,声网有法律义务帮助政府找到并储存这条音频。 

中国国内外越来越多的观察家注意到,中共政权近年来越来越喜欢根据宽泛无边的国家安全的概念用以言治罪的方式,对中国社会大众乃至世界各国的人进行威胁以谋求它所说的政治安全,即使是中国人(或外国人)在一个中国大众无法登录的国外网站发表让中共当局不高兴的言论也照样可以治罪。

在另外一方面,包括华人用户在内的世界各国Clubhouse用户目前大都没有明显地展示出这样的担心,而是仍在热切地探寻Clubhouse种种迷人的可能性。

有各种迹象显示,Clubhouse应用的主要迷人之处就是它给用户带来话题多样化和观点多样化。通过这款应用,用户可以接触数不胜数的话题,如旅游、烹调、交友、性幻想、政治、文化、外交、教育、文学、语言、方言之类的形形色色、多种多样的话题。

与此同时,即使是就同一个话题,如为什么小粉红在外国似乎特别多这个话题,发言者的观点也十分多样化。上面提到的那位临时接棒担任主持人的华人女子所主持的房间,话题就是为什么小粉红在外国似乎特别多。

她的主持受到的热烈赞扬,并被丈夫惊呼为身边潜藏着一个优秀的主持人。这位女子表示,她的五个小时的大成功其实有一个超级简单的诀窍,这就是,作为主持人尽力自己少说话,让房间里的人以及偶然来的访客听到她是努力把更多的发言时间让给发言者,同时委婉提醒发言者注意不要过于发言超时。

她说,由于等待发言的人众多,每一个发言者一般只能有三分钟的发言时间;三分钟的发言虽然不能深谈任何问题,发言之后的两个三十秒钟的回应更是不能,但发言者的多样化,观点的多样化本身就令人着迷,给人灵感。

那些多样化的观点发言包括:小粉红究竟应当如何精准定义,所谓的小粉红在国外似乎特别多是否是一种不符合事实的印象,在国外为什么男性似乎更容易成为小粉红,人们对小粉红是否缺乏足够的了解和同情,小粉红的观点是否有可取之处,等等等等。

眼下Clubhouse应用仍处于爆发性发展阶段,其发展方向和前景都难以预测。它的用户正在探寻它的更多的用途,它的开发者则正在探寻改进并添加其功能,这种发展的不可预测性使这款应用令用户感到格外刺激和兴奋。它究竟在今后的两三年里会获得现象级的大发展还是热闹一阵无疾而终,人们正在拭目以待。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