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大陆一涉党酋无小事

中国广东省最近重判二十四名青年,其中甚至包括九名未成年人。一案判处的人数如此众多,而且又全是涉世不深的青年,此案引起了大陆和国际舆论高度关注。此案更为令人关注的是,这是一起因为网络信息泄露的案件,而泄露的内容是习近平女儿、姐夫身份的相关信息。被指称此案主犯的牛腾宇也只有二十岁,是转发这些信息的“恶俗维基”网站的网络员。牛腾宇的母亲对采访的媒体说,这是中共地方当局炮制的政治大案,只是因为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姐夫邓家贵的个人信息在二零一九年被人上传网络。然而,牛腾宇等被重判者并不是泄露习近平亲属身份信息者,真正泄露并上网这些信息的另有其人。

这一案件又一次令人高度关注到,中共最高权势的独裁者是不可碰触的禁脔,不论是有意无意还是好奇好事,只要触及独裁者忌讳信息者定横遭不测。上次因涉及习近平而导致灭顶之灾的,就是中共越界、越国抓捕铜锣湾书店老板以及多名书店的股东和雇员,从而轰动世界并至今尚未完结,其瑞典籍老板桂敏海(桂民海)依然苦熬大陆监狱、生死难卜。其实整件事情的起因仅是习近平搞女人的旧事,被色情八卦小说家作为由头大肆发挥渲染,看过的全说不过是一篇地摊上庸俗八卦小说,却导致了今天香港烂局的由头。

此外,众所周知和曾经引起轰动的事件不胜枚举。如任志强批习近平就是“一个光屁股抢皇位的小丑”;蔡霞指明,习近平就是一个“中共内部黑帮老大”;湖南姑娘董瑶琼愤而泼墨习近平的宣传像,全都遭到严酷迫害,不是重判入狱,关入精神病院遭受非人折磨,就是逃离大陆也要没收财产、断绝养老金。最新一涉党酋下场惨烈的案件,是国际媒体报道一批年轻人要在中国新年通过油管平台,播放戏谑习近平内容的节目。结果尚未实行,已经两人失踪、五百八十多人被踢出群组,上传影片被油管移除并收到版权警告。据说,失踪者账号被警察完全掌控,油管也向中共低头配合行动。

其实,习近平这位一涉即可灭门的中共党酋,也不过是向毛泽东仿效的徒子徒孙。当年一涉毛泽东的事件可谓天下大事,比之皇帝年代对大不敬之罪的惩处可谓毫不逊色,但又有共党专横的特色,并贯之专用罪名叫“反革命恶毒攻击罪”。当年,因为毛的画像语录的丢弃毁坏,或是言辞间被猥琐窥探者编篡出它意故事,不论是无意造成还是有意为之,一旦发现就难逃灭顶之灾。在所谓群众专政下,其惨死不下于活剐之刑。对毛泽东老婆江青有所微词的张志新,在狱中被打到精神错乱,用囚食沾经血吞食,临杀之前还施加割喉等诸多酷刑,乃是中共媒体自我供认的涉及党酋惨遭凌虐,而暴露于天下的一个案例。

或许有人为这些党酋辩护说,具体行为都是下面巴结讨好的人干出来的,也许毛泽东、习近平之类党酋不知情,并没有凶狠邪恶到如此丧心病狂。不错,许多具体脏活党酋确实没有粘手,而是谄媚邀宠手下干出来的,周恩来就是最著名为毛泽东干脏活的打手。周恩来虽然并没有净身去势,却自甘猥琐充当毛泽东的太监总管,说中共政治局最重要和主要的工作就是协调好毛泽东、江青间的关系。周恩来的这份太监心理和处世手段,比之中国历史上最卑劣无耻的太监,例如伺候老佛爷慈禧的李莲英,其奴颜卑膝也是伯仲之间毫不逊色。而周所起的祸害社会的作用,则是史上任何太监全望尘莫及的。

但是,党酋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却是至关重要的。例如,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当众羞辱朱德,就是因为朱德攻击彭德怀的力度没有达到毛泽东想要的疯狂和无耻程度。现在中共外交官员完全一副战狼嘴脸,以及栗战书等高官吹嘘推动习一尊之举,全与习近平明白表示和严惩不如意者密不可分。说到底,一涉党酋便深陷灭顶之灾,是位居党酋之独裁者耍尽手段追求来的。因为独裁者为了维系独裁宝座,社会性的恐惧心理是必不可少的。其实一涉党酋无小事是邪教的统治之道,就是以莫名恐惧控制教徒维护至尊的妖术。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观点转载.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