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李柱铭等就香港“反送中”8·18“流水式集会”案受审

香港"反送中8·18未经批准集结"案被告人进入西九龙法院大楼应讯前展示抗议标语(16/2/2021)
图像加注文字,九名被告人除黎智英外均为香港民主派前线政治人物。

香港区域法院正式开庭审理一起涉及2019年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案示威的案件,因被起诉《香港国安法》罪行而被收押的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被列为第一被告。

星期二(2月16日)开审的这起案件与2019年8月18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举办的集会有关。九名被告人被控“未经批准集结”相关罪名,当中有两人认罪,黎智英与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等则不认罪。

此案因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原拟外包予英国御用大律师大卫·佩里(David Perry QC)担任检察官而引起英国关注,佩里遭到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蓝韬文)公开批评之后辞任,引起港府不满。

庭审预计将持续10天。如果被判有罪,每人每条控罪将面临最高五年监禁。

开庭前,九名被告人的支持者在法院大楼外拉起抗议横幅,叫喊“和平集会无罪,反对政治检控”等口号,目送各人进入法院。一些亲北京团体成员也到法院外示威,点名要求“重判黎智英”。

这场庭审还发生了另一插曲:在大卫·佩里御用大律师请辞后,香港律政司改为委聘余若海资深大律师担任外包检察官检控此案。由于黎智英聘任余若海亲姐姐,前立法会议员余若薇资深大律师为其辩护律师,一些香港媒体关注两姐弟将如何在法庭上对垒。

但就在案件正式开审前夕,余若薇因曾到官营香港电台电视部出席节目录影,现场一名化妆师其后确诊2019新型冠状病毒病(COVID-19),余若薇被港府防疫人员列为密切接触者送往隔离检疫,导致她无法出庭,需“临阵易帅”。

香港律政司曾发声明称,大卫·佩里对来自英国社会的压力,以及对港府欲豁免他接受隔离检疫,感到忧虑,因而请辞。

李柱铭(右)抵达西九龙法院大楼(16/2/2021)
图像加注文字,此案是身兼政坛与法律界元老的李柱铭(右)首次遭起诉刑事罪行。
黎智英由囚车押送至香港终审法院听取《国安法》案件保释上诉裁决(9/2/2021)
图像加注文字,同案九名被告人中,只有黎智英因另案遭收押。

“流水式集会”

2020年4月18日,香港警方采取大规模行动,拘捕黎智英、李柱铭等15位香港民主派人物,指控他们涉嫌在2019年8月至10月,分别组织及参与未经批准集结。

至6月,西九龙裁判法院同意分拆成四宗刑事案件,转介区域法院审理。其中8·18案有九人被列为被告人,分别被控“组织一个未经批准集结”罪和“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与近年多起牵涉多名被告人的社会事件案件一样,此案安排区域法院法官到拥有单一大型法庭的西九龙法院大楼开庭。

九人依次为72岁的黎智英、64岁的香港支联会主席兼香港工党外务主席李卓人、73岁的大律师吴霭仪、64岁的社会民主连线常务委员“长毛”梁国雄、66岁的工党成员何秀兰、69岁的支联会副主席何俊仁、67岁的街坊工友服务处成员梁耀忠、82岁的李柱铭和33岁的民阵前召集人区诺轩。

除黎智英外,全部被告人都曾担任立法会议员。李柱铭更是首次被起诉刑事罪行。

香港《国安法》:彭定康批评中共做法“令人发指”

案件围绕2019年8月18日的民阵维多利亚公园“流水式集会”。民阵称该场以反对《逃犯条例》修正案与警察暴力为主题的集会有170万人参加,香港警方表示,在《不反对通知书》(集会许可)所列明的集会地点,同一时间内出席的最高峰人数为12.8万人。

抗议群众挤满香港铜锣湾街头(18/8/2019)
图像加注文字,案发当天民阵称有170万人参与集会。

据香港媒体报道,梁耀忠于开庭时承认“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法庭批准把“组织未经批准集结罪”控罪留存法庭档案,不予起诉;区诺轩对两项控罪均认罪。主审法官胡雅文(Judge Amanda Woodcock)批准梁耀忠与区诺轩保释候判,3月22日再回到处理判刑求情。

首日庭审宣读了案情。案发当日,警方发出《不反对通知书》批准民阵从10:00至18:00在维多利亚公园集会,但以公众安全为由拒绝民阵在15:00至19:00之间从维园游行至中环遮打道行人专用区,以及在17:00至23:59在遮打道行人专用区集会,发出《反对通知书》。民阵就此提出上诉,被公众集会及游行上诉委员会驳回。

港府以COVID-19新冠肺炎防疫为由,首次阻止“六四”周年晚会举行。

受新冠肺炎防疫法令与《国安法》双重夹击,香港悼念“六四”事件困难重重。

案情指出,区诺轩在2019年8月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称,他将带领参与者离开维园到不同的港铁车站。案发当日15:00,没有在此案被起诉的民阵召集人陈皓桓宣布“流水式集会”开始,九名被告举起横额,带领参与者由维园游行至遮打道行人专用区,队头约在16:28到达遮打道行人专用区。

控方指择各被告明知游行已被反对,仍以“流水式集会”为掩饰,带领民众沿原定路线游行,交通严重受阻。

辩方则对规范集会游行的《公安条例》提出违宪挑战,质疑该条例把组织或参与和平集会游行订为罪行,过度限制自由,以及质疑警方禁止游行的权力违宪,和质疑上诉委员会制度是否公平、公正、公开。

首日庭审在午饭时间结束,翌日继续。

转自:BBC

本文发布在 反送中, 时政博览, 社会运动大事记.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